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79章
    老沙对着老胡说:“我们现在就去守陵人的村子,大拿过一会就会和我们会合。”说完紧盯着老胡看,果然老胡对守陵人这个名词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惊讶,他的确知道不少事情。

    土方车到了守陵人的村子,族长已经等候多时,根据大拿的约定,老沙带着老胡跟随族长走到上一次和族长交谈过的祠堂,大拿一时还没到,二子把门给关上。

    老胡进来后,看着族长,并没有打招呼,老沙也不知道他们两人相互之间到底认不认识。过了好大一会,老胡才对族长说:“谢谢你上次救了我的命。”

    族长微微点头。老沙突然明白,塔吊的事情,老胡和冬生没死,很可能,就是当年族长干涉了这个事情。老沙问族长:“当年卸装塔吊,是你救了冬生和他?”

    族长看着老胡,老胡说:“你连塔吊的事情都知道?”

    “我曾经在一个神秘的波段听过你们在塔吊事故发生之前的对话,”老沙说,“你们当时的声音,被磁场给记录下来了。”

    老胡问族长,“这人能信任吗?”

    族长点头。

    刚好这个时候,祠堂的大门有人敲门,二子把门打开,看见气喘吁吁的大拿站在门口。

    大拿对着老沙说:“刘所长没有为难我,让我回钢厂,我还担心他把我给带到派出所去。”

    “刘所长一定着急找老胡,现在哪有精力跟你啰嗦。”老沙轻松的说。

    大拿对所有人说:“我知道你们怀疑刘所长的身份,不过刘所长对我有知遇之恩,他的为人我也清楚,所以你们就不要在我面前说他的是非了。”

    “老胡被控制了两年,到了现在才重新出现,而且是刘所长带来的,”老沙说,“你不能凭着你和刘所长之间的交情,影响到判断。”

    “我被控制自由,”老胡开口了,“和那个刘所长没有关系。”

    这句话把老沙给呛住,干脆就不说话了,等着老胡把他心中始终没有想通的环节给填补上来。

    塔吊之前的事情,老沙在诡异的录音里听过,但是大拿还不是很清楚,当年老胡出于他的原因,也没有告诉他。

    老胡就大致把当时的情形给重新说了一遍。

    当时拆卸塔吊工作的人员中,塔吊上有五个人分别是拆卸工老邹,老朱,老王,老杨,还有操作工冬生,地面上有两个人,一个是安全员老胡,另一个是调度。

    当老胡这里的时候,老沙突然意识到,这个调度,冬生竟然没有提起过他。于是老沙连忙问老胡:“调度是谁,姓名是什么,他死了没有?”

    “那个调度,事故发生之后,就再也没有踪迹,”老胡说,“他本来就是临时应征的一个调度,当时有调度证的人很少,当时的调度突然生病,拆卸塔吊已经开始,工作不能停止。刚好来了一个姓马的人,拿着调度证来临时应征,我记得当初说好了付给他的工资是一天六十块。结果没想到就出了事情。”

    老沙问:“当时塔吊是做一件什么样的工作?”

    “吊装管道。”老胡立即说。

    老沙立即在地上,用脚尖画出了一个卐字型,“钢厂的管道就是这个走向,对不对?”

    老胡看了一会,连忙说:“就是这样,当时工厂的循环冷却水达不到工作要求,所以临时在厂里选了一个位置,修建泵机房,然后打井,插入了两根三百米的管道下去,管道在钢厂的上方,就是这个形状。”

    “虎符镇附近有水系,”老沙说,“为什么当时不从其他的地方引水净化后去做循环冷却水,却巴巴的在地下打了一个几百米的深井,然后又安装这么复杂的工艺管道。”

    “领导的决定。”老胡说,“你这个话,如果是当年钢厂里的职工询问,一定是会被开除的。”

    “但是你现在明白,那个泵机房上的管道不是那么简单了。”

    “管道的问题我倒是没有想过太多,”老胡说,“我就是塔吊事故之后,就一直被人给告诫,绝对不能把当年的事情说出去。”

    老沙不打岔了。

    老胡开始从塔吊事情回忆。

    在出事是在拆卸塔吊工作的第二天。老胡和临时应征的马调度,在地面指挥拆卸,塔吊上有四个拆卸工,带头的是老杨,操作工是冬生。

    当天下午的工作是拆卸三个构件,已经拆了两个,在第三个的时候,怪事就发生了。拆卸工在塔吊上惊慌失措,说地面上有很多人,但是老胡和马调度环顾左右,都看不见有人在身边,他们就认为是拆卸工在上面产生了高空幻觉。这种情况很多见。

