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魂血之书 > 第14章练枪
    夜色渐浓,何府书房里,何画紧皱着眉头,何大何二站在他面前,汇报调查结果。

    何二:“今天袭击夫人和小姐的一共6人,最久已经在镇上生活4年,最近的是六天前刚到,可以确认,那孩子一个都没杀错。”

    何大:“老爷,姓秦的爷俩都是什么来历啊,一个呼吸干掉5名训练有素的探子,全部都是一击必杀,下手比血刃的杀手还痛快。”

    何大的眼里还带着一丝恐惧,非常时期,何画早就派何大暗中保护,可是他还没反应过来那边已经躺尸一地了!

    何画抬头问向何大“你觉得那孩子实力怎么样?”

    “实力倒是没看出多少,速度力量也就在魂徒三四级之间,不过下手凌厉,又快又准。对了,我记得他动手的时候手掌的指甲变得很锋利,就好像野兽一样!”

    何大努力回忆着,只不过秦雨泽动手太快,他也没看清多少。

    “先不管雨泽的事,那六个人你们怎么看?”

    面对何画的提问,何大何二对视一眼,微微叹气。

    “老爷,那几人筋骨结实,手上有老茧,定时常年练武之人,可又不是魂徒,那就只有军队里的士兵了。咱们恐怕是被盯上了,就算没暴露,这几人一死,肯定也会引起不少人的目光.......老爷应该多做准备啊!”

    何画:“这我知道,早就备着这么一天呢,不过今天贞儿和美美受了不少惊吓,看来这次不说实话是不行喽。”

    何二:“确实瞒不住了,不过老爷也用不着担心,夫人是不会让老爷跪板子的。”

    何画抬头一瞪,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偷笑的何二:“就你话多!”

    新的一天开始,燕雀早早的在外面叽叽喳喳的尬歌尬舞,秦雨泽一脸迷糊的拉开房门,不知道是哪个龟儿子这么早来敲门。

    “杨阿姨?”

    看着眼眶有些发黑的杨贞,秦雨泽的怨气消散了不小,很显然,杨夫人一整夜都没睡。

    “没别的事,就是来谢谢你,昨天.......”

    “没事就回去吧,我还要睡个回笼觉。”

    直接关上房门,秦雨泽扑进柔软的被子之中,留下杨夫人一个人在门口吹风,好一会,门口的杨贞忍不住掩嘴轻笑,心中的担忧和惊恐无形之间消散了大半,轻轻摇了摇头,转身也回房休息去了。

    “醒醒,醒醒.......开饭啦。”

    眼看着从床里窜出来的某人,老骗子心中好笑,丫的真是个吃货,一提吃比谁都精神。

    早餐早已经准备好,跟何画一家一起用餐,不过秦雨泽不太喜欢这个早餐。只有米粥青菜,根本吃不爽,但是几天大鱼大肉之后来这些清淡的食物,反而倒是让身体舒服很多。

    “等下别出去乱逛了,我教你枪法,战斗是艺术,可不是野狗打架。”

    吃过早饭,老骗子在秦雨泽身边轻轻说了一句。秦雨泽四处乱跑有说不定又会弄出什么事来,不如用其他方式让他收收心。

    空旷的后院,老骗子随手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木棍扔给一脸冷漠的秦雨泽,木棍的一端还被涂成了红色。不等秦雨泽拿稳木棍,老骗子却是已经欺身而上,手中木棍直刺秦雨泽咽喉,快到不可思议。秦雨泽几乎没有反应的余地,危险的感觉冲上心头,咽喉上被劲风刺痛,顿时心中凛然。如果被刺中的话,就算只是一根木棍,也绝对不好受!

    不远处好奇的看着这里的何府家丁们都是脸色一变,这一下又快又狠,杀意凛然,分明是想将秦雨泽斩杀当场,他们不是爷俩吗?怎么会突然下此狠手?

    一声清香,木棍已经狠狠的刺中了那名黑发少年,刚刚赶来的杨夫人吓的连手上的果盘都扔掉了。不过众人定睛一看,却是纷纷张大了嘴巴,原来那要命的木棍居然被秦雨泽直接咬住,不得寸进!

