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72章
    不用说,老沙也明白,神偷当晚趁着嫣儿把人引走的机会,进了他们挖掘的地道,紧接着,神偷在地道里出了事情。

    “你太不小心。”老沙心里五味杂陈,“他们这伙人能在钢厂附近挖地道,肯定是有点真本事,不然他们早就出了事情。”

    “我当然知道,我全程都很小心。”神偷把衣服重新穿好,“他们的地道一开始是斜着打,到了一段地方,地道开始变得陡峭,成了竖井,其实那时候,地道里还有人在做事,我一一小心的避过了。我看了一阵,没办法有所进展,心里头又担心嫣儿,所以就匆匆赶回来。谁知道,在入口的房间里,碰到了一个耍蛊的人。”

    “那个女人在那里等你……”老沙说。

    “你怎么知道是个女人?”神偷奇怪的望了眼老沙。

    “放蛊的技艺只传女不传男,蛊又叫草鬼,所以这群放蛊的女人,又称为草鬼婆。”老沙说,“所以给你身上放蛊的,不是女人还会是谁。”

    “看来你对蛊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神偷把手伸到胸口,似乎是想要去抓痒,但最终还是忍住,身体摇晃了两下,“不过,我不确定那是个男人还是女人,因为我完全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能看到一团黑影。当时房间里有灯光,但我还是看不清……”

    神偷说着,声音慢慢的弱下去,仿佛是陷入了回忆里。

    老沙没有催问,神偷的视力有多强,他很清楚,如果连他都看不清,那就说明这个放蛊婆身上还有其他的古怪。

    “……我对付不了他,所以我唯一的想法,就只是跑,当我在跳过窗子的时候,身体忽然就感觉冷了下,我没多想,继续往外逃,在街道上绕了几圈,确保那个人没有追来,我才敢回宾馆,停歇下来之后,我察觉到胸口很痒。”神偷继续说完。

    “那你怎么确定这个是蛊?”老沙对蛊有了解,但真正的样子,并没有看过,所以有点怀疑。

    “我曾经中过一次蛊。”神偷很笃定,“我不清楚它的症状是怎样,可我知道它在人身体里的感受。这次,比上次的感觉更强烈。我甚至有想法,要把身体划开来看看。”

    “那你上次是怎么解决?”老沙顿时来了精神,“我知道蛊很厉害,既然你曾经中过,解决起来,就容易了。”

    “各种蛊的解法不一样,上次中蛊的解法,用不到这次上面。”神偷摇摇头,就闭口不言。

    “我知道你肯定是做好准备,要去把那个蛊婆找出来,跟她要解蛊的方法。”老沙本想听听神偷之前中蛊的故事,但看神偷的样子,应该是不想提及,所以就没再多问。

    “嫣儿被几个盗墓贼差点给抓住,如果不是你们钢厂那个叫大拿的保安经过,恐怕已经遭遇不测。”神偷说,“我们跟盗墓贼之间,不论是为了地下的东西,还是现在已有的矛盾,迟早都是要有个了断……”

    老沙明白神偷的言外之意,神偷的确是打定主意,要先对付盗墓贼,先确保自己的生命安全,毕竟身上被种蛊,生命就被掌握在了别人的手中。

    “哎,但嫣儿走了,我死活都没所谓。”神偷突然又补了一句。

    老沙一把抓住神偷的衣领,恶狠狠的瞪着神偷,“你死可以,不要拿我垫背,反正我现在还不想死!而且,还是个横死!在你死之前,你先给我找到我身上的症结!”

    我听老沙说到这里,笑了起来,眼前就像出现了老沙抓住神偷衣领的画面,那画面很有意思,我不知道两个在局中的人是怎样的心理,在我猜测中,老沙这是在激神偷,同时,也是旁敲侧击的,让神偷担负起应该担负的责任。

    这类型的很多人,在对待自己的生命时,有时候不会那么的在意,反而是别人的生命,会更为看重,不会坐视不理。

    我脑补的是两个人的情谊,因为这种情谊,是现代很多人不具备的。

    就在我为自己的想象微笑的时刻,老沙估计是看出了端倪,盯着我说:“你以为我是故意那么说,要让神偷好好活下去?”

    “难道不是?”我继续笑,心里忽然有阵发虚,老沙看透了我的想法,但我却看不透他的。

    也许,老沙的那句话,就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也说不定。可真要是那个样子,我会很郁闷。

    “我看不惯男人为了女人,要死要活。而关键一点,则是我当时的确是离不开神偷。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谁都懂,虎符镇里,我没有任何可以依赖的对象……”老沙的话彻底的抹杀了我的发散联想。

    我在老沙的话里寻找出一些端倪,所以立刻截住了他的话,说:“等等,你之前说过,在黑林子里,就已经卷入了虎符镇的事情不得脱身,但事实上,你是到身上不能见阳光,才算真正卷入,对不对,之前你虽然受过伤,但还不至于走不了,你随时都可以走,直到你跟神偷,身上都出现了非解决不可的问题,而且这两个问题的源头,显然都在虎符镇!”

    “我之所以会那么说,是因为我从虎符镇不得脱身,的确是有两个时间节点,在不同的层面。”老沙丝毫不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一是心理层面,二是生理层面。”

    被他一句话点醒,我立刻有些尴尬,我早该想到了。

    “就算是喜欢当保安的人,有时候也会愿意去探索新奇的东西。”老沙眯着眼睛说,“最初的几天,在虎符镇里看到怪异事件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离开,这是人对未知的恐惧本能。但我内心深处,其实已经亢奋了起来……”

    “这一点,直到你身上出现问题,一见阳光就被灼伤,你才彻底的意识到。”我兴奋的说,“你想知道真相,而且你愿意去探索,这个时候,就算有人赶你走,你都不见得会走。”

    “这就是人的第二个本能……对未知的好奇。”老沙点点头,“虎符镇上面,被人盖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纱,我要把它一层一层的揭开,我当时想,只要我能看到真实,就算死,也值得。”

    “我很想知道,你当时身上到底是怎么了。”我抬头看了看外面,当前是有阳光的,但老沙的身体,并没有冒烟,发出被烧灼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