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狼烟 > 第一章 天灾人祸
    永德五年,天下大旱。永德帝开江南仓赈灾。

    永德八年,陵河决堤,灾至沿河六郡,百万人流离失所。

    永德九年,沿海区域海盗作乱,攻破江南郡首府,繁华的昌陵城被屠戮一空。

    永德十年,闪族寇边,莫郡六府百姓生灵涂炭。

    内忧外患,传承三百余年马家王朝如同危楼,只差崩塌。

    京城依旧繁华,没有一丝动乱,各家公子夜夜笙歌,一掷千金。

    今天是永德大帝六十岁大寿,群臣摆宴于光华殿,普天同庆。

    永德大帝自十五岁登基,属于马上皇帝,荡海寇,平内乱,诛外族,一生征战,把大信帝国漂浮的局面重新稳定。

    永德登基二十年后,震荡不安的大信国又重新恢复了顶峰时期国力,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国家太平,万邦来贺。

    三十五岁的永德大帝依旧是孜然一身,后宫欠缺。常年在外征战的他好上了男风。

    在群臣进谏,不得以之下,迎娶了一位民间佳人,册封皇后。

    初尝异性的永德大帝,用了三年时间,把后宫填满,皇子公主达到五百人,也创造了有史以来嫔妃最多,龙子龙女最多的神话。

    “父皇,儿臣率皇弟皇妹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太子在殿下恭贺道。

    太子瑞,皇后所生,永德大帝的第一位子嗣,也是他最为疼爱的儿子,今年二十四岁,出生的第一天便被册封为太子。

    “恭贺父皇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太子身后黑压压一片的龙子龙女齐声贺道。

    “嗯,我儿孝顺,朕欣慰!下去吧,你们人太多,朕的大殿有点容不下咯!”坐在龙椅上的永德抚摸白须欣慰道。

    “陛下,民间都说多子多福,咱们大信国有如此明德惟馨的储君和诸多才华横溢的皇子,一定会四海升平,千秋万代!”永德大帝身旁站着的大太监恭维道。

    “陛下,今天早上京城天降祥瑞,是上天恭贺您的寿辰,臣已带到殿外,瑾献吾皇!”殿下一位花白胡须的大臣跪首大声贺到。

    “嗯,杨阁老用心了,你同朕为同年同月诞辰,朕略长你几日,从朕为太子时,你便侍读,五十年了,有你一直陪在朕身边,朕是欣慰。”永德帝看着跪在殿下的首傅,捋着胡须说到。

    “为陛下尽忠,是吾辈福分!”杨首傅拱手说道。

    “杨阁老快起身,今天好好陪朕说说家常,今天不聊国事!哎,想朕初登宝位时,上有内阁处处制襟,下有佞臣四处隐瞒,多亏了你为朕出谋划策,斩牛贲,诛胡良,才让朕坐稳这宝座。”永德帝回忆到。

    “陛下,这是臣等分内之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杨首傅也跟着永德大帝思绪,回到四十多年前。

    “昌平三年,齐王叔作乱,是你用三寸不烂之舌劝退乱臣贼子,朕依稀还记得当时齐王叔吐血的样子!哈哈哈哈!”永德帝拍手大笑。

    “昌平五年,南蛮攻破边墙,一直打到川郡,朝中诸多武勋贪生怕死,文臣都提议议和割地,只有你,小小正八品的国子监丞,率众多监生在午门外跪谏,整整五天!咳咳……”旁边宫女举过痰盂,永德吐了口痰继续说:

    “呵呵,朕当时只给了你御林军五百人,没想到你就用这五百人的队伍,一路急行一路扩军,没有任何后勤补给,带着一群毛头监生愣是把五万南蛮打出国门,俘虏南蛮王乎吉托,保南方诸郡几年的安平。”

    “臣还记得当时陛下为臣筹备军饷,把皇太后的首饰借了出来让臣去典当,并且把内务府的例钱都停了。”杨首傅感慨道。

    “哼,要不是当时的国库空虚,朕那段时间也不会每顿吃咸菜喝粥饭,到后来才知道,朕就连咸菜都吃的是黄金做的,一顿饭的几根咸菜丝都值十几两银子!”想起当时情景,永德大帝还有点哭笑不得。

    “陛下,现在国泰民安,国库富殷,那怕是您想再吃咸菜都吃不到咯!”杨首傅趁机拍了一个马屁。

    “是啊,现在想吃咸菜朕也吃不到了!”永德看着殿外飘扬的雪花感叹到。

    入座在席中的一个年轻官员一脸愤怒的看着杨太傅的背影,牙齿咬的格格直响。

    “舒才,这不是你我可以大闹的地方,这是陛下的寿诞宴!想一想你家里的老母!”旁边的人紧紧按住年轻人暴起青筋的双手。

    “这个佞臣!现在大信国灾难四起,遍布狼烟,这佞臣竟然还敢欺上瞒下!”年轻人不忿的咬牙说道。

    永德大帝依旧和杨首傅畅谈甚欢,人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了。

    但是,作为皇帝的永德,浑浊的双眼中透着精芒,大殿里的情景尽收眼底。

    “是啊,国泰民安!这多亏了众位爱卿的功劳!这杯酒,朕与诸位爱卿共饮!”永德帝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杯中酒。

