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七章:能杀
    (七千五的大章节,发的有些晚了~)

    ---

    祝你早日康复。

    钟少枫住院的几日时间里,无论是电话中,还是在这间病房里,钟永明都听到了太多这样的话。

    华亭一把手的儿子被人废掉,太多的人都迫不及待的过来表示自己的关心,那些在体制内摸爬滚打的人精,哪个不是真正的演技派?说起这话来可谓是真正的情真意切让人心暖,无论是表面还是内在,都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可当李天澜跪在病床前再次说这句话的时候,钟永明却没有觉得虚伪和虚假, 字里行间,从李天澜嘴里,他听到的都是真正的诚恳和歉意。

    这得是多么深的城府才能做到这一点?

    有那么一瞬间,钟永明浑身上下的汗毛甚至都竖了起来。

    看着跪在病床前认真的一句一句说着对不起祝你早日康复的李天澜,钟永明的内心越来越冰冷,眼神中的杀意也愈发赤裸,变得不加掩饰。

    从那一句句诚恳的道歉中,钟永明没有听到丝毫的耻辱,愤怒和不甘。

    李天澜明明就跪在地上,仰视着病床上的钟少枫,可这一刻钟永明却觉得对方依旧在笔直的站着,俯视着他们父子。

    这种感觉微妙而明显,但却又真实存在。

    最起码李天澜的下跪,带给钟永明的并不是快感,而是强烈的不安和忌惮。

    这个年轻人的心思太过诡秘,也太能隐忍,钟永明还是第一次见到在压力之下下跪还能如此云淡风轻的人物,不说其他,就他这份堪称深不可测的城府,日后若有所成,就足以给他造成大麻烦。

    “钟少,对不起,祝你早日康复。”

    一遍又一遍,李天澜认认真真的说完了十遍,这才转过头,看着钟永明,微笑道:“钟书记,我是不是可以起来了?”

    钟永明内心愈发烦躁,无论如何,这个年轻人绝不能留,今日放了他,几乎就等于是放虎归山,稍微给他一些时间,谁知道他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难道要冒着跟庄华阳和东城无敌交恶的风险杀了他?

    东城家族。

    学院派。

    从未来两年的趋势来看,太子集团几乎不可能跟他们和睦相处,但集团之间的博弈和私人恩怨,却完全是两回事。

    钟永明想着东城无敌和庄华阳,内心犹豫,表面却依旧是冷漠和威严:“继续跪着吧。”

    东城无敌很明显的皱了皱眉,还没说话,一旁死死盯着钟永明的秦微白就猛然爆发,她的声音依旧清冷动听,可声线却变得有些尖锐起来:“钟永明,别给脸不要脸,今天跟你和解不代表是怕了你,大不了这中洲天澜不待了,谁稀罕!?去了境外,他一样能入无敌境,真以为你能只手遮天吗?”

    她深呼吸一口,神色不变,可语气却愈发尖锐,这一刻的秦微白没有了那种让人目眩神迷的如梦如幻,但整个人却都透着一种为了维护自己的男人而宁愿不惜一切的疯狂和傲慢,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却是同样的风华绝代。

    “钟永明,你不给我面子,我也不用给你面子。在中洲,我惹不起你,但现在我只说一遍,把我男人从你的废物儿子床前扶起来,给他道歉,我数三声,你不做,整个轮回马上就跟你太子集团开战,不死不休!”

    “一!”

    所有人包括东城无敌和庄华阳都脸色巨变。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疯狂了,而是真正的歇斯底里。

    跟太子集团不死不休!

    没人会怀疑秦微白的话,秦微白来华亭五年,名声虽然不显,但了解她的人却都知道这位秦总向来说一不二。

    而且北海帝兵山上的事情也都在中洲传了出来,轮回宫主为了她这位妹妹敢带着重伤去跟中洲剑皇王天纵玩命,是北海王氏如无物,视东南集团如无物,她凭什么不敢跟太子集团开战?

    轮回在中洲的产业本来就极为有限,到时候丢了就丢了,手持凶兵碧落黄泉的轮回宫主带着十二天王直入中洲,跟太子集团不死不休,到时候整个中洲都将面临一场惊天巨变。

    而在这样的恩怨中,先不说北海王氏会如何,甚至就连他们最亲密的盟友昆仑城都未必会尽心尽力的帮他们。

    站在整个中洲的层面来讲,太子集团如果损失惨重,当今的执政集团学院派同样也难辞其咎。

    “你威胁我?”

