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与魔王共生 > 44、赶走阴差
    在回秀峰多年,她虽未拜空明为师,但也算是半个弟子。这云光寺的空间主持与空明同辈,张晓彤便执晚辈之礼求见。

    “跟我来。”小沙弥前面带路。

    张晓彤拉着周婧涵的手紧随其后。

    随着脚步的移动,周婧涵看着张晓彤,心头微凉:他是佛门弟子?

    她觉得上天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好不容易心中有了某个人的影子,竟然是出家人,她的事果然没有一件事是顺利的。

    到了空静主持的禅房,张晓彤让周婧涵在门口等她一下,她很快出来。

    周婧涵就愣愣的站在门口想自己的心事。她原本以为在她死前能品尝一下爱情的滋味,哪怕是没有结局,没有过程,只是单相思,至少能体会什么是爱情。

    可是出家人?那是亵渎神灵的,她恋上了出家人,佛祖还会保佑她能从手术台上平安下来吗?

    周婧涵微微闭上双眼,命中注定她活不了,她是不是就该死心的接受?

    “走吧。”张晓彤说她很快出来,果然很快,她一出来便打断了周婧涵的胡思乱想。

    “嗯。”周婧涵不让自己再乱想,跟着张晓彤走。

    刚才开门的小沙弥带着他们七拐八拐,然后进入云光寺的正殿参拜礼佛。

    “去上第一炷香吧。”张晓彤轻轻往前推了推周婧涵。

    小沙弥点燃了香烛递给周婧涵,然后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她。

    跪在佛祖面前,周婧涵却不知道该许什么愿了,她想要活着,可是她也想……

    佛祖,你能允许我贪心一下吗?

    太阳逐渐从东方升起,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大殿,照耀在佛像上,给佛像镀上一层金光。

    “地府来人了。”寂寥的声音突然响起。

    “什么?难道今天真是她的大限?”站在门口的张晓彤四处张望,想要阻了阴差的去路。

    “你是凡人,看不到他们的。”

    “这里是佛门重地,地府的人也敢乱闯?”

    “凡是人间有阴魂的地方,他们都可去得。”

    “寂寥,帮帮我,让我看到他们,不能让他们进去。”张晓彤说道。

    “张晓彤,为了一个不想干的人,你确定要和地府抢人吗?”寂寥问道。

    “我不能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就在我面前消失。”

    “如果我告诉你,你若要救她,就会折了你的阳寿,你也要这样做吗?”寂寥再次问道。

    “当然——”

    “张晓彤,你还说没看上人家,回答的这么干脆!”

    “莫寂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这个?”张晓彤已经感觉到火上房了,他却还在这儿谈什么男女私情,简直——简直不知所谓。

    “我总要把事情给你讲清楚,你阻得了这次,阻得了下次吗?”

    “如果这是她的命,至少不要在我面前发生。”张晓彤曾经最直接接触的死亡就是她的丈夫和儿子,那种痛撕心裂肺,所以她不要看到死亡。

    “自欺欺人——”

    “寂寥……”张晓彤的声音软了下来,带有浓浓的哀求。

    “那你放我出去,我跟他们谈。”寂寥说道。

    “寂寥,咱能换点实际的吗?”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又想趁机溜。

    “到这个时候了,防备心还这么重,哼!”寂寥冷哼一声。

    “赶紧办正事!”张晓彤催促。

    “按照我的方法操作,把你身上仅有的那点灵气聚集在眼睛上,你就能看到他们。”

    张晓彤按照寂寥的方法,果然看到两个阴差走进来,正打算穿越房门进入正殿。

    “站住。”张晓彤移动身形,站在门口。

    “你……看得到我们?”两名阴差惊讶,眼前这个凡人如何能看见他们?

    “你们可是要带走里面的人?”张晓彤才不管他们惊讶不惊讶,直接问道。

    “她的大限已到,自然要带走她,不然她在人间滞留时间过长,会成为怨魂。”一名阴差说道。

    但凡能看到阴差的凡人大多他们都惹不起,因为他们只不过是地府最低等的小鬼,而凡人能修通阴阳眼,多有大神通,所以这两名阴差也不敢得罪张晓彤,只是陈述事实。

    “你们要带活人离开?”张晓彤问。

    “怎么会,这周婧涵早该断了气。”另外一名阴差说道。

    “不信你们自己看。”张晓彤闪开身子,让他们看到里面的周婧涵正在向佛祖许愿。

    “这……这不可能!”两名阴差赶紧翻看生死簿。

    周婧涵生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酉时,死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初八寅时(阴历)。

    没错啊,她早就该死了,此刻怎么能拜佛求神呢?

    张晓彤一看,死于寅时,那不是之前周婧涵心脏病发作的大概时候吗?

    如果那个时候,她没有赶过去,没有给她吃药,那个时候岂不就是她的丧命之时?

    “你们是不是抄录错了?最好回去和你们的判官去核实一下,免得锁错了魂,让人枉死。”张晓彤提醒两名阴差。

    “这……”两名阴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不定主意。

    “人就在这儿又跑不了,你们何不回去查清楚之后再来索魂?”张晓彤给出建议。

    “那好吧,我们去回禀上峰,去查看一下究竟怎么回事。”说完两名阴差就消失不见了。

    “咦?寂寥,他们这么好糊弄?”见阴差走了,张晓彤提起的心才放下。

    “他们不是好糊弄,生死簿的事怎么可能会有错?他们是见你保这人,心中拿不定主意你有什么靠山,暂时不敢招惹你而已。如果他们回去查清你没有什么后台,不光是周婧涵被索拿,恐怕连你也被捎带上。”阴差见风使舵的伎俩天下无敌。

    “这么现实?”张晓彤暗道:原来这阴差也是欺软怕硬。

    “三界都一样。”

    “那意思说,我只保得了周婧涵这一时,却保不了她一世?”

    “除非判官改了生死簿。”寂寥说道。

    “他们大概什么时候会回来?”张晓彤问。

    “不一定,阴差锁魂都有固定的时辰,错过了这一次,下回再什么时候来索魂,就看判官怎么安排了。”地府的工作流程也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