    大殿里众人饮完酒之后,跪地山呼万岁。

    永德帝缓缓站起身,轻步走下,稍微弯腰扶起跪在地上的杨首傅。

    “几十年来,杨阁老为大信国做的事情,朕都记得清清楚楚,当时陪朕的老兄弟们,现在也就你这一位了。”永德唏嘘道。

    “陛下,臣为臣子,不敢与帝王称兄道弟。”杨首傅连忙躬身道。

    “呵呵,你不敢?你有何不敢?这几年欺瞒朕的事情还少吗?”永德帝语气瞬间变冷。

    殿外的寒风顺着门缝吹进大殿,温暖的大殿瞬间寒冷起来。

    “南方水灾,百姓苦等赈灾灾粮不至,易子而食!”

    “官寇勾结,朕苦心经营的海上官道成了走私掠夺的黄金大道!南方最繁华的昌陵城也成为一片废墟”

    “闪族寇边,边城十室九空,朕赖以征战天下的边军现在竟然连军粮都吃不上,各种逃户,边军只剩下了一个徒有其名的空壳?”

    “朕的燕云十六州,被尔等几年前私下卖于契丹,狄戎等族,最为可笑的是朕竟然听信你们谗言,竟然允许他们在燕云十六休养生息?”

    “西方叛贼林立,甚至开始称王称帝,而你启奏给朕的折子上竟然是四海升平?”

    “各地的贪官污吏鱼肉百姓,打的旗号竟然是为了庆朕之六十生辰?从五年前就开始私自增税?”

    “官商向草原诸族走私铁器,向南蛮部落贩卖人口,向海贼实力出售城防图,向乌兹敌国输送粮食,向异族出卖国土……还有什么不能出卖的?”

    “大信国已经腐烂到骨子里了,而朕却一无所知,被尔等玩弄于手掌之中!咳咳,到底是朕的屠刀不再锋利,还是尔等欲改朝换代,谋朝篡位?”永德大帝盯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杨首傅,愤怒的问道。

    “陛下,臣等不敢,臣罪该等万死!”大殿上冷风袭袭,众多大臣跪倒在地,不敢抬头,他们这才回想起来,永德诛过数人的九族。

    永德是马上皇帝,一生征战无数,虽然年过花甲,但是一身爆虐气息还在。

    “罪该万死?好,很好!拟旨。”永德转过身去,轻轻的说。

    “首傅杨坚忤逆,勾结外族,诛十族!兵部尚书刘能渎职,贪赃枉法,勾结异族,诛九族!户部尚书贾甫贪赃枉法,贩卖官制,诛九族!犯案者一干人等,尽数拿下天牢,五日后午门问斩!哼!”

    大殿鸦雀无声,只有永德的声音在回荡。虽然永德的声音并不大。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看在臣等为您征战天下的份上,陛下饶命啊!”大殿上被点名的人轰嗵跪倒在地,大声求救起来。

    “朕给了你们机会,原以为你们能收敛,没想到变本加厉!来人,都拖下去。”

    犯案如此之大,涉案官员牵扯甚广,永德不可能一一算账,毕竟国家还需要运转。

    一群御林军涌进大殿,拖走正在求救的三人。

    大雪袭来,顺着推开的大门,吹到了大殿上众臣的脸上,割肉般疼痛。

    五日后,京城午门,犯案所牵扯人数多达八千余人被尽数斩首,血光冲天,白天经过时,也能感到阴风阵阵。

    京城百官为之颤栗,当年征战四方,手染无数异族鲜血的铁血大帝又回归了?

    但是雄狮老矣,可能重振雄风?

    京城的杀戮与三千里外的边疆无关。

    “铛、铛、铛……”铁匠铺忙的热火朝天。

    大信帝国禁止私下善用兵器,包括日常厨房所用到的刀,均需要在官府申报备案,所有制式铁器,也需要铭上编号。

    “陈默小子,老刘头的铁锹补好了没?”大胡子匆忙跑进工坊内,对正在挥锤的年轻人问道。

    “没呢,王大叔,老刘头的刚送进来,我还没来得及搞呢,我师傅今天和师母回了娘家,就我一个人在工坊内,效率有点慢,耐心等下哈。”陈默用脖子上的汗巾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继续挥锤敲打砧子上的锄头。

    陈默,一个流浪儿,八年前在边城流浪时被铁匠陈大所收容,于是无名无姓的他,跟随了铁匠陈大的姓,因为平时少言寡语,便起名默。

    陈默既沉默,今年十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