    钟永明脸色巨变之后勃然大怒,看着秦微白语气冰冷的问道。

    秦微白理也不理他,再次开口,她清冷动听的声音回荡在病房里,却犹如死亡和末日的魔咒:“二!”

    钟永明神色犹豫了下。

    如果真如秦微白所说,轮回宫一旦跟太子集团不死不休,不说其他,他自己都有可能成为中洲的罪人,一个本来可以跟中洲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的超级势力却因为他一个儿子导致双方翻脸成仇,不要说他是决策局的议员,就是理事巨头也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

    事情真的闹大,无论轮回和中洲今后如何,他都会吃不了兜着走,被就地免职都是轻的。

    “三!”

    秦微白大步向前,高跟鞋敲打着病房的地板,坚决而清脆。

    被秦微白如此激烈的反应彻底弄懵的华亭特别行动局局长古长江终于反应过来,他一步跨到钟永明身边,语气冰冷道:“秦总,你想要叛...”

    “啪!”

    秦微白一巴掌直接抽在古长江的脸上,冷冷道:“滚!”

    整个病房刹那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有一种感觉。

    秦微白这位轮回宫的对外代言人彻底疯了。

    “秦,微,白!”

    古长江捂着脸,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狰狞,杀意毕露。

    秦微白看都不看他一眼,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没有丝毫的犹豫。

    钟永明死死盯着秦微白的手指,脸色变换,无论如何,他都可以算是中洲领导人,在自己的儿子被废掉的情况下还因为威胁去跟李天澜道歉?

    他就算是死都做不到这一点,轮回刚刚覆灭夜灵,此时轮回宫主有凶兵在手,十二天王也各个忠诚强势,现在的轮回,在没有摸清楚他们的底细之前,各方确实都在拉拢,可再怎么拉拢,他堂堂一个决策局议员,在占理的情况下也不至于去向轮回宫的一个代言人的情人去道歉。

    这关乎整个中洲的尊严。

    哪怕是开战。

    钟永明后退一步,一把将李天澜拉起来,沉声道:“够了!”

    东城无敌适时的向前一步道:“秦总,算了吧,大家今天来是解决问题的,谁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对吧?各退一步如何?”

    李天澜没有说话,只是来到秦微白面前,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手机,摸了摸她的头发,微微摇头。

    原本还盛气凌人的秦微白顿时平静下来,只是冷冷的看着钟永明,一言不发。

    很明显,她是在等钟永明的表态。

    此情此景,甚至就连东城无敌都有些嫉妒了,李天澜明显已经成了秦微白的逆鳞,触之必然暴怒,如此绝代红颜不惜一切的维护,这小子何德何能?何德何能啊。

    “永明同志,天澜已经表达了他的歉意,先前之事,大家各退一步,从此揭过如何?”

    东城无敌看了钟永明一眼,语气平静的开口道,秦微白的暴怒虽然让所有人都有些尴尬,但接下来谈判到是好谈多了。

    “两年之内,我不找他麻烦。”

    钟永明语气冷漠。

    两年时间,中期换届尘埃落定,强势崛起的轮回宫想必也会再次融入黑暗世界,被各大超级势力掣肘,他到时将更近一步,而且最重要的是,两年时间,李天澜就算有成长,也不会太过可怕,到时候他以决策局理事巨头的身份收拾李天澜,谁保得住他?

    “两年时间。”

    东城无敌沉吟一声,看着钟永明认真道:“当真?”

    钟永明点点头,面无表情,他很清楚,当着东城无敌和庄华阳的面答应的事情,很难有反复的可能,两年之内,他就算有动作,也绝对不能让人找出证据来。

    “既然如此,永明同志好好照顾病人,告辞。”

    东城无敌点了点头,跟钟永明握手告别。

    “走?你们能走到哪去?这个女人打我一巴掌的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

    一道阴冷的嗓音响起,听上去似乎有些癫狂。

    病房内的人同时皱眉。

    “你想怎么样?”

    东城无敌看了古长江一眼,微微挑眉。

    他是中洲元帅,又是决策局议员,在级别上,整个病房里只有钟永明可以跟他平起平坐,古长江区区一个中将,就算是享受正总督级别待遇的中将,东城无敌也不怎么放在眼里。

    “我想怎么样?”

    古长江冷笑一声,眼神狰狞:“东城大帅,我是中洲华亭特别行动局的局长,我在这里,代表的是华亭特战系统的脸面。”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庞,语气愈发冷厉:“而现在,我的脸被境外势力的人打了,大帅,你作为中洲边境禁卫军团的军团长,却问我想怎么样,你的立场到底在哪?”

