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66章鬼门关
    杨尘似是想到了什么,蹲下来看了一眼乞丐那满是泥垢的脸面,从怀中掏出一枚挑战令,非常客气地问道“小兄弟,不知是否向你出示挑战令便可进去?”

    乞丐抬起脑袋来,露出一双无神的双眸,从背后掏出两张生死状,呈现给他们面前。

    又掏来两根毛笔压在生死状上,一声不吭,便把杨尘手中的挑战令夺了过来,放在瓷碗之中,随后看向萧然。

    萧然连忙会意,从怀中掏出一枚挑战令,主动放在瓷碗之中,与杨尘相视一眼,看了一下生死状上写的龙飞凤舞的字迹。

    “进入鬼门关后,生死与御龙宗无关。”

    短短一句话,便是透露着鬼门关的凶险艰辛。

    略微沉吟,两人便是写下自己的大名,交由乞丐保管。

    乞丐认真查看一番后,便是将之收入怀中,掏出金黄色钥匙双手紧捏住一端,缓缓站直身躯,插入锁孔之中。

    “咔”随着清脆的一声落下,墨黑色铁门缓缓被大开,眼前漆黑一片,不远处一道结界的白色漩涡在转动,宛如黑夜中那一轮明月。

    杨尘正想对乞丐感谢一番,乞丐已然拿起破碗往山脚下连忙跑去,看样子显得颇为着急,此举动让杨尘心生惊疑。

    萧然也显得一头雾水,两人显然都都无法明白其中缘由。

    “吼”就在此时,一道鬼嚎声宛如来自九幽深处的哀嚎,响彻云霄,余音袅袅,就连大地都为之震颤。

    天空中风起云涌,云层分裂。

    “怎么回事?”

    “天啊,有人挑战鬼门关!”

    “竟然又弄出了如此大的动静!”

    “你为什么会说个又字?”

    “咦……对了,我为什么会说个又字?”

    “……”

    一道鬼嚎之声,惊动了御龙宗内的许多之人,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杨尘猛地调头看去,脸色惊疑不定。

    “小心!恐怕乃是不祥之兆,我心中隐隐觉得不安。”萧然双眸骤然凝聚,神色沉重说道。

    蓦然,一道飓风旋转的吸力来自结界的白色漩涡之中,嗦嗦之声,将地面的砂石尽数吸收入内。

    “啊”杨尘与萧然两人心底一震,丝缭乱间,两人被飓风卷入,惊吼之声幽幽传出。

    随着怒卷奔腾的飓风收入白色漩涡之中,两道声嘶力竭的声音逐渐弱逝。

    “吱嘭!”墨黑色铁门猛地被风收紧,自动重重合拢关上,留下一道巨大回荡在天地间的轰鸣之声悠悠不绝。

    山脚之下,乞丐抬起无神的双眸,虽然周围云雾缭绕,却似乎阻挡不住他的目光一般,看着第一道门被重重关上后,他从怀中掏出一本泛黄破旧的书谱。

    手持毛笔,写下两人的名字,两人的名字一道紫光掠过后,便是再无任何怪异现象。

    “又来了两个……”乞丐把破旧的本子卷起塞进自己怀中,喃喃自语说着,随后便是离开了此地。

    周围再度回归到一片平静,除了偶尔传来嗦嗦的树叶摇曳之声,再无声息。

    “嘭”杨尘从虚空一道白色漩涡之中跻身而出,一阵飓风将他整个人卷落,一把摔落在一处岩地之中,身体直接与坚硬厚实的岩地重重撞在一起,整个人因此被弹飞在不远处的草地之上。

    震地杨尘脑袋似是有些浑浑噩噩,本来被飓风已经转地头晕转向,然而如今还来这么一下,体内早已热血上涌。

    “嘶”杨尘动了动自己的身躯,传来一阵阵如同散架的酸痛之感,疼地他呲牙咧嘴倒吸一口冷气。

    挣扎起身,抬起头来这才现眼前的情景将他深深震住了,本以为在鬼门关内,在大也不过山脉之大,毕竟身处在山脉之中。

    然而眼前的一切却是犹如大僵辽域,广阔无边,这一切都并非是重点,最为让杨尘心底震撼地是,抬头看去,一根根拔地而起的参天花草呈遮天蔽日之状。

    大雾遮天,大道荒凉,周围不见山,不见树,只有花草。

    杨尘心中惊颤,环顾周围,却是不曾现萧然的身影。

    连忙抬起双手合在嘴巴旁,大声呼喊道“哥!!”

