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魂血之书 > 第1章 矿洞里的孩子
    “白帝背叛了所有人,毁掉了圣灵池,灵界也因此不复存在,没有灵界的庇护,魂土也因此遭到域外生物入侵,在漫长的时光中,魂土数次陷入毁灭的危机,所幸的是,在与外敌的战斗中,我们的先祖学会了使用灵魂的力量,为人类争夺一片生存的家园。”

    暗淡的烛火下,一位佝偻的老者正在为一个七八岁大的瘦小的男孩讲述传说的故事,男孩认真的听着老者的讲述,却是有些不耐烦。

    “老骗子,这个故事你都说了几十遍了,能不能换一个?”

    男孩的身体枯瘦,可是眼睛却十分明亮,不过他正用一种怪异的姿势趴着。老人撇了撇嘴,似乎对男孩的称呼很不爽,随手拿起手中石臼中已经被捣得稀烂的黑泥摔在男孩的后背上。

    “嘶~你就不能轻点!”

    男孩倒吸一口凉气,烛火微微摇摆,映照着男孩后背上几道血淋淋的皮肉,这是被鞭子打出来的伤口,而且除了这些新伤,男孩的背上还有数十道伤疤,很难想象这一个几岁的孩子如何挺过这样的伤势。

    “疼了?活该!谁让你跟赵耗子对着干的,你小子属驴的,一天不抽你皮痒痒!好好休息几天吧,我这的药也不多了。”

    老头子没好气的瞪了男孩一眼,后者却是傻笑的挠了挠头,作为一个奴隶矿工,这种脾气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没有这个独眼老头的话,恐怕早就用来种蘑菇了!

    “白帝背叛灵界黑化,从此黑发黑瞳便被视为不详.....”

    老者走后,少年摸了摸自己一头乌黑的长发,不由自嘲的笑了笑。

    “我可能是最倒霉的穿越者吧!”

    没错,这个男孩的身体里可承载着一个28岁的大龄宅男,只不过他没有别的小说里的主角们那么幸运,没有金手指没系统老爷爷,连自己怎么穿越到这都是稀里糊涂,虽说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可是整个府里的人都想弄死还在襁褓中的他,好不容易逃出来,却又被一个小混混抓了卖到这种“黑煤窑”里来。说起来也真够缺德的,身体刚刚才3岁的他居然真的被扔进来挖矿,要不是“不详”“诅咒”什么的,他早就被矿洞里的其他奴隶打了牙祭。

    伸手摸了摸锁骨上的疤痕,秦雨泽眼中流露出一丝恨意,虽然上辈子他只是一个连鸡都不敢杀的宅男,但是苦难与折磨带来的成长远超过之前28年的“义务教育”。

    再过几天就是秦雨泽八岁的生日,他也接近五年没有见过太阳了。在“黑煤窑”的奴隶里他还算是资历最老的一批。当然,矿洞里出产的可不是煤矿,而是名为妖血石的一种矿石,类似鸡血石,石头里蕴含着妖异的红色晶体,只要有指甲大小,就足够一个奴隶吃上一顿饱饭。

    听老骗子说,妖血石是古代妖族留下的血液渗入地下凝结而成,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怪物流血能流出这个大一个矿脉出来。妖血矿所提炼的妖血晶是一种魂士才能够使用的材料,不过对常人有害,长期接触可是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这也是为什么矿洞里总会更换奴隶的原因,不过妖血石貌似对秦雨泽无碍,要不然他也不会活蹦乱跳活这么久。依照老骗子的话说,他有成为魂士的潜质!

    “叮当叮当......”

    秦雨泽叹息一声,忍着疼痛从石床上爬起来,叮当的声音代表着开饭了,如果他不想一整天饿着肚子的话,必须去换去食物——一块巴掌大而且能用来挖矿的杂粮饼和一袋加了一点点盐的水。

    “切,你这家伙还没死啊!”

    刚刚走出休息的地方不久,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便是传了过来,对方厌恶的看了一眼秦雨泽,昂首挺胸的顺着矿洞离开。秦雨泽微微眯了眯眼睛,这家伙是刚来的,很会巴结矿洞里的工头,而且看他不顺眼。事实上每个类似的人都看他不顺眼,虽说大家都是挖矿的奴隶,可他还多了一个“黑发黑瞳”的身份,另类总会遭到排挤。

    不过这就是新来的会对他耀武扬威,凡是矿洞里的老人都知道,这里有两个怪物不能惹!

    黑发的诅咒之子和独眼的老豺狼!

    “要不要干掉他呢,没有这家伙的话也不会被那个蠢猪毒打.....”

    秦雨泽眯了眯眼睛,看着对方的背影渐渐远去,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杀掉对方付出的代价太大,他身上有伤,这几天都不能去挖矿,妖血石自然要留着吃饭!秦雨泽多次试验过,两根手指大小的妖血石贴身只要10个小时,就能让人损失1500cc左右的血液,在这矿洞里,生病=死。虚弱=死。受伤=死........

    即便是再健康不过的人,在矿洞里工作3个月左右也会虚弱无比,想活的久一点,要么少接触妖血石,要么摆脱奴隶的身份!

    前者不可能,后者更不可能!

    “肉饼?!今天什么日子!”

    秦雨泽诧异的看着篮子里的金黄色的肉饼,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从打进矿洞以来,这还是头一次!深呼吸,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过肉饼对于自己的诱惑力真的难以想象,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呼喊着去吃掉它们,已经变的鲜红的双眼让大厅里其他奴隶自觉的让出一个空间。

    “呼~”

    秦雨泽转身离去,大厅里的众人才送了一口气,那种比饿狼还要凶残的目光实在是太渗人,没人敢在他面前去取肉饼吃,他们自然也不知道一个肉饼对于这个小不点意味着什么。

    “有意思的小鬼......”

    大厅外,一名身穿锦富的银发男子把玩着拇指上的玉扳指,微微一笑。半小时后,秦雨泽再次来到大厅,将一块半个拳头大的妖血石放在桌子上,而后才去拿肉饼,只不过另一只手却凌空抓住了他的手腕。

    “果然,有魂士的资质吗,凡人可不会徒手去抓妖血矿。”

    锦富男子轻笑一声,无视沉默的秦雨泽,将他枯瘦的手放在了一块符文石上,只见石头上的符文微微闪烁了几下,便再无动静。

    锦服男子不由皱眉“本来就是劣等资质还被妖血污浊......顶多就是个魂徒。算了,相逢就是有缘,你愿意跟我走吗?”

    秦雨泽呆呆的看着对方,眼中平静的没有任何感情,而是用另一只手拼命够向篮子里的肉饼。锦服男子微微皱眉,松开了秦雨泽的手,看着他呆呆傻傻的拿走肉饼。“智力缺陷吗?不对.....”

    “这些都是你的,你带回来的妖血石足够你把这些全部拿走!”锦服男子将装着小半肉饼的篮子递给秦雨泽,后者呆呆的看了他一会,接过篮子踉跄的走向洞穴深处。

    “果然是装的吗,有意思。”

    锦服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对着秦雨泽无声的说了6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