    东城无敌皱了皱眉,淡然道:“秦总是中洲的朋友。”

    “朋友?”

    古长江挺直身体,冷笑道:“我不这么认为。我回去之后就会写报告,递交昆仑城,我认为秦微白有严重的叛国倾向,我会向昆仑城质疑你的政治立场,还有天空学院的政治立场。”

    “昆仑城为什么这么喜欢给别人扣上叛国的帽子?”

    李天澜突然开口问道,语气认真而平静。

    古长江微微一滞,但也没有多想,只是冷冷道:“怎么?你想要为有叛国倾向的人说话?你够资格吗?或者说你也想叛国?”

    李天澜眼神眯了眯,平静道:“你似乎也没有资格宣判我们犯了叛国罪吧?”

    “资格?”

    古长江笑容阴冷:“在华亭,我说你叛国,你就是叛国者!我知道你,天空学院这一届身具风雷双脉的奇才,站在前辈的立场上,我奉劝你一句,摆正自己的立场,你最好离你身边的这个女人远一点,在黑暗世界,没人敢跟中洲作对,更没人敢于威胁中洲,轮回宫主再强又如何?难道还能强过二十年前的叛国者李狂徒?当年李狂徒企图叛逃安南国,还不是在边境被杀?轮回宫主敢来中洲,也会是一样的下场!”

    李狂徒!

    这个多年来犹如阴云般笼罩在中洲高层政治生活中的名字,无论人们对他的印象是褒是贬,但有一点不可否认的是,那确实是近百年来中洲罕见的天才人物。

    修习战神图中的巅峰篇,三十五岁入无敌境,初入无敌境便跻身神榜前五,三招击败当时的瑶池老牌无敌境强者薛青冥,跟他同一时间进入无敌境的古行云更是在他手中撑不过三分钟,与东岛剑圣柳生无极北海论剑,与教廷巨头一战倾世...

    种种事迹都表明,如果李狂徒还活着,那是最有可能跟王天纵争夺神榜第一位置的绝世高手。

    同样的,这也是中洲数十年来所诛杀的最强的叛国者。

    他已死去多年,可他的武道高度却仍然存在于黑暗世界,近二十年来,少有人可以超越。

    轮回宫如今确实风头正劲,就算中洲高层,也要释放一定程度的善意来维持跟轮回宫的关系,可释放善意却不等于是惧怕,秦微白行事不知进退,轮回宫主一旦一意孤行,整个中洲难道还怕了一个黑暗世界的超级势力不成?简直就是笑话。

    今日秦微白的态度一旦传递出去,想必中洲的很多高层都会稍微改变一些对轮回宫的看法,最起码,也会有强权人物在释放善意的同时敲打一下秦微白。

    古长江眼神闪烁,中洲虽然如今在拉拢轮回宫,可昆仑城对于这个跟中洲越靠越近的组织是相当不喜欢的,近年来学院和轮回合作越来越多,而昆仑城跟太子集团也有了渐行渐远的趋势,这样的情况下,学院和轮回的合作,只会越来越多的损害到昆仑城的利益和实际权力,如果有可能的话,还不如在轮回刚刚成势的时候将他们一句灭掉!

    古长江满脑子狠辣算计,却浑然没有注意到随着他的开口,他对面的李天澜眼神已经猛地一凝。

    “李狂徒再怎么样,也不是你能杀得了的,你有什么好炫耀的?”

    李天澜不动声色的开口道。

    “哼,当年那一战,虽然不是我杀了李狂徒,但围攻他的一众惊雷经高手中,我却是第一个伤了他,一见刺穿了他的后腰,我...”

    古长江正在思考着如何利用今天这件事来改变中洲高层对轮回的看法,心不在焉的时候听到李天澜的话,他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开口,等说到一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不对劲,猛然抬头。

    视线中,所有人几乎都在看着他,眼神奇异。

    李天澜的眼神已经完全眯起,有锐利至极的杀意在他眼神中一闪而逝,甚至连他雪白的发丝都仿佛燃烧起来一样,透着一种凌厉至极的剑意。

    古长江内心一惊,瞬间冷静下来,一阵懊恼。

    数十年来第一次被人抽耳光,那种浓烈的羞辱几乎让他彻底丧失了理智,再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他简直恨不得抽死自己,有些事情,就算是想做,那也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

    而且心情激动之下,怎么就扯到李狂徒那个禁忌人物身上去了?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心浮气躁,浮躁了啊。

    耳边李天澜的声音继续响起:“当年围攻李狂徒的人中,你第一个伤了他?”

