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极品修仙神豪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首都大学的第一堂数学课【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三十六章 首都大学的第一堂数学课【求订阅!求月票!】

    发生在食堂门口的小闹剧就这样的结束了,但是,很多人都明白并且也清楚,这场小闹剧只是一个大事开始的前奏而已。

    李宗天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卢靖并没有离开食堂,而是径直的走了进去,而众多学生纷纷避退,生怕会碰到了卢靖和马义,可不想与卢靖还有马义有任何的关系。

    午饭吃完,卢靖就离开了食堂,向着宿舍走去,回到了寝室当中。

    吱呀!

    推开了宿舍的大门后就看到了齐辰戴着眼镜认认真真的看书。

    “你……你们回来了。”

    齐辰听到了动静,抬起头便看到走进了宿舍的卢靖还有马义,说话有些结巴和断断续续。

    “齐辰,我今天一早上都没有看到你,你人呢?”

    马义问道。

    “我……我一直在寝室呢。”

    齐辰回答道。

    “好吧。”

    马义耸了耸肩,就躺到了自己的床位上,随手把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连上了学校的网络上网。

    “对了老大,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马义忽然问道。

    “马义啊,你赶紧去卖口好棺材吧,随后跟家里打个电话,然后再去外面疯狂的玩几天,尽情的享乐吧,你没多长时间了。”

    卢靖一脸怜悯的看着马义说道。

    “……”

    马义一脸的错愕,顿时喊道:“老大,不带这样的啊,我可是你的小弟啊!”

    “可怜,可怜。”

    卢靖摇着头。

    “老大,救命啊!我知道你最牛了!可不能不管我啊!”

    马义哭喊着道。

    “你……你们这是怎么了?”

    旁边的齐辰听到了动静,不由得转身看来,好奇的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情,马义他得罪了李宗天,只怕要完蛋了。”

    卢靖耸了耸肩说道。

    “啥?!”

    齐辰瞪大了眼睛,看着马义,喊道:“马……马义,你……你疯了,得罪谁不好,你竟然敢得罪李宗天。”

    “我不知道啊……”

    马义苦着一张脸。

    卢靖在一旁好笑的看着。

    “李家……,是不是也参加了五年前的那件事呢?”

    卢靖看了看窗外,心里暗暗的想道。

    卢靖来到了首都大学,虽然想查五年前苏月姿家的事情,可是他又没有如何的头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查起。

    “也许可以问一问柳山青,他是特殊部门部长,相信会知道不少的事情。”

    卢靖呢喃。

    另一边。

    落荒而逃的小孟心情有些忐忑,把那些混混都带出了学校,回到了李宗天的身边,然后再把发生的事情都和李宗天说了。

    啪!

    李宗天因为被冯世杰讽刺了,心情本来就不爽,听到了小孟的话,顿时就怒了,就是一巴掌扇在小孟的脸上。

    “没用的东西,连一个从小地方来的家伙都收拾不了,我养着你有什么用?!”

    打完了之后,李宗天才喝斥道。

    “少……少爷,那……那个卢靖太邪门了。”

    小孟全身哆嗦,迅速的说道:“而且那个马义我已经查过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本事,就是一个靠体育成绩考进学校的。”

    “可是卢靖只是在马义的肩膀上拍了几下,说什么注入了真气,然后马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拳就把我叫来的混混打飞出去了。”

    “简直吓人啊。”

    “而且那混混断了好几根肋骨,估摸着现在都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哦。”

    李宗天轻咦了一声,目光闪烁,呢喃道:“有点意思,看来一般的方法是无法对付卢靖了,不过没关系,我最喜欢有点实力的人,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

    “先给他一点希望,然后再以绝对的实力碾压了他,让他直接绝望,这样才有趣啊!”

    “是是是,少爷说的极是。”

    小孟一脸献媚。

    “呵呵呵……”

    李宗天笑了起来,“小孟,你出学校一躺,去把‘残豹’叫过来,就说本少爷要找他,要让他打废一个人。”

    “残……残豹?!”

    小孟全身一抖,只是听到了‘残豹’这个名字而已,就吓成了这样,可见对方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了。

    正是因为见识过,所以才更显得恐惧。

    ‘残豹’,谐音‘残暴’,行事残忍暴虐,小孟跟着李宗天这么长时间,他只见到李宗天让残豹出过一次手。

    对付的人是另外一个省会大佬的儿子。

    第二天的时候,对方的手脚被打断,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听说连菊花都被爆掉了,下面的东西也没用了,完全成了一个废人,变成了神经病,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快去!”

