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改造神君大作战 > 第三十七章 你可知错
    “喂,祝酒没告诉你这里不能下来么?”一只受惊的小狐狸从狭窄的巷道里一路奔逃出来,迷幻阵在它面前形同无物,飞速穿过了当中宽敞的布阵空间,刷的一下藏到了盘膝坐在巷道里的陆川的身后。

    真是吓死个狐狸了。

    那个女人在她吞了灵珠之后的杀气简直有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

    如果眼神是刀子的话,洛璃毫不怀疑自己在刚刚被女人拎着检查那些酒水的时候就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不过好在,这个女人最后还是将她放开了,于是洛璃一路夺路而逃一般的蹿了出来,没想到半途遇见了盘膝坐在路中央的陆川。

    这个跟她一本正经约法三章的人应该不至于看她被灭掉吧。

    于是洛璃抱着一种找到了靠山的心态藏到了陆川的身后。

    暖融融的毛像是触到了一坨冰,洛璃忍受不了的打了个哆嗦。

    根本来没走到能看到陆川的地方,柳茹月的质问声便远远传了过来。

    只可惜,此刻的陆川已经因为寒冷而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甚至于他发际也已经结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洛璃发出一阵尖锐焦急的唧唧声,在空旷的环境里传来一阵纷乱的回响,柳茹月的脚步仍旧是不紧不慢的,终于身影伴随着亮起的壁灯出现在了陆川的身前。

    “让你早来找我不找,养只狐狸也像是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来顺我的东西。”柳茹月面上带着薄怒,伸手掐住了陆川的下巴,将盘膝的人脑袋抬起来冲着自己。

    然而这样的动作半昏迷状态的人都没有半点儿反应。

    看来是真的昏过去了。

    柳茹月眼底这才真切的生出了一抹担忧,“真是服了你了。”

    她低声叹了一口气,不再理会藏到了陆川衣襟之中的小狐狸,扯着陆川将人揽到了背上。

    “真是服了你了,还得要我带你出去。”

    祝酒一脸惊愕的看着柳茹月将陆川架出来的样子,不觉汗颜。

    这就是下去的代价么。

    所以说,刚才下去的时候,是谁给他完全没问题的自信。

    “祝酒,你什么表情?”柳茹月柳眉一竖,“还没找你算账,怎么将他给放下了去了,里面幻阵未解,你不会不知道吧。”

    “还有,能不能有点儿眼力见儿,将他接过去。”

    ......

    祝酒摸摸鼻子。

    您没发话,谁敢妄动,谁知道这个徒弟您是不是想亲力亲为的背回去,祝酒一肚子委屈的将人接到怀里。

    好凉。

    三伏天儿抱了一块儿大冰块儿,“这人没事儿吧。”

    “没事儿,他体质你应该也知道,只怕是温度过低冬眠了。”

    藏在陆川怀里的洛璃一边捂着陆川心口的位置,一边不安分的动了动脑袋。

    这是什么意思,人类不同的体质还有能冬眠的存在么。

    为什么感觉陆川跟正常人不太一样呢,又能跟人类签订先契,还会冬眠,简直比她这只狐狸精还像是灵兽。

    狐狸连同着陆川被一并带回了一间点着熏香的屋子,陆川整个人都被塞到了柔软而温暖的被褥中,洛璃觉得有些热的翻了出来。

    柳茹月往香炉里添了些香料,眼神淡淡的在狐狸身上扫了一眼,也并未多说些什么。

    祝酒倒是被突然蹿出的狐狸吓了一跳,“这是......”

    “偷了我迷幻阵灵珠的小贼罢了。”柳茹月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声。

    “那,他们就留在大人您的房间里么?”

    “说了多少次了,怎么总称呼我为大人。”柳茹月无奈的摇摇头,“他还并未彻底觉醒,我也担心会有什么变数,暂且留在我这儿还安心些,等他醒来我会让他离开的。”

    祝酒微微欠身退出了屋子。

    其实完全不用解释的,但是唯一留在身边的知心人,总不想隐瞒些什么生出隔阂。

    柳茹月将香炉的盖子合上,细白的烟线袅袅升起,清浅的香气在密闭的房屋里慢慢沉淀出让人安眠的氛围。

    洛璃警惕的瞪着眼睛过了半晌,发觉并无危险之后便也忍不住趴在陆川的身上睡了过去,她太需要好好吸收吞掉的那颗灵珠里的灵力了。

    按理说,灵兽是不能跃两阶吞噬灵珠的,但是因为蓝,洛璃才能吞掉那枚不知道是几阶灵兽的灵核的。

    在知道这个女人是陆川的师傅之后,洛璃顿时觉悟自己可能惹了不小的麻烦。

    然而就算是这样,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也绝不能吐出来,那可是功法的二阶啊!虽然仅仅帮她升一阶功法貌似是极大的浪费了。

    但是等到了二阶之后,她变成人形就不是遥遥无期了。

    虽然她也不知道到时候需要的是多么庞大的灵力。

    怀着前途未卜的忧心,洛璃沉着小脸浸入了梦乡。

    睡着的时候还是压到陆川胸口上的,一度导致在柳茹月口中浸入冬眠状态陆川陷入噩梦之中。

    梦里一直有看不清面貌的像是鬼一样的恐怖黑影追着他跑,怎么逃也逃不掉,后来被逼无奈的陆川索性破罐子破摔,大喊一声迎着那只鬼冲了上去。

    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眼前就是一个毛茸茸的红色脑袋。

    这是什么情况啊。

    陆川一手扶着后脑从床上坐起来,将狐狸随手放在床边。

    这个味道,简直熟悉的过分,但是明显不是他的屋子,是师父身上的味道。

    陆川神色一凝,眼神定格在桌前的身影上,顿时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回笼。

    “师父。”

    “你可算醒了。”柳茹月端着茶盏,用杯盖轻轻敲着白瓷的茶杯,“你自己说说,这几日做了多少错事。”

    “错事?”陆川跪在地上,表情有些许不解。

    他就怀抱着一个偷口酒喝的美好念头,结果桂花酿还没见到,自己差点儿没被冻成冰坨,这惩罚已经够重的了吧。

    想起自己最后冷到法力都无法运转的状态,陆川就像狠狠再打几个哆嗦。

    “我让你三日找我一次,你呢?”柳茹月仍旧不紧不慢的坐在那儿饮着茶水,“就算你修炼忘了时间,我勉强宽恕,但是你养的狐狸吞了我一颗给阵法供灵的八阶灵珠,这你要怎么办。”

    “八......八阶?!师父你开玩笑呢吧!”

    “你养的狐狸,说我开玩笑?”柳茹月啪的一声捏碎了茶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