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二大爷 > 第138章 公主薨(五)
    说句实在话,关于安平公主突然身亡的事情,齐忠王是不想牵扯其中的,傻子都知道这事有猫腻,可人在世上混不如意的事情是十之八九。正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这里面有猫腻所以都推,最后就落到了年轻资历浅的齐忠王身上。

    齐忠王对于这事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从他本人的意愿来讲他并不想将这事搞大,他虽然现在是亲王了,可无论是在宗室还是在朝堂上声音势力都不大,现在齐忠王的策略就是低调的夯实基础,一些小事上齐忠王是不愿意去得罪人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觉察到这事可能是预谋好的谋杀也无动于衷。

    今天有人有胆谋杀一位公主,那么明天说不一定就有人敢谋杀他这个亲王了。

    这事并不稀奇,某些人连皇上都敢谋害,更何况他这个亲王,齐忠王可是读过史书的高级知识分子。

    表情顿时严肃起来,齐忠王沉声问道:“那人长什么模样,你可还有印象?”

    庆舒想了想说道:“回王爷的话,小的记得那人容貌并不出色,长着一张普通脸,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要说特别,只有那人身上的香味是最特别的。

    “王爷要是有需要,可以让他画下来,庆舒学过做画。”林流在一旁说道,当然了庆舒的作画水平不咋滴这事就不用说了。

    林流这话可不是给自己找麻烦,而是用脚趾头想想也能想得出来这事压根就跑不掉,各城池贴通缉要犯的画像,也是一种缉拿要犯的方式,虽然绝大多数时候都没用,可至少这是一种朝廷的态度,与其等齐忠王亲自开口,还不如自己自觉一些卖齐忠王一个好感。

    齐忠王自然不会拒绝这事,觉得林流还是挺上道的,但还是故作矜持“也好!”

    林流给了庆舒一个眼神,随后便让庆舒下去作画。

    “寒舍的梅花开得正艳,不知可有幸请王爷一游?”林流歪头笑脸盈盈的问道。

    齐忠王看了林流一眼,想了想才应了下来。

    说起来齐忠王和林家还是有几分渊源的,第一任齐忠王是仲太宗的胞弟,当年仲太宗争夺皇位的时候他可是鼎力支持,而林家支持的也是仲太宗,要是这样也只是臣下关系,不过谁让林家姓林了,和仲太宗的元后嫡妻贤德皇后的娘家连了宗,算起来大家就是亲戚,所以有几分交情。

    不过这几分交情,随着仲太宗和贤德皇后的离世,再加上林家的衰败逐渐消亡于时间中。毕竟像林家这样和皇家人拐着弯扯上关系的人家不少,要是人人都当亲戚,那不知道多少“皇亲国戚”出来,绝大多数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嫡亲得意。

    但所谓“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关系什么的,都是因人而异。

    林流起身正准备请齐忠王移步后花园,没想到守门的小厮突然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二爷,秦小侯爷来了。”

    还没等林流说请进来,就见秦流略显着急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直接面向齐忠王“见过晏舅舅,晏舅舅怎么在这里。”

    “……”林流顿时无语,秦流面无表情的模样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分明是秦流接到了消息后,才赶来的,可秦流愣是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林流不得不佩服。

    倒是齐忠王一点惊讶的意思都没有,不慌不忙的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又慢慢悠悠的放下茶碗后才开口说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你这个时候不在上书房读书,怎么来林家了。”齐忠王也是从上书房熬出来的苦逼货,对于上书房的作息时间是非常清楚的。

    “安平姑祖母薨了,大舅舅特旨在姑祖母丧仪期间,不用去上书房。”秦流解释道,面对齐忠王他还是不敢怎么横。

    换句话说就是让秦流等皇亲国戚去安平公主哭丧。

    林流闻言眼睛闪了闪,以安平公主表面上的身份地位,皇上是完全不用做到如此程度,哪怕就是千金买马骨也不必如此,看来这其中或许还有自己并不知道的隐情。

    皇家的事情谁都说不好,三十六计,各种兵法,各种阴谋诡计,这些人可用得异常熟溜。

    “是么!”齐忠王深深的看了秦流一眼,虽然早就听说秦流很是看重林家庶子,但他可没有想到秦流竟然会如此,此时秦流匆匆忙忙的赶过来,无非就是怕他将这事扣在林流的头上,如此的急切,如此的重视,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当然!”秦流理直气壮的说道,这种事情他可不敢说谎,毕竟说大点这可算得上是假传圣旨了,即便是他是长公主的嫡子,干出这种事情来要是被人捅出去也是会玩完的。

    就在屋子里的气氛有些紧张的时候,庆舒走了进来,见屋子气氛不对,弱弱的小声的说道:“王爷、小侯爷、二爷,小的已经把那人的容貌画出来了。”

    齐忠王给了一旁跟着过来的人一个眼神,那人会意上前接过庆舒手中拿着的画像。

    见画像到手,该问的事情也得到了答案,秦流又一脸略显防备的看着自己,齐忠王起身“事情本王已经熟知,还请林公子近期勿出远门,可能日后还有要事商讨,时候也不早了,本王告辞。”

    “小子的胳膊都脱臼了,还能去哪里。”林流带着一点自嘲的意味说着,随后又承诺道:“但凭王爷吩咐。”

    齐忠王点点头,对林流的识相很受用,说完就要离开,林流连忙上去送,一路将齐忠王送出林家,看他坐轿走后,林流才重新回到了大厅。还没等他说什么了,就见秦流略显着急的问道:“齐忠王没为难你吧!”

    “我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齐忠王为难我做什么,不过是询问一些昨天事发时的细节而已。”林流四两拨千斤的说道:“到底齐忠王可是宗人府的右宗正管这事,过来询问一下,也是应该的。”

    秦流闻言顿时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