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77章
    老沙走到大拿跟前,两人相互对望一眼,都是满腹心事。

    “你也看到了?”大拿问老沙。

    “看到了。”

    “刘所长把我安排到这个厂里,”大拿说,“我一直没有碰到什么麻烦事,还一直觉得自己大材小用了,可是现在看来,钢厂都要翻天了。”

    “那些人影,”老沙解释说,“可能地下的磁场变动有关系,我听人说起过阴兵过道的事情……”

    “别拿阴兵过道跟我说事了,”大拿激动的说,“别他妈的在忽悠我!那个村子里的守陵人,就是姓韩的,已经把什么都说了,你安慰我干什么?”

    老沙见大拿急了,知道不能在大拿面前再和稀泥,“当年木华黎让耶律乞努埋葬在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地下有铁矿,”大拿说,“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是储藏量非常大的铁矿,不然当年的勘测队会把储藏情况上报给国家。”

    “但是后来又说储藏量没有那么多,”老沙说,“说勘测队探测错了。”

    “所以这里有个大蹊跷。”

    “根本就是幌子,地下有铁矿,可是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生产钢铁,修建钢厂就是为了这个布局。” 大拿拍怕脑袋,“但是地下有大量的铁矿是真实的。”

    “这就是当年耶律乞努和木华黎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老沙说,“古人不知道磁场,但是知道风水,虎符镇的地下,放到现在,就是一个因为铁矿蕴藏量巨大导致的磁场强大的空间,而在古人的眼里,就是一个非常诡异的风水。”

    “其实守陵人知道的事情很少,他们只是一群守着陵墓的村民而已,”大拿突然眼睛放光,狠狠的盯着老沙,“远远不如你知道的多。”

    老沙心里顿时震惊,脑袋里转了好几个圈子,一时说不出来话。可是大拿并不着急,而是冷冷的看着他,又加了一句话彻底让老沙心底的防线垮掉。

    “我跟你说过我有师父,你也说过你有师父,你刚来这么短短几天,就已经对钢厂里的事件了解了这么多,几乎所有的怪事都被你碰上,也被我碰上。你觉得,这个会是偶然的吗?”

    老沙仍然在犹豫,该怎么面对大拿的诘问。

    “我师父告诉过我一件事情,”大拿继续给老沙施加压力,“我能看到一些平常人不能看到的东西,我这样的人几十万个人中间都挑不出来一个,如果遇到和我一样的人,那他的来头绝对不一般……老沙,你不是来应聘保安的!”

    “这些人影。”老沙回头看了看黑夜中的那些模糊的影子——这都是在强大磁场的影响下记录的几千年来的映像记录,“一般人是看不见的,刚才我告诉你我看得见,你就确认了你的想法。”

    “是的,”大拿点头,“也许你是一个隐藏的很好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你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我相信一点,既然你来了,就一定有你很重视的目的,因为你实在是太能干了,你这样的人,无论到什么地方都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跑到这个倒闭的钢厂里来做保安,太匪夷所思。”

    “这可能就是命了。”老沙终于下定决心。

    “地下的磁场越来越不稳定,可能是到了铁矿磁场翻转的周期,也有可能是地下的东西被惊动,导致了磁场变化,”大拿说,“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没有时间了,钢厂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怪异,我不想和一个来历不明,不知友敌的人爬到地下去。”

    “明白你的意思,”老沙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很危险,如果我们之间还不相互信任的话,守陵人交代我们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完成,而且我们也不会再出来。”

    “我读的书少,见过的世面也没你多,”大拿说,“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信任刘所长吗?”

    老沙茫然摇头,“你想当警察?”

    “当然,我当然想当警察,但是……”大拿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出来,递给老沙看了。老沙一看,惊慌失措,“我的东西,这么在你手上。”

    原来大拿手上的东西,也是个铁质的卐字型饰件。

    老沙连忙在自己的胸口去摸索,可是他的卐字型饰件还在,他也拿出来,和大拿手上的饰件比对,两个饰件一模一样。

    大拿说:“我第一次看见你身上有这个东西,心里就起了疑惑。”

    “这东西很罕见,”老沙说,“一定是某个江湖门派的信物,不过我猜,你师父也没告诉你这个东西的来历。”

    大拿点头,“不过可能有人知道底细。”

    “刘所长!”老沙马上反应过来,“他之所以这么看重你,一定也是看到了你身上的这个东西。”

    “不。”大拿说,“还有一个人,不是刘所长,当他看见我的这个卐字型铁饰件之后,非常的惊讶,然后在第二天就辞职离开,把保安队长的职务交给我。”

    老沙想了想,“老胡。”

    “是的,”大拿说,“他以前是厂里的安全员,后来做了保卫科科长。”

    “塔吊闹鬼死人的时候,他就是指挥拆卸的安全员!”老沙大声喊,“这些事情都不是偶然的。”

    “老胡回来了,”大拿说,“就在镇上,但是身边有警察,我现在在问你一遍,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师父很害怕一个门派,”老沙说,“但是他最后还是没有躲过,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把他弄走了,无论是死是活,我需要一个准确的消息。”

    “你察觉到,对付你师父的门派,和这个钢厂的风水布置有关?”

    “就是这样。”

    “你是盗贼吗?”

    “我不缺钱。”

    大拿看着老沙,看了很久,终于说:“知道我为什么信任你吗?”

    “因为我就算是有二心,”老沙苦笑着说,“你也有自信不让我好过。”

    大拿笑笑,“我们去找老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