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留在书中当神仙 > 第二百九十章 人格分裂
    七星教的悬赏公告,在蓝枫被漩涡吸入后不欢而散,身负重伤的司徒瑾被七星棺带回了城堡内的密室之中,开始了长达百年的闭关。

    但经过此事,一个疯子的形象,却深深刻在了许多修士脑中,即便是几百年后再次说起,也会让人闻之色变。

    凡人,旋照,筑基,金丹,元婴,婴变。

    平常修士修行百年也不一定能突破一个境界,而在那疯老头的身上,仅仅只用了不到一炷香功夫,也许还能更快,只是他不愿意而已。

    这一特点说明了什么?他是天才?修为凭空出现?不,世上不可能有那种逆天之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人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越了婴变期,所以才能在众多高手面前隐匿修为,化作一普通凡人。

    特别是云战天,后面的时日里,一想起那张疯疯癫癫的面孔,内心都会泛起波澜,他总觉得,那个人的身影十分熟悉,竟熟悉的有些强大,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水火相融漩涡上方的乌云渐渐散去,水面也已经恢复如常,森林中的动物一只只跑出,再次来到了水边喝水。

    此时,敲打声依旧,不高不低,连续不断,很有节奏感。

    蓝枫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全身酸痛,可眼皮就像是有石头压着一样,根本无法抬起,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他失明的那段日子,只能根据耳边的声音,来判断周围的环境。

    清脆悦耳的敲打声,沉重的呼吸声,近在咫尺的水花声,纷纷从他耳边传来。

    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别的声音。

    就在他屏住呼吸聆听之时,周围突然掠过一阵阴风,只感觉有一只毛茸茸的手掌放在了他的脸上,眼皮也不沉了,可在他眼睛缓缓睁开的一瞬间,后背一凉。

    只见到眼前,嗜血的脸近在咫尺,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慢慢靠近。

    他想要起来,但身体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根本就无法动弹,他惊慌失措,张口大声喊叫,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就这时,疯师父突然从嗜血身后探出头来,死死盯着蓝枫,阴笑道:“嗜血,既然血蛊完好无损,你就把他吃了吧……”

    蓝枫眼看着嗜血咆哮着伸出了锋利的爪子,死命挣扎,也就在这时,他身子一震,狼人瞬间消失不见,他猛的拾起身来,额头上冷汗直流。

    这是一个类似于洞穴的地方,地上乱七八糟,四处都是黑色岩石,而他,正坐在一个石床上。

    “乖徒儿,你醒来啦?”

    敲打声骤然而止,角落里传来了疯师父阴寒的声音,蓝枫喘着粗气,惊呼道:“原来刚刚是鬼压床了。”

    “鬼压床是什么床?”

    疯师父捋了捋成股的头发,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扭头盯着蓝枫,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

    蓝枫眉头微皱,他一眼就扫到了疯师父手中的黑色工具,顿时脸色阴晴不定,连忙苦笑道:“师……师父,鬼压床……不是床。”

    “不是床?那是什么?”

    疯师父转身,目中露出疑惑之色,一只手背在身后,朝着蓝枫悠悠走来。

    蓝枫眼珠子动也不动的盯着老者手中黑色工具,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以说这个世界,他就算谁都不怕,但对于这个疯子,却是打心底里的恐惧。

    那是一把黑色的短刃,映在蓝枫睁大的眼睛里,反射出阵阵阴寒的光。

    “师……师父,您又要干嘛啊?”蓝枫已经汗流浃背,可疯师父脚下不停,此时已经来到了他身前,狞笑道:“鬼压床是什么?你说不说?”

    “说……说,我说还不成吗?”蓝枫狠狠咽了口唾沫,指着疯师父手中的短刃,嬉皮笑脸道:“有话好说,师父,您能不能先把这武器放下?”

    疯师父扫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东西,突然大笑起来,迅速将黑色断刃扔进了自己身前的布袋里,好奇道:“你快说!”

    蓝枫心有余悸朝师父的布袋上扫了一眼,瞬间松了口气,缓了片刻,解释道:“鬼压床是一种现象,从前有一种说法,就是说你睡觉的时候,有鬼躺在你身边,这时你感……感觉……啊!”

    蓝枫话说到一半,突然惨叫,脸色苍白,他徐徐低头,只看到自己的大腿上,霍然出现一根黑色尖锥,那尖锥,与十几年前杂货店中的那根,丝毫不差。

    “师父,你……你怎么出尔反尔啊?”蓝枫咬牙切齿抬起头来,对视上了疯师父惊恐的目光。

    “徒儿,你咋来了?”

    蓝枫一愣,他突然想起来,师父不仅是个疯子,还有着强烈的人格分裂,那么他接下来……

    果然不出蓝枫所料,疯师父怪异地盯着他腿上的尖锥,一把将其拔了出来,留下来不及制止的蓝枫,痛苦嚎叫。

    “你怎么每一次见到我都要自残啊,这可不是个好习惯。”疯师父皱了皱眉,直接将锥子扔了出去。

    这一点,蓝枫还是没有想到的。

    其实疯师父如果一直是这种人格,其实还挺好的,不过上一次在杂货店中,没有片刻功夫,他又变回了恐怖的面孔,哪里还有时间扔锥子?

    蓝枫正纳闷,疯师父突然一把抓住了蓝枫的手,关切道:“徒儿,你没事吧,以后可不许自残了!听到没?”

    “我自残?”蓝枫趁着师父还没变回去,突然从石床上跳了下来,指着他的鼻子,怒气冲冲反问道:“明明是你出尔反尔,现在倒是怪我了?”

    老者愣在那里,沉吟片刻,突然一本正经道:“我左向说话算数,怎会是那种出尔反尔之辈?”

    “左向?师父叫左向?”蓝枫正惊愕,老者突然神情呆滞,片刻过后,眼中寒光一闪,扫了一眼蓝枫的大腿,一把将他抓了起来,眯眼问道:“你把我的东西扔哪里去了?”

    “我……”蓝枫刚刚义正言辞的神情瞬间消失,整个人无精打采,苦笑道:“师父,你自己拔了啊?”

    再这样下去,我都要人格分裂了,蓝枫内心这样自语,眼睁睁看着左向手伸进了身前脏兮兮的布袋,面若死灰。

    “你刚刚说你被恶鬼附身,今天就让他见识见识老夫的能力,灰飞烟灭吧,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