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狼烟 > 第二章 边城风云
    边城,位于大信国西北边塞旁,说是城,还不如说是一个镇。

    据说这里曾经是王师西征异族时的一个后勤站,时而久之便成了一个贸易居住地,最后建起了一座城。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边城里面各个娱乐设施都有,茶馆,酒楼,青楼,赌场……每天出塞入塞的旅人必经过此地。

    包括极少数通往回纥的贸易团,也会经过此地稍作休整。

    回纥族曾一度骚扰大信边疆,永德大帝西征时,用了三年时间把回纥打的俯首称臣。

    二十年前,当时的次傅杨坚提议恢复对回纥族的贸易,回纥才苟养生息,依靠大信的国力恢复自身实力,几年时间不短吞并弱小部落。

    永德大帝的外征,打残的不仅仅是回纥族,还有西域诸多国家的盟军,一举解决了二百多年以来的边境困境。

    然而回纥王在与大信帝国修好时,受封为西域都督,统领西域都护府,节制西域三十六国,以讨伐不臣为由,统治了整片西域,实力比强盛时更为数倍。

    这几年在杨坚朝中策应下,回纥已有了自立之心,杨坚本打算在永德大帝圣辰时提出册封回纥王为西域王时,还没提出就被永德大帝诛杀了九族。

    ……

    昨天陈默的师傅陈大带着媳妇和孩子回娘家,陈大的媳妇是乌兹国民,自从与回纥的交易通道打开后,西域三十六国很多的女人都嫁入了大信帝国,陈大的媳妇只是其一。

    陈默少言寡语,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何处而来,是伴随着一群流民从内地逃荒时,在陈大的铁匠铺前晕倒,心善的陈大便收留了陈默,收之为徒,并教会了陈默打铁。

    陈默的接受能力很强,几年来,把陈大的精髓吸收个干净,除了速度和力度达不到之外,一切精湛的工艺都掌握的十分娴熟。

    每天光着膀子,举着铁锤“铛铛铛”的,一身古铜色皮肤甚至扎眼。哪怕是寒冬腊月,陈默也是身着单衣。

    “陈默,你快点,老刘头急着用呢。”屋外的人督促陈默道。

    “知道了,王大叔!”陈默回应了一下,继续捶砧子上的锄头。

    以往都是师傅在打铁,自己在修补,这样速度会快一点。今天自己一边修补一边锻造,确实缺乏分身之术。

    索性就把师傅安排的任务放下,先把手里这些事情忙完算了。陈默心想。

    王大叔并不是店里的伙计,而是官府驻铁匠铺的小吏,每一个铁匠铺必须要有一个官府负责打码统计的吏官。

    这是永德大帝发现民间铁匠铺私自打造兵器贩卖异族时,果断下达了《铭器令》:

    民间所有铁匠铺禁止锻造武器等锋利铁器,所出产的铁器均需打码以证明身,铁器重量不可超越一斤,菜刀等农用铁器每月吏官巡检记录,发现丢失,严惩不怠。

    明正典刑了几千位私下锻造兵器的铁匠后,大信国的民间锻造技术下降了一大截,所有会锻造兵器的铁匠都很自觉的遗忘了这项技能,只制作锄头等农用铁器,并且还不能锋利。

    陈默加快了速度,把手里的锄头做完后递给王大叔:“王大叔,铭文吧。”

    王大叔隔着老远就看了锄头的锄面,很钝,能把草茎砸烂。

    然后接过来,轻轻掂了掂,重量不到一斤,放到称上一称:九两九钱,符合大信国铁器制作标准。

    王大叔点了点头,把腰间挂着的一个小物件递给了陈默:“陈默,快铭上吧,老李头等急了,把你师父的茶叶都给喝光了。”

    这小物件就是每位在铁匠铺小吏所持有的合格证,上面铭刻着某郡某城某府铁器小吏张三/李四验。

    然后又在怀里掏出本子,记录到:“永德十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未时一刻,陈家铁匠陈默用铁一斤,制作锄头一件,使用人:边城刘大头。剩余原铁:六十八斤三两二钱。”

