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棍女天师 > 第七十三章、仪式
    天刚擦黑,简坤猛的从睡梦里惊醒,去卫生间用冷水洗了脸,才清醒了些。

    主卧里季瑶睡的沉,他连叫了好几声床上的睡美人都没动静。简坤莫名就想到看过的童话故事。

    故事里王子亲吻了公主,公主才能悠悠转醒。

    看着季瑶红润的唇瓣,简坤有一瞬间的燥热,跟着逃也似的跑到了卫生间,打开了淋蓬头,冷水浇在头上,心里的火才降了下去。

    他也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过这样怦然心动的瞬间,说实话季瑶跟叶绾压根不是同一类型,叶绾是个乖巧文静的女孩,胆小又怕黑,喜欢小鸟依人的窝在他的怀里。

    但是季瑶不一样,她独立,勇敢,有自己的思想,不需要任何人来保护,也可以活的很好的样子。

    简坤伸手推了推季瑶,估计动作太轻,依旧没有醒。简坤有些心虚的曲起食指放在她的鼻端,呼吸平稳。

    简坤长舒了口气,喊声和推的力道都大了许多。

    只见季瑶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的呼吸着,胸口剧烈的起伏。像是潜水时在水下憋的时间有些长,钻出水面时呼吸空气的样子。

    季瑶的眼睛先是茫然,转而又恢复了清明,“天黑了?”

    简坤点头,有些担心的问,“你没事吧?”

    刚才季瑶的激烈的反应着实让他吓一跳,要不是他反应过,他直挺的鼻子估计就得被撞塌了。

    季瑶低着头,十指插进头发里,“没事,做噩梦而已。”

    季瑶的这个动作大约持续了一分钟,跟着就是麻利的起床,“等我十分钟,咱们出发去刘总家。”

    简坤跟季瑶并肩出家门的时候,突然有种错觉,就跟新婚的两口子似的吃过晚饭去小区附近逛超市或是去楼下遛弯消食。

    “这会是饭点,你中午没吃,咱们楼下吃完饭再过去吧。”简坤提着建议。

    季瑶一心都在刘总家的事情上,简坤这一提才觉得肚子饿着厉害,笑着说,“你不说我倒忘记了。走,吃饭去!”

    “这也能忘?真是服了你了。”简坤朝着她竖了个大拇指。

    季瑶伸手将他的手打了下去,“在路上习惯了,饥一顿饱一顿也没个定时,不比你们生活规律。”

    简坤听着听着又是一阵心疼,手不自觉的摸上了季瑶的长发,才洗过澡,头发上有洗发水的香味,摸起来滑滑的,说了句特俗的安慰之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以后记得按时吃饭。要不然老的快。”

    季瑶呵呵的笑着,“简坤,你真笨。”

    安慰女孩子的话都不会,他刚才的话等同于多喝热水吧,季瑶忍不住想也不知道叶绾看上他哪点了。

    吃饭的空档,简坤把锋子朝他要高玲玲电话的事说给季瑶听,顺便问问季瑶的意见,“以你女人的直觉,你说锋子会不会成功啊?”

    季瑶想了一会儿,“估计悬,不过玲姐这样的最怕缠,都说好女怕郎缠,锋子要是有毅力的话,估计有希望哦。”

    简坤若有所思,冒了一句,“那你呢?”

    季瑶起先没反应过来,回了句,“那我什么?”

    反应过来之后,又有淡淡的失落,她想,简坤你是不知道我所有的秘密,若是你知道了,你不会这样问的。况且她就跟扫把星一样,简坤人不错,她不可以祸害他的。

    一路无话!

    车子缓缓停下,季瑶看见刘子隆已经等在了门口。见季瑶来了,很是客气的亲自过来开了车门。

    季瑶虽不想客套,但碍着简坤的面子还是朝着刘子隆笑了笑,“谢谢,刘总。”

    “坤子,一起吃个晚饭吧。菜都备好了。”刘子隆热情的迎着二人进屋子。季瑶虽然年轻,但今天来了一趟,也没见啥动作,豆豆居然开口说话了,连医生专家都没办法的事,她居然轻轻松松就做到了,自然得高看一眼。

    “刘总,一会儿我去豆豆房间,你们在外面听到任何声音都不用管,更不要进来。”季瑶说的郑重。

    想了想还有些不放心,偏头叮嘱简坤,“简坤,一定记住我的话。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一定不要闯进屋子里,否则我会死的。”

    季瑶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简坤,简坤木然的点头,“这么危险吗?”

    “如果简单,岂不是人人都可以了,那还要我来做什么?”季瑶笑着回了一句。

    简坤看着季瑶关上房门,心里也咯噔一下,一扇门似乎将他和她隔成两个世界似的。

    屋子里很暗,季瑶没有开灯,拿起手里的香,在屋子的四角各点上一根。

    豆豆估计下午闹腾累了,这会正睡的香,轻轻的呼噜声跟小猫似的,季瑶躺在他的边上,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处。

    在屋子四角处点燃的香的烟气一缕缕的慢慢在半空中汇聚。

    香燃尽的时候,烟似乎拼着了个人的形状,像是一道漂浮在半空的幽灵,然后直直的落在了躺在床上的季瑶的身上,消失不见。

    刘子隆显然有些紧张,点烟的手有些抖,简坤知道他有个习惯在家里是从不抽烟的,“坤子,你说季小姐她能治好豆豆吗?”

    简坤知道他想从自己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但是他除了认识季瑶,对她的过往也不甚清楚,“老刘,你别担心。季瑶她为人稳妥,要是真的办不来,她也不会接下这活的。既然接了,那肯定就是有把握。”

    简坤的手拍在刘子隆的肩上,给了他些许安慰的力量,烟终于点着了,“坤子,你跟季小姐是?”

    简坤知道刘子隆是想问他跟季瑶什么关系,“路上认识的,这不也记着豆豆的情况嘛,所以就请她过来帮个忙。”

    “有心了!”刘子隆有些感动。生意场上见惯了嘴上一套,手上又一套的人。但是简坤不同,他做人做事讲义气,得你三分好,一定记得还你五分好。跟这样的人做生意他也放心。这也是这么多年两人一直保持着生意往来的原因。

    短暂的静默之后,房间里似乎有了声音,刘子隆凝神听着,夹在指间的香烟烧到手的时候,才吃痛的松开了手指。

    屋子里有女人唱歌的声音,唱的是《摇篮曲》。

    声音温柔沉静!

    刘子隆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一样,揪在了一起。

    那是死去的妻子,马桂香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