    他的声音怪异,似乎有些颤抖,还有种近乎不受控制的杀意。

    “叛国者该死。”

    古长江深呼吸一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语气漠然道。

    “是啊,叛国者该死。”

    李天澜呵呵一笑。

    叛国者该死,可当年之事,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叛国者?

    这一刻李天澜的脑子轰鸣一片,几乎不受控制的杀意在他的内心疯狂翻涌着。

    秦微白紧紧握着李天澜的手。

    而庄华阳和东城无敌对视一眼,眼神中都透着浓浓的忧虑。

    看到这一幕的古长江内心灵光一闪,一个他从来不曾想过的猜测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而且瞬间变得无比清晰。

    李天澜姓李。

    身具风雷双脉的天才。

    轮回多年前莫名其妙的出现。

    学院派的某位领袖曾经数次初入西南边境。

    东城无敌当年接了李狂徒的位置。

    叹息城副城主劫在两天前突然出人意料的出现在了天空学院。

    古长江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之前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此时这个可能一旦出现,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李天澜...李氏的传人吗?

    视线中,东城无敌和庄华阳的表情依旧平静。

    可这种平静落在古长江眼中,却别有意味。

    学院派,东城家族,叹息城,境外轮回宫。

    如果李天澜真的是李氏传人,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究竟串联起来多少力量?

    古长江浑身冰冷,有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的兴奋,也有发现了事情严重性的恐慌,更有及时发现问题的庆幸。

    他很庆幸这一切还早,这些势力的关键点李天澜还远没有成长起来。

    否则等到李天澜进入无敌境,甚至只要进入惊雷经,他们昆仑城都有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古长江内心疯狂跳动着,可表情却越来越平静。

    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将这件事第一时间告诉城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李天澜扼杀。

    李天澜一死,被他串联起来的力量自然也会瓦解,到时就不足为虑了。

    “今日之事,我会记在心里。”

    古长江冷冷的扫了一眼秦微白,直接道:“告辞。”

    “我们也走吧。“

    李天澜拉着秦微白的手开口道,语气平静。

    几人几乎是同时出门。

    脸色异常难看的钟永明出于礼节,这一次终于起身相送。

    几人各怀心思的进入电梯,气氛僵硬。

    电梯直下一楼。

    李天澜走出电梯,突然开口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古长江深深看了他一眼,有心想要试探什么,但又怕被人怀疑,干脆直接转身,匆匆离开医院。

    他现在越想越觉得李天澜有可能是李氏传人,只要有了这个猜测,接下来的调查并不会很困难,试探不试探,也就无所谓了。

    他走出医院,坐进自己那辆奔驰,第一时间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昆仑城城主古行云的电话。

    电话关机。

    古长江微微皱眉,再次拨打了古行云秘书的电话。

    还是关机。

    黑暗世界波澜将起,最忙的自然是中洲特战系统,古行云现在相当一部分时间都是在开会,联系不上倒也正常。

    古长江有些犹豫,在想着是不是要给古千川打个电话说一下这件事,他思考良久,最终还是轻轻摇头,对前面的司机沉声道:“去机场,我要回幽州,马上。”

    奔驰缓缓启动,直奔机场。

    医院门口,正在等着李天澜回来的庄华阳还在握着钟永明的手,笑眯眯的请他有时间来天空学院指导参观。

    李天澜去得快回来的也快,不到两分钟,他就从洗手间的方向走到了秦微白面前,轻声道:“走吧。”

    他客客气气的跟钟永明握手告别,笑容有些歉意, 看上去极为真诚。

    几人在钟永明冷漠的眼神中走出医院,在医院门口,始终跟李天澜手拉手的秦微白转过身,看着李天澜,有些不舍道:“我走了。”

    李天澜默然点头,犹豫了下,轻声道:“要去多久?”

    “三个月左右吧。很快的。”

    秦微白柔声道。

    三个月。

    秦微白去照顾轮回宫主,以无敌境强者的身体都需要休养三个月的时间,足见轮回宫主伤势之重了。

    李天澜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有妹妹照顾你,我很放心。”

    秦微白展颜一笑,看了看李天澜身边的王月瞳,语气娇柔。

    李天澜一阵头皮发麻,根本搞不清楚秦微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能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坐进车内离开。

    燃火开着车穿过雨幕,跟李天澜渐行渐远。

    雨幕之中,后方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车内光线阴暗,秦微白的脸色才阴暗的光线中显得更加苍白,她从车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平静道:“骑士的事情办完了没有?”

