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狼烟 > 第三章 百锻
    一众孩子拿着糖回家了,陈默在路上总是觉着不对劲,箱子里的东西很沉,碰击声自己很是熟悉,这明显是铁器碰撞的声音。

    而瓷器陈默见过,敲击声清脆但不响亮,箱子里装的难道是用铁制作的瓷器?

    陈默没有对田磊说,自己带着一大把糖回到了铁匠铺。

    “大人,那个孩子好像知道了什么,要不要我们把他……”随从杨彪走到杨刚身旁,盯着渐渐消失的陈默身影,右手用力向下挥了一下。

    大胡子摇了摇头:“不用,这个孩子是有一把力气,但是他发现不了什么,不要疑神疑鬼,收拾好了快出塞,以免夜长梦多。”

    杨彪点了点头,开始套车封车。

    冬天黑的快,酉时已经上了黑影,边塞城门都是戌时关闭,任何人等禁止出入。

    当杨刚收拾完时,已经戌时一刻,一行人来到城门前,城楼上的守卫看到车队,大声招呼道:“杨大人,封城门了,明天再出城吧!”

    “小哥,刚接到朝廷急令,让我们火速把货物送到回纥,然后再去大宛,不连夜赶路,时间来不及啊!”杨刚在城门下大声说道。

    “杨大人,这不行啊,城门都是戌时关闭,卯时开启,这是陛下亲自下的命令,小的们做不了主啊!”城楼上的守卫大声回应道。

    “大人怎么办,要不要杀出去?”杨彪悄悄把刀抽出半截,低声问道。

    “不行,边城守备军有几百人,别乱来,你们退后,收起刀。”杨刚盯着城楼上的守军,低声说道。

    杨刚在怀里掏出一把金叶子,拱手对城楼上的守军说道:“兄弟,麻烦通报一下守备,杨刚求见。”

    金叶子在火把下闪闪发光。

    城楼上的守卫咽了一下口水说道:“杨大人,守备大人下午就去郡城了,现在还没回来。”

    “不好,永德暴君手太快了。得抓紧出城!”杨刚又在怀里拿出一把金叶子,对城楼上的守卫说道:“兄弟,本官下午接到圣旨,二日之内必须赶到西域都督府,否则圣上怪罪下来,本官人头不保啊。”

    杨刚说完就把金叶子放到路边的青石上,顺便插上一根火把,金叶子在火把下甚是闪亮。

    “原来杨大人有皇命在身,实在不好意思了杨大人,兄弟们,给杨大人开门,放行!”守卫盯着金叶子,大声喝到。

    “吱嘎,吱嘎……”沉重的城门被放下,走出护城河的杨刚对着跟出来的守卫拱了拱手:“谢过兄弟,等从回纥回来,请诸位吃酒!”

    因为永德大帝属于马上皇帝,所以武人的地位有所提升,并且永德大帝严令军政分开,互不干涉,大信国这一期间的武人地位比前几位帝王的要高出很多。

    “大人,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大信是回不去了,回纥会收留我们吗?”杨彪回头看着淡淡消失的边城要塞低声问到。

    “谁说大信回不来了?哼,等我带兵回来,定踏烂永德暴君的这破碎山河!”杨刚狠狠说道:“快,速度快一点,天亮之前赶往草谷场,与回纥人汇合。”

    ……

    回到铁匠铺,想起师傅交待给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又开始叮叮当当的响起来。

    陈默是一个能藏的住事的人,哪怕是天塌了,他觉着没必要说,也不会说出口。

    工坊内院还有一套打铁工具,是陈大用来锻造精铁的,在后院,很隐蔽。

    这也只有陈默知道。

    陈大临行前嘱咐陈默继续锻造百锻铁,白天陈默原本打算在工坊内锻造,但是因为杂事太多,只好作罢。

    回来的陈默拿起白天锻造一半的铁块继续加热,不断敲打。

    百锻铁,锻造百次,方成正品,不断敲打,摒除杂质。这是陈大对陈默所说的。

    陈大是一个本分的人,更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大信国民,有旨意禁止锻造兵器,陈大并没有违旨。

    祖辈一直打铁,一直有一个百锻铁的传说,但是传说终归传说,谁也没有锻造出来,锻造出百锻铁,是老陈家的一个心愿,但是锻造方法却不知道。

    陈默敲打的这块铁块,陈大已经锻造几年了,换了很多方式,经验不足的陈默都能感觉出锤下这块铁的韧性,陈大觉得这还算不上是百锻。

    工坊内有一把刀,就是陈大出发前用砧上的铁打造出的,很锋利,但是陈大还不满意。

    锻造至午夜,陈默便熄灭炉子,回屋睡觉。

    ……

    清晨,陈默早早醒来,简单的吃了点早饭,便打开工坊。

    王大叔提着一壶烧酒走了进来,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陈默,径自坐在凳子上,剥开桌子上的花生,一口小酒一口花生。

    “默小子,来嘛,给老王喝一点。”王大叔拿起酒壶示意了一下。

    “不喝,不会喝。”陈默摇了摇头。

    “大叔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咱们边城就没有敢和我标酒量的人。”王大叔泯了一小口烧酒,享受的说。

    陈默去厨房端出早上切好的咸菜,王大叔喜欢吃陈默做的咸菜,每天上午都是一盘咸菜加上一壶烧酒。

    “哎,默小子,你师娘是哪里的来着?”王大叔捏了一根咸菜放到嘴里。

    “乌兹。咋啦,叔?”陈默看了一下正在吧唧嘴的王大叔,问道。

    “今天这个咸菜是不是用水泡的太久了?味道没有之前好吃。你说怪不怪,今天从城外来了好多异族人。”王大叔有点挑剔的说。

    “异族人?咱们边城异族人不是很多吗?出了关,外面全都是异族人。嘿嘿。”陈默难得开了句自己感到好笑的笑话。

    王大叔不禁打了个冷颤,

    “不是你想的这样,今天去老鬼酒铺打酒,看到很多异族人推着车,挑着货物的进城,个头都还很大!”王大叔解释道。

    陈默摇了摇头,这和自己没关系,自己只是个打铁的。

    “掌柜的,掌柜的?”外面有人喊,声音很生硬,不是本地人。

    “哎,在呢。”陈默回应了一句。

    “你看下我这把……”来人挑开门帘走进工坊开口说道,但是看到身穿官服正在喝酒的王大叔,又停止了下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