    “哎!”随着杨尘的呼喊声幽幽落下,一道与他一模一样的声音回荡了过来,听起来就犹如回音一般怪异之极。

    “谁!”杨尘眉头一皱,心中紧紧提起,似是有些许紧张,对着周围大吼一声。

    “我!”又一道与自己声音完全相符的声音幽幽回荡了回来。

    听的杨尘心底大惊失色,到底是何人在这里装神弄鬼。

    一股不安从心底滋长蔓延而出,杨尘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沉重。

    “啾”蓦然一声嘹亮的鹰鸣之声响彻云霄,一道遮天的身影掩盖了整片辽域,一股飓风骤然刮过,花草压低。

    杨尘竟然被这飓风卷地飞起,在地面翻腾了几下才堪堪止住了自己的身影。

    “这还是鵰吗?!”杨尘抬起震惊的双眸,失声喊道,天空那庞大的身影之下,利爪处,夹住了一头不断在挣扎的黄牛。

    “这片天地实属古怪……而且周围的灵气之浓郁精纯,体内的灵气竟然都被牵引起共鸣,跃跃而出。”杨尘感受一番体内自动加起来的气海,察觉到了什么。

    杨尘唯恐那鵰现他,伏在地上丝毫不敢动弹。

    然而当他伏在地上之时,竟然听见了一连串的窃窃私语。

    “你这怪物,压怀了我们的村子!!”

    “杀了他!”

    “冲啊!兄弟们!”

    杨尘寻声望去,双眸一震,目瞪口呆地连连后退,就连声音似乎都变得颤抖起来“你……你们是何人?”

    映入眼帘之中,在一片凹凸不平的岩地之上,黑压压一片的人头在涌动,周围竟然是鬼斧神工的雕栏玉砌,房子整齐排列,如梦似幻。

    下面的人群汹涌,吵杂之声连连落下,此时在众人之中,走出一名糟老头,手持棕色酒壶,带着帽子轻轻一跃而起,落在杨尘的脚尖之上,老眼眯成了一条缝隙。

    “唔……好久没有怪物来到此地了,就不知道你的肉吃起来如何?”糟老头仰头喝了一口酒,醉醺醺地问了一句。

    “什么!我……我的肉?”杨尘强作镇定下来,心中却是不安动荡,毕竟实在太过于怪异,让他如今都难以回过神来。

    杨尘就连说话的气息都能将老头白吹乱,胡须震颤,糟老头一跃而下,幽幽落下一句“小的们,拿下!”

    “冲啊!”一声令下,一群小人身躯猛地一挺,高举武器,声势浩大的吆喝一片,随之纷纷暴涌出七彩缤纷匹练的灵气,一跃而上。

    杨尘心底翻起滔天巨浪,满脸错愕,竟然连他们也有灵气?

    就在杨尘错愕瞬间,众多小人已经一跃而起,在他们腰间统一绑有两块精致的木匣子,木匣子之中纷纷暴射出一条肉眼难见的银线,猛地对着杨尘暴射而来。

    “唰唰”一瞬间破风声连绵响起,然而以杨尘的肉眼看他们已经费劲了,更别说那细线,因此根本无法躲避开来。

    犹如被针扎一般,刺痛感遍布全身,吃痛地杨尘呲牙咧嘴,连忙挣扎起来,然而小人如同会飞一般,利用银线穿过杨尘的身躯,自己在半空之中环绕转动。

    抽出佩刀,身躯猛地旋转起来,连带着寒光闪烁的刀身也为之飞旋而去,破风连绵。

    杨尘毫无保留催动自身全部的灵气,一股雄厚的气息四散而开,将众小人的丝吹得狂舞,杨尘本以为可以将他们震走,然而却是出乎意料的,他们丝毫不受影响。

    杨尘心中一颤,自己的灵气竟然无法将他们震动分毫?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