    燃火嗯了一声道:“她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

    秦微白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医院门口。

    看着秦微白的车辆离开,庄华阳终于笑眯眯的开口道:“你们两个小家伙,现在跟我回天空学院?”

    他指了指王月瞳,意有所指道:“这二百学分,现在可是你的了。”

    李天澜微微沉默,突然开口道:“校长,大帅,你们谁借我一辆车?”

    秦微白走后,现在还有两辆车,东城无敌的那辆黑色路虎和庄华阳的那辆黑色奔驰都停在这里。

    东城无敌愣了下,下意识的将手里的车钥匙丢给李天澜,疑惑道:“你小子还要干什么?”

    “突然想起有件东西没取,我去拿来。”

    李天澜笑了笑,将钥匙递给王月瞳道:“我们现在就去,拿到东西就回天空学院。”

    王月瞳乖乖的哦了一声,走向路虎,纯粹像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媳妇。

    李天澜对东城无敌和庄华阳点点头,转身走向路虎。

    路虎缓缓启动,刺破雨幕,逐渐远离。

    “这小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庄华阳看着路虎越走越远,犹豫了下道:“跟上他,别让他在捅什么篓子。”

    路虎副驾驶上,李天澜白发如火,安静如山。

    “师兄,我们去哪?拿什么东西?”

    王月瞳开车有些笨重的路虎,下意识的问道。

    “还差一颗人头,我们现在去取。”

    李天澜语气平静的说了一句,拿出手机,波动了帷幕情报组织负责人刘秀远的电话。

    同一时间。

    医院病房里,钟永明也带着秘书重新回到了病房。

    这位全程表现都极为冷淡的华亭一把手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脸色顿时显得有些疲惫。

    强势的秦微白,不动声色的东城无敌,笑眯眯的庄华阳,安静的让人忌惮的李天澜...

    甚至就连阴冷的古长江今日的表现都要比他有底气。

    局势复杂,处于政界这个相对透明的圈子里,钟永明只觉得心力交瘁。

    他默默回到病房,先是扫了一眼好像没有任何生气的病床,继而在沙发上坐下来,点了根烟。

    病床上安安静静。

    深吸了一口烟的钟永明顿时觉得不对,猛然从沙发上站起身。

    病床上并不是好像没有任何生气。

    而是真的没有任何生气!

    钟永明内心一沉,快步走到病床前,一把将盖在儿子身上的被子掀了起来。

    视线中,大片吸烟猩红的血迹沾染着洁白的床单,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

    钟永明身体踉跄着后退一步,靠在了墙上,眼神狰狞而暴怒。

    病床上,钟少枫一身血迹,整个人早已死透。

    大量的鲜血浸透他的病号服,浸透床单,正沿着床板缓缓滴落在地面上。

    “滴答...滴答...”

    钟少枫的眼神睁大,暗淡的眼神中似乎还残留着些许的惶恐,愤怒,以及不甘。

    鲜血几乎从他全身上下流淌出来,源源不绝。

    钟永明看着儿子的尸体,嘴唇颤抖,内心却被一股绝对的寒意覆盖,他大口喘息着,眼神惊悸。

    钟少枫身上,额头,左右心脏,左右肩膀,左右大腿,腹部,喉咙...

    共有十处刀伤。

    鲜血淋漓。

    也就是说,就在他刚刚离开不就之后,有人重新回到了病房,直接在钟少枫身上连续捅了十刀!

    那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残暴和毒辣。

    钟永明突兀的想到了在医院门前离开了两分钟说要去洗手间的李天澜。

    他眼神眯起,夹着烟的手指剧烈颤抖着,数十年的人生中,面对着儿子的尸体,他的第一感觉不是愤怒和仇恨,而是恐惧。

    一种源自于灵魂的恐惧。

    他不知道面前这十刀是什么意思。

    他只知道就在这个病床前,甚至就在几分钟之前,李天澜就跪在这里,连续说了十声对不起。

    十处刀伤。

    刀口狰狞。

    殷红凄厉的鲜血顺着病床留下来,每一滴鲜血似乎都在告诉钟永明,刚才那个年轻人面对着自己给他的羞辱,他能忍。

    但是在自己视线之外的地方,他同样也能杀!

    杀伐果断。

    钟永明缓缓靠着墙坐在地上,不停的喃喃自语道:“这个畜生,这个疯子...”

    ------

    大半夜的,真不想写这种章节-。-

    特战虽然是每天两更,但基本都是大章节,一章能顶两章的那种...所以...我真的尽力了。看书的兄弟们,能给个订阅的话就给个订阅吧~不求打赏,给个订阅就好,一个月几块钱就够了。

    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