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第三百八十章:会有多高?
    宏愿难成,路阻且长,不过。

    孔融仰起头看向偏院的墙头,他好像能看到里面的一个先生正坐在学生的面前教书的样子。

    望你能初心不负吧,我也好与君共勉。

    心下祝愿了一声,迈开步子走过小路。

    就像曹操说的,这天下皆苦。不过孔融的心情是比刚出堂上时好多了。

    至少他知道了,他要走的路上不是他一个人独行,尚有志同道合的人。

    若不是时机不适宜,他是真想现在就大步走进那院子里,与那个夸下海口要去取来够天下人读的书的人,长谈一番。

    取来够天下人读的书。

    曹丕的依旧想着顾楠说的话,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说出这样惹人笑话的话。

    看向桌前的白衣先生,在那个人身上他看到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气度。

    就好像,这无稽之谈,真的会有可能实现一样。

    够天下人读的书堆在一起有多高?

    曹丕没心思听课,自顾自的想到,抬起眼睛看着天上。

    会不会比天还高?

    “好了,我们开始说课。”

    顾楠从桌上拿起了一本书,放在手中拍了拍,看向眼前的三个小毛孩。

    “我老师常同我说,做学不只是学书文,更是学做人。”

    至于是哪个老师说的,顾楠记不清了,大概是小学老师吧。反正不是白起,那老头讲不出这种有深度的话。

    “所以才有了礼乐德行。”

    说的不错,孔融听着身后偏院的声音。

    一边走,一边摸着胡子点头,学书和学人知道孰先孰后才是好的先生。

    “那今日,我便教你们这本《乐经》。”

    顾楠也是前段时间才找到了这本书是准备送人,就抄了一本。抄的过程中,想想玲绮他们也该学学,也就拿来教了。

    《乐经》啊,是好书,好好教吧。

    孔融淡笑着想到,正准备走上走廊离开。

    突然,他的脸色顿在了那里。

    教什么?

    脚下的动作也是一僵,脚步抬到了一半生生地停了下来,一脚踢在了走廊的台阶上,整个人向前一摔。

    “砰!”

    院子外传来一声重响,像是什么摔倒在地的声音。

    声音将顾楠的话声打断,看了看门外。

    “外面是怎么了?”

    “八成是哪个侍女摔倒了吧。”曹昂是以为又有侍女在门外偷听,扶了一下额头,看着顾楠手里的书。

    “先生继续说就好。”

    他知道顾楠的书箱里又很多书,不过他是不清楚这些书的价值的,只当是比较少见的书而已。

    走廊上,孔融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眼失神。

    甚至没有顾自己身上脏乱的衣服,连忙从怀中摸出了一本书,跑到了院子边。

    “先说乐经篇目,《乐本》《乐论》《乐施》《乐言》《乐礼》······”

    院子中的人在说课,院子外的人在校对着手中的书,直到说过去了小半。

    孔融才怔然地看着手中的书,那院子里的先生教的真的是他手上的乐经。

    乐经早已经失传,他手中的应该是孤本才对,怎么还会有人有?

    莫不是说,孔融似乎想到了什么。

    ······

    顾楠从中午开始上课,等到下课的时候一般都已经是下午了。

    戴上斗笠,牵着玲绮走出了曹府,顾楠回头看了看府上。

    忽然想着这府上少了一些人,又多了一些人,也说不清是热闹了还是冷清了。但是最近确实是少有见到过元让妙才他们几个了。

    “走了,回家吧。”顾楠拉着玲绮走过街边,街上人依旧熙熙攘攘。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师傅给你做。”

    这些年,她做饭的手艺倒是进步了不少,起码做出来的东西是能吃了。

    两人离去的路上,一个中年文生走了出来,将一本书放进怀中。

    看着走远的那个牵着小姑娘的白衣人,眼里带着些笑意。

    “呵。”笑声不重,自言自语道。

    “果然是他。”

    走在路上,顾楠向身后看了一眼。

    刚刚从曹府出来开始,有一个人已经一路跟着她们走到了这里。是一个她不认识的人,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远远的跟在后面,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罢了,如果只是跟着,也就随他去了。

    顾楠和玲绮的屋子离曹府不远,也就那么两条街的路,大概走了不到盏茶的功夫就已经到了。

    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顾楠就在院子里的坐了下来。

    如果有人见到,肯定会觉得这院子奇怪。

    两旁这种着一些花草,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子边是一块一块的方形的小木头,堆在一起足有半人这么高。

    这些还只是院子里的,顾楠的府上有专门一间屋子用来放这些木头,不过那些都是刻好的。

    桌子摆在一棵树下,那棵树是顾楠亲手重在院子里的,顾楠说它长得很像一棵她很喜欢的树。

    此时还不到晚饭的时间,所以也不急着做饭。

    桌前,顾楠放下无格,在手里的木块上轻吹了一下,将木屑吹落,露出了上面的刻着的字迹。

    她看着手里的木块,微叹了口气。

    那个跟着她们一路走来的人还没有走,听脚步声,应该还在府前徘徊。

    “绮儿。”顾楠轻声叫到。

    玲绮正提着一桶水,准备给花草浇上。

    听到顾楠叫她,放下了水桶:“师傅,怎么了?”

    “门外有一个客人。”顾楠看了一眼院子外的堂前。

    “你去请他进来吧。”

    “嗯,好。”

    玲绮向着门前走去,没有问顾楠怎么会知道门外有客人。既然师傅说有客人来,就一定有客人来,她一直很听顾楠说的话。

    孔融站在府门前,背着手来回踱步。门前没有门童,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上前叩门。

    也是,毕竟要是人问起来自己怎么知道这里的,难道要说自己是一路跟着过来的?

    这,该如何是好?

    “兹。”

    没有等孔融再在门前来回走一遍。

    那府上的门开了。

    孔融只觉得没有颜面上前,准备躲开,却有一个女孩从门里探出了头来,看向他。

    “师傅说府上有客人,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