    不过接下来,拆卸工就说有很多鬼一样的人往塔吊上爬,当然在老胡和马调度眼中是什么都看不见的。接着就是冬生说看到了不一般的东西,天边有红云。

    施工现场就刮起了大风,并且卷起一阵沙尘,老胡和马调度在地面就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已在告诫在上面施工的拆卸工不要乱动。结果他们就看见三个装卸工一个一个的摔倒了自己的身边,立即毙命。装卸工死前,曾经在对讲机里大喊,有人把他们给扔下来。

    当时所有人都惊呆了,工厂里的工人也都过来组织救援。大风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大风过后,地面上的人倒还罢了,塔吊上的冬生已经吓得不能动弹,是个拆卸工掉下来三个,还有一个老邹挂在半空,不停的在大呼小叫,说有鬼,其他的三个人都是鬼扔下去的。

    老胡没招,他是安全员,必须得参加营救的工作,于是他慢慢的爬上塔吊,当爬到塔吊接近老邹的时候,就明白,刚才拆卸工并没有集体出现高空幻觉。

    因为他看到塔吊的顶端,操作工操作室周围,密密麻麻的爬满了残肢断臂的鬼魂。冬生就是被这些鬼魂给吓到,缩在里面面如土色。

    老邹是因为安全带的卡扣夹在了钢架的间隙里,逃过一劫。老胡只能先去营救老邹,在营救的过程中,老胡突然发现那些本来围绕在操作台的鬼魂,已经发觉自己爬上来了,于是跟潮水一样的顺着塔吊的钢架,涌向老胡。

    接近到老胡之后,那些鬼魂一样的骷髅开始用白骨森森的手指解开老胡的安全带,解开后,就立即要把老胡给推下去。

    老胡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守陵人的族长给救了。当时守陵人的族长和其他的村民,站在地上,不停的拉扯一根绳索,绳索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些阴兵都给拴住,守陵人在地面上用力拉扯,那些阴兵被绳索给束缚,脱离不了,一个一个的被守陵人全部拉扯到地下。一旦到了地面,就消失湮灭。

    老胡分别解救下老邹和冬生之后,冬生才告诉他,那些阴兵可能都是冲着他来的。因为他就是守陵人,守陵人在钢厂里,会被一些神秘的东西攻击,这次也不例外,却是连累了几个工友。

    老胡惊魂未定,正要去向守陵人的族长问个缘由。不料在当天晚上,被钢厂的领导叫去谈话。谈话的内容,就是要老胡保持沉默,不要把看到的东西说出去,至于跟守陵人有关的事情,绝对不能提一个字。老胡也只能应承,没有再干安全员了,领导安排他做了保卫科的科长。

    但是钢厂即将破产的时候,也就是前年,老胡在上班,领导带来了两个身份不明的人,让老胡立即收拾东西,跟他们去一趟。这两个人面无表情,但是领导十分忌惮。

    那个时候,大拿已经过来上班,老胡向大拿交接工作的时候,突然发现大拿的身上有一个卐字型的饰件,非常的惊讶,因为他看到过的那些阴兵,身上的盔甲,全部阳文着那个卐字的花纹。于是就跟大拿交代,可能自己这次被带走,就很可能回不来。但是只要自己回来,钢厂就一定会出大事。到时候他会联系到守陵人,通知大拿,让大拿要把自己从别人手上给弄出来。

    “这两年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大拿询问老胡。

    “在一个山里面,”老胡说,“是个巨大的基地,我在哪里,被他们关了两年,没有人询问我任何事情,就那么给我关着,也并不是太限制我的自由,就是不能离开那个基地。和我一样的人,哈有很多,只是我们禁止相互交流。直到前天,有人安排我离开,到了虎符镇,就把我交给了刘所长,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我被你们带到了这里。”

    “还记得那个基地在什么地方吗?”老沙激动的追问。

    老胡茫然的摇头。

    老沙虽然知道他会这么回答,仍然十分失望。

    “虎符镇地下的事情已经无法控制,”老沙说,“所以他们也急了,把当年没死的当事人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