    李宗天瞪了小孟一眼。

    “嗯嗯。”

    小孟飞快的点头,然后离开了房间。

    而在另外一个单人宿舍当中。

    冯世杰正躺在床上,他身上没有穿衣服,在他的身上,坐着有一名有着波浪一般卷发,肌肤雪白,有着瓜子脸丹凤眼樱桃小嘴的美女脱光了衣服,坐在他的身上上下起伏,左右的摆动,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

    这位美女是物理系的系花,有着不少的追求者,可是现在却坐在冯世杰的身上自己在动……

    冯世杰刚刚挂断了电话。

    显然是有人向他打电话汇报了情况。

    “呵呵,李宗天,看来你这次碰到一个硬茬子了,我真是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冯世杰嘴角上扬,邪魅的一笑。

    “啊……”

    紧接着。

    冯世杰忽的一个翻身,在那物理系系花的惊呼声中,将她扑倒压在身下,然后肆意的驰骋,攻城略地……

    房间里传来了连绵不绝的声音……

    第二天。

    入学第一天是举行开学典礼,让新生熟悉学校的环境,到第二天才正式开课,早上吃了早饭,休息了一段时间,八点中到教室,八点半正式上课。

    一般来说。

    大学的课程一小节有四十五分钟,两小节课组成一个大课,而一般要换教室去上另外一节大课,期间休息二十分钟。

    卢靖上的第一节大课是高等数学。

    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指着巨大的电脑屏幕,讲解着数学知识,卢靖坐在最前排,只是听的有些昏昏欲睡。

    说实话。

    对于学习,卢靖真没有什么动力,他来首都大学除了是完成老爸老妈他们的心愿外,还是要来首都解决苏月姿的事情。

    学习什么的,卢靖基本上就抛在脑后了。

    刷!

    卢靖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流转着太虚剑法第四层的奥秘,他在企图将太虚剑法第四层‘虚无剑法’更进一步,从入门提升到精通。

    但显然。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卢靖不断的参悟,却收获甚少。

    在大学当中,老师基本上不会很少管学生不上课的事情,一般来时,大学教师只需要将今天所需要讲的内容讲完就可以了,至于学生能学到多少,那就看学生自己努力不努力了。

    说起来。

    这数学老师在首都大学还是一名副教授,是叫范重颜,头发已经花白,带着黑框老花镜,有着睿智的光泽。

    “可惜……可惜……”

    范重颜自然知道卢靖,知道卢靖是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入了首都大学,原本他还很期待卢靖来上他的课。

    这样一来,他也可以见识见识全国第一的学生风采。

    可是。

    他怎么也没料到,看到的却是卢靖在自己的课上昏昏欲睡,他心里即是愤怒都是惋惜,愤怒自然是因为卢靖在睡觉,惋惜也是因为卢靖在睡觉。

    在范重颜看来,卢靖有这么好的资本和天赋,却不努力学习,争取更上一层楼,在上课的时候睡觉,简直就是在浪费自己的天赋。

    就算是神童,后天不努力,那也会归于平凡。

    “呵呵……”

    旁边也有不少人看到了这一幕,他们脸上都纷纷露出了嘲讽和冷笑的表情,绝对卢靖是在自掘坟墓。

    真当自己是绝世天才了?文曲星下凡了?

    上课不听讲,再好的天赋那也是白搭,最后还是会泯然众人,成为普普通通的一员,从神坛上跌落下来。

    想到这里。

    这些人一个个都聚精会神了起来,认认真真的听讲,都想着努力学习,到时候好打击和嘲讽卢靖,特别是那些嫉妒心比较强的男生,心里都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

    “咳咳……”

    就在这时,这节课快上完了,范重颜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他实在不想这样一个天才就这样因为自己的懒惰废了自己。

    所以,他打算点醒卢靖,让卢靖努力学习。

    “卢靖同学。”

    范重颜大声的喊了一句。

    刷!

    卢靖听到了,他睁开了眼睛,因为卢靖在脑海里演练着太虚剑法,所以在卢靖睁开眼睛的时候,目光仿佛化为了实质的剑气一样,锐利无比。

    “这……”

    范重颜与卢靖的目光对视,以他的沉稳,都呼吸一窒,在卢靖的目光下,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但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因为卢靖在瞬间隐晦了自身的力量。

    “难道刚才我出现幻觉了?”

    范重颜心里不由得疑惑。

    “范老师。”

    卢靖站了起来。

    “嗯。”

    范重颜恢复了过来,看着卢靖,然后说道:“卢靖同学,听说你今天以超高的高考分数考入了首都大学。”

    “数学更是考了满分,你非常好啊,这一节课也讲了一些微积分的问题,不如我出一道题目来考考你如何?”

    范重颜的脸上带着笑容,和蔼可亲的说道。

    “没问题。”

    卢靖笑了笑,点头说道。

    “呵呵……”

    范重颜脸上笑容有些勉强,他觉得卢靖太过自大了,这一节课,卢靖几乎都在睡觉,怎么可能会微积分?说不定连微积分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可是卢靖却很是自信的说没有问题。

    这不是自大是什么?!

    “行,我出一个简单的计算题吧。”

    范重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