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65章乞丐
    地下药材所之中,杨尘与萧然在挑选着各种所需的药材,下面药材之多琳琅满目,多不胜数。

    杨尘买好所需药材之后,来到售卖古鼎摊位之处,眼前许多种类繁多的古鼎重重叠起,让杨尘烦恼的是如此庞大的古鼎真心不好处理。

    这时,萧然在旁边惊疑了一声“师兄,此鼎竟然只有巴掌大小,能有何用?”

    此言一出,杨尘也被吸引了转过头看去,的确有一处,叠起的古鼎之中,只有巴掌大小,如此小的古鼎已经深深吸引住了杨尘的目光。

    “此乃法鼎,被强者打进了符咒,可以随意伸缩变大。”就在两人不解之时,一道声音恰逢响起。

    闻其音,杨尘身躯不着痕迹一颤,双眸不经意流露出一抹杀气。

    两人偏头看去,来人乃是素有玉面郎君之称的凌子羽,身旁还跟着一名披头散的老翁,腰身佝偻,双眸犹如凹陷,显得甚是恐怖。

    只见凌子羽一袭蓝衣大褂披身,腰间系有一块羊脂玉翡翠,手执羽扇,肩披裘皮缓步而来,温文尔雅。

    萧然则是不知所以,毕竟第一次见面,颇为客气出声问道“这位师兄是?”

    凌子羽云淡风轻一笑,轻轻摇了摇手中的羽扇“在下是这地下药材所的主人,叫凌子羽,两位若是看得起在下,大可称在下为子羽。”

    此言一出,旁边卖鼎的师兄却是回过神来,连忙行礼恭敬说道“属下拜见凌少主。”

    萧然一闻其名心底顿时一震,凌子羽凌子凡!!他是御龙宗宗主之子?虽不是凌子凡,但却也绝非是可交之辈。

    如此想着,却并没有表现出脸面之上,不咸不淡回道“原来是凌少主,凌少主倒是说笑了,在下岂敢高攀。”

    此时杨尘正好走到萧然身旁,。脸色低沉地道谢一番“那日能出去,还是多亏凌少主相助,如若没什么事情,我们便先行告退了。”此话外人听来,像是恭维,然而凌子羽却是能从两者的话语之中听出心底的丝丝不平静。

    凌子羽一脸平静,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心中却是大为不解,为何此两人似乎对他有着一种敬而远之,还有丝丝不经意流露而出的恨意?

    “两位可是需要法鼎?”凌子羽眼见两人就此想要离开,不慌不忙伸出白皙如玉的修长右手,轻唤一声。

    杨尘差点给忘了这事情,看来心中对于眼前乃是御龙宗之子的事情颇为耿耿于怀,看中一红色古鼎,将它端起放在掌心之中,来回观摩一番,缓缓问道“此法鼎要多少符钱?”

    那名师兄双眸一眯,咧嘴一笑,双手在那里互相揉搓着“嘿嘿,兄弟你可真识货,此鼎乃是真红古鼎,非常易于控火,对于掌控丹药的品质可谓是大大提高!”

    杨尘一听师兄如此一说,心中立马咯噔了一下,如此说来,价格肯定不便宜,试探性问道“那是”

    那名师兄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伸出五根手指,嘿嘿一笑“嘿嘿,不多,就五万符钱。”

    杨尘心中大骂起来,五万还不贵?

    正当杨尘打算将手中真红之鼎重重放下之时,凌子羽却是适时伸手止住了杨尘手上的动作,面向那位师兄微微一笑“真红之鼎拿出两个,给我免费赠送给此两位师弟。”

    那名师兄神色一怔,眼睛眨了眨,眼看凌子羽的笑容逐渐收回之时,连忙回过神来,手脚有些慌乱的将两个巴掌大小的真红古鼎塞到杨尘与萧然的怀中。

    萧然回过神来,眉头一皱,连忙推脱道“师兄不可,无功不受禄,在下怎可受此恩惠?”