    “拿起木棍,咱们练练,下手轻点,我这老胳膊老腿可是经不起你折腾。”

    老骗子坏笑一声,眼看着秦雨泽抄起木棍像她头上抡下,轻轻一挑,便是将秦雨泽手中的木棍挑飞,而后棍影闪烁,秦雨泽的两边肩膀便是爆开两团血花,伤的不轻。杨夫人连忙叫来府里的医生,不过秦雨泽却是根本不用,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从中取出一枚小药丸服下。

    眼看着秦雨泽双眼的血色褪下,肩膀上的伤口也在几个呼吸间愈合恢复,老骗子知道秦雨泽是用贮存的血能恢复,所谓的药丸也不过是街上的买来糖豆用来掩人耳目,暗赞不已。可是其他人不知道,目光纷纷落在秦雨泽手中的小瓶子之上,其中有几道目光格外炙热。

    “再来!”

    秦雨泽这回紧紧抓着手中的棍子,心道这回不会被轻易挑飞,不过却还是没坚持一个呼吸便是被老骗子打的遍体鳞伤,一枚又一枚药丸下肚,一声又一声“再来”,从清早一直到正午,秦雨泽的衣服也变得零碎,身上连块巴掌大的碎布都不剩。

    “行了,休息一下,练枪可不是一下就能成的,吃过晚饭你就自己练习吧,是什么时候有把握刺我一枪,什么时候再来挑战我,等你成功刺中我,才能出去玩!”

    老骗子甩了甩已经酸麻的手臂,手中木棍一抖,却是将木棍直接震成了一地的木屑。这可不是用魂力,而是用纯粹的劲力做到的!

    换上一身衣服,吃过午饭,秦雨泽抱来一堆木棍,独子在院子里模仿着上午老骗子的动作,而到了黄昏之后,秦雨泽的练习只剩下了一刺,简简单单的刺击。

    “好高的天赋,这孩子未来不可限量。”

    远处何画收回目光,白天的事属下都已经汇报过,很明显,秦叔宝不想掺和他的事,才会以教导秦雨泽的名义变相禁足,不过也打消了何画心中的部分疑虑。

    当星辰在天空闪烁,平静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何画原本还担心秦雨泽当场杀死的几人会不会闹出什么麻烦,可是都已经过去两天了,何府却异常安稳,别说是官府,就连死者的家人也没露过面。可正是这份平静,让何画越发觉的不安。

    秦雨泽还在院子里手拿木棍练习前刺,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他总觉得自己练习枪法的样子很熟悉,就好像曾经使用长枪去战斗过,曾经将长枪刺出十万次,百万次......虽然只是隐隐的感觉,却让他练习枪法变得异常顺利。

    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困了,也许是累了,秦雨泽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

    阴惨的天空,黑色的云朵。秦雨泽发现自己又来到一个战场,只是交战的双方并不是人,而是怪物,有持刀的枯骨,有紫红的怪物,有诡异的邪魔,也有透明的幽灵........

    面对这么一个妖魔横行的世界,秦雨泽居然没有一丝害怕,反而觉得很亲切,就像回家一样!

    战斗在继续,枯骨被拆的粉碎,妖魔啃食着血肉恢复自己,幽灵漫天飞舞,从一只又一只紫红色的恶魔身体里钻进钻出.......战斗很惨烈,可是却没有任何声音,秦雨泽就像是在看无声的黑白电影一样。踏着污血骸骨,秦雨泽想离开这个地方,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

    一抹银光闪烁,这黑白世界唯一的色彩,秦雨泽从战场之中穿行,去追寻那闪烁的银光。近了,近了,看到了!

    亮银色的铠甲,纯白色的骨马!一名银甲战将手持银枪杀入战场之中,一人一马,一枪在手,整个战场竟无一合之敌,生生将战场杀穿!只要出枪,不论是邪魔还是幽魂,尽皆一枪灭杀,霸气强大!

    明明银甲之下只是同样的枯骨,却让秦雨泽觉的无比的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