    修补比打造快的多,现在冬天,边城没有下雪,很多居民已为明年春耕做了准备。

    一顿叮叮当当,陈默所要修补的铁器都修补完毕,忙碌半天的陈默终于可以在日落之时坐在院子里的小凳子上略做休息。

    “小哑巴,小哑巴!”院子外响起一道童声,这是田老六家的大小子,田磊。

    原本名叫田三石,田老六意愿自己的儿子像石头一般坚硬,一次在外窜时,遇到了一个私塾的秀才,看到三石甚是可爱,便给改名磊。

    陈默没有理会田磊,他知道在田磊呼喊完自己之后,肯定会推门进来。

    “吱……”开门声。

    “小哑巴,就知道你在家,又不理我。”田磊气冲冲的来到陈默旁边,瞪着陈默。

    “咋啦?”陈默没有理会叽叽喳喳的田磊,头也没抬。

    院子里的风不大,田磊裹着打着布丁的棉服,陈默还身着单衣。

    “去往回纥族的贸易团到咱们边城了,正在给我们分糖呢,去的晚了就没啦!走走,咱们快去!”田磊拉着陈默的手往外走去。

    去往回纥的贸易团每次在经过边城的时候,都是下午,便在这里略做休整一夜,天亮后一大早就出城出塞。

    “不去,我不喜欢吃糖。”陈默挣脱开田磊,摇了摇头。

    “知道你不喜欢吃,你弟弟狗蛋喜欢吃啊!他跟着你师父去了乌兹,回来的时候给他吃多好!你说对不对,我喜欢吃糖,你可以再分给我一两块。”田磊吧啦吧啦的说起来。

    两个人都十六岁,田磊和陈默关系很好,两个年龄一般大。陈默很应名字,不喜欢说话,总是沉默,而田磊则是每天叽叽喳喳个不停,最喜欢吃甜食。

    陈默略做思考了一下,回屋子穿了一件厚衣服,跟着田磊往驿站走去。

    驿站的院子里堆满了各类物料,有成块的茶砖,成袋的食盐,成匹的丝绸,成箱的瓷器……

    一群孩子围在一个大胡子旁边闹腾,大胡子很慈祥的把手里的糖塞给围上来的孩子。

    田磊仗着身高优势,很简单的挤到了大胡子旁边,大声喊到:“大胡子伯伯,我的!我的!”

    大胡子看到田磊挤过来,笑到:“石头蛋,你不羞啊,这么大了还过来抢糖吃呢?”

    “嘿嘿,我喜欢吃糖!大胡子伯伯,吕秀才都给我改名叫田磊了,别再叫我石头蛋了。”田磊仰着头,看着大胡子说道。

    大胡子是贸易团的司官,在边城的人缘很好,每次经过边城,都会给予边城的孩子一些零食和玩具。

    孩子们的家长也会在第二天贸易团一大早起航时,帮忙收拾或者运输。

    大胡子转身回到屋里,出更多的糖,递给围绕在身边的孩子们,听着孩子们天真的笑声,大胡子笑的更加慈祥。

    陈默在后面很安静,田磊看了一圈,没有发现陈默的身影,转身向后面大喊:“陈默,快点来啊,这个糖好甜,狗蛋肯定喜欢吃!”

    陈默无奈的耸了下肩,往人群中挤去,大胡子看到衣衫单薄的陈默,不禁多给了一点糖。

    一个十几岁的大小子跟一群不到十岁的小屁孩抢糖吃,陈默觉着脸颊滚烫。

    倒是田磊无所谓,没有婚配的,都是孩子,孩子与孩子间不分大小。

    一个人骑着马匆忙的赶到驿站,慌张的来到大胡子旁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大胡子脸色一滞,瞬间又恢复了慈祥的微笑。

    “孩子们,你们先吃着糖,伯伯回屋里给你们拿我从京城带来的玩具!”大胡子对着周围的孩子大声说道,然后转身和刚才赶来的骑士一起走进屋子。

    陈默已经挤出了人群,来到驿站门口,看着拴在门口的马,很是羡慕。

    要是自己有一天也能骑上一匹马就好了。陈默心想。

    “大人,京城事发,杨阁老被永德那暴君诛了九族。”骑士喝了一口水,对大胡子气愤的说道。

    “族叔!”大胡子听到噩耗,瘫软在地。

    大胡子是杨坚的族侄,杨刚。一直担任对回纥族的贸易,暗通条款,走私铁器。

    “大人,此事已经开始在帝国四散传播开,我们很多的据点都被永德这暴君给端掉了,此地恐怕……”骑士有点担心的说道。

    “此事我自有策对,把人都叫起来,我们连夜出城,去找回纥王。”大胡子杨刚擦了一下眼角的眼泪,狠狠的说:“永德,你不仁则就别怨我们不义!”

    杨刚重新恢复了慈祥的笑容,在桌子上拿起一包在路上采购的小玩意来到院子里。

    “孩子们,孩子们,刚才接到朝廷的急报,让我们连夜出发,这些小玩意是伯伯可以买给你们的,好啦,你们散了吧,我们要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啦!”杨刚把手里的东西递给田磊:“石头蛋,你分给这些小家伙们。”

    贸易团的人开始陆续出来,收拾在院子里的货物,田磊拿着玩具大声喝到:“来来来,咱们开始分东西!陈默,你最壮,你去帮大胡子伯伯搬东西。”

    陈默点了下头,来到一个箱子旁边,自己扛起来放到车上,箱子很沉,里面响起物品清脆的碰撞声,很熟悉的碰撞声。

    “哎,小兄弟,这是瓷器,注意一下,我们自己来搬就行了。”大胡子杨刚连忙和骑士一起来接过陈默肩膀上的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