    那名师兄却是心在滴血,他当然不想就此送给萧然,但是凌子羽都已经如此之说,不送还如何混得下去?让他羡慕嫉妒恨,为何凌少主会对眼前两位师弟如此器重。

    凌子羽淡然转身,留下一袭黑飘然,一道让人遐想的声音“就当是谢两位在炼丹场大显丹术,导致近日来地下药材所收入丰厚之礼。”

    此时一直跟在身边的老翁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凌子羽,撕扯着难听嘶哑的鸭公声“少主为何如此器重他们?”

    凌少羽双眸深邃的犹如九天银河,让人难以揣摩,良久,才轻声说道“此两人一路表现出来的惊为天人,又精通炼丹,炼毒,又岂会是等闲之辈,如若能为我宗所用当然再好不过。”

    “噢如若不能呢?”老翁适时加了一句,似是漫不经心。

    “不能么那就唯有消失在东洲了……”凌子羽摇着羽扇的手腕微微一滞,双眸一凝,喃喃自语说着,尽管说着此话,然而话语之间依然平淡如水,毫无起伏,如同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老翁对此话,却是毫不质疑,眼眸露出一抹赞赏,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真是可怕的一个人,此少主可是比大少主可怕的多了”

    随着两人的离开,杨尘抛了抛手中的真红古鼎,双眸紧紧盯着逐渐远去的凌子羽,缓缓说道“有人送礼上门,为何要拒收呢?”

    萧然看了一眼真红古鼎,这才缓缓说道“受人于恩,以后下手便会为之所羁绊。”

    杨尘摇头沉笑“他送的礼,我从来不会觉得是恩,因此我心中毫无负担可言。”

    如此说着把真红古鼎揣入怀中,率先一步离开,萧然如此想着,心中倒也释然了,他明白,杨尘对于老药仙之死依然耿耿于怀,心中从未忘却过,恐怕此烙印已经深深刻在了他心底深处。

    如此想着便是连忙跟了上去,两人离开地下药材所,便是毫不停留一直南行而去,很快便寻到了第三座龙峰,巍峨参天,云烟缭绕。

    万树林立的周围犹如荒野之林,古树参天之高,藤曼密密麻麻宛如万千螭龙垂落而下,一入其中便可知不凡,此地天地灵气之浓郁可谓周围山峰的一倍有余。

    “此地便是灵龙峰么?鬼门关何在?”萧然双眸一凝,环顾周围一眼,提出了心中的疑惑。

    杨尘摊开手中的地图,细看之下,认真点了点头“地图上是如此显示的,此地便是灵龙峰无疑。”

    收起地图,抬眸看去,陷入一片沉吟“至于所谓的鬼门关,恐怕还需要多费心神找寻一番。”

    两人环绕山脚下跑了一圈,却是依然无法寻出鬼门关的入口,令其两人大惑不解,杨尘皱眉抬头看去,紧紧盯着九天上的云海飘动,时而露出山腰处两条硕大的墨黑铁链缠绕着巍峨的山峰扶摇直上。

    两条墨黑色铁链纵横交错将山峰缠绕其中,此铁链来自于四处地底,狂风掠过之时,偶闻颤鸣不断,犹如来自九幽的魂链之声,震颤人心。

    “莫非在上方不成?”杨尘目光如炬,紧紧盯着上方不断传来的颤音,心头一跳。

    萧然为此望去,沉吟一番“应有可能!”

    两人相视一眼,屈膝一跃,两人踏着硕大的铁链猛地往上方疾步而去,高空之上,狂风大作,铁链晃动不止,两人心中大惊,连忙催动出自身灵气稳住身躯,再一举踏上灵龙峰上。

    临至半山腰之处,才觉有一条盘旋之路扶摇直上山峰之处,然而沿途之中更有几道漆黑铁门,杨尘认真细数一番,刚刚好不多不少,恰好七道门。

    两人心神突然变得一紧,临至第一道铁门之时,门口之处,有一人,是一名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乞丐年若十五六岁,蓬头污面,身前放有一破碎的瓷碗,瓷碗之中没有符钱,不过也正常有谁会经过此地?

    也只有挑战鬼门关之人,然而让杨尘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何在鬼门关的门前会有一乞丐?这件事就让他觉得非常的诡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