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87章
    老沙有心无力,细长虫来势凶猛,包裹他全身。他自知这命怕是要丢在这里,只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接受,到了了竟要受这趸刑。

    有虫子从鼻腔里钻进去,老沙能清晰的感觉到它冰凉的躯体。其他的感觉减弱,就这条虫子,触碰着他鼻腔里最柔软的血肉,让他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这种滋味太难受了!

    老沙想用手把它扯走,可手已经被束缚住,就只能任由它自由的往里钻去。

    “呜哇!”老沙终于坚持不住,张嘴呕吐,但什么都没吐出,水和虫就找准机会,全部从他口里钻进去。

    这一刻,老沙真想快些死去,可偏偏不能如愿,那种清晰活着,承受万虫钻身的恐惧无比强烈。

    是的,没有痛苦,只有恐惧。

    “起!”一只大手伸进水里,拨开头发一般的细长虫,把老沙连拉带拽的捞了出去,两人蹒跚的搀扶着走到潭边。

    潭边是一个硬石台,不知是什么材质,十分光滑,方圆大约有四五平米。老沙扑倒在石台上,剧烈咳嗽,拼命抠喉咙,把那些吞到喉咙里的虫子都给吐出来。

    那些虫子一落地,立刻游动,从石台上游到水潭里去。

    救他起来的人,正是大拿,此刻整个人也瘫软在地上动弹不得,大口大口的喘气。

    “你没事吧?”大拿问道。

    “死不了。”老沙缓过一口气,感到肚子里有什么在蠕动,他望了眼水潭上来回摇摆的细丝虫,实在忍不住,又再次大口呕吐。

    开始的时候,只是干呕,但紧接着,却吐出了好几口腥臭的污水。污水里面,满是盘绕在一起的细长虫,与之前吐出的不一样,这些细长虫都已经死了,一动不动,好似一团头发。

    令老沙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在他裸露的皮肤上,原本粘附着不少的细长虫,还在那扭来扭曲,这时,竟也悄无声息的掉在地上,蜷曲成一团,死得不能再死。

    “这是怎么回事?”老沙莫名其妙,“这些虫难道不能离开水?”

    “我觉得它们遇到了克星。”大拿却不这么认为,“刚才跟我搏斗的那条蛇,也死了。”

    “你是说……”老沙盯着大拿。

    大拿从身上拿出一颗铜钉,朝老沙点了点头。

    老沙明白了,答案就是这颗铜钉。

    这颗铜钉是韩族长给他们用来压制地下神兽的,肯定有特异之处,对付这些小小的蛇虫,根本不在话下。

    老沙松了口气,心想不管怎样,有这颗铜钉在手,地下走起来,至少要容易一点了。

    “这边有个洞,可以继续走。说不定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大拿指了下旁边的一个孔洞。

    就在这时,大拿声音戛然而止,并倒吸了一口凉气。

    老沙生生退出一步,他也看到了,在大拿手指的方向上,站着一个赤裸的人,他面色惨白,眼里两只眼珠雪白一片,正直勾勾的望着他们俩,全身更是浮肿,好像被水泡了多久。

    老沙和大拿都可以肯定,在半秒钟之前,这个人,或者说,这具尸体,并不在那里,只是大拿说话的功夫,就那么突然冒了出来。

    两人正在迟疑,赤裸人突然一头扎进水潭里,没有任何气泡冒出,他就慢慢的消失在了水潭之下。

    老沙拿着矿灯照射,发现那些细丝虫,没有攻击那人。过了一会儿,潭里没了任何人影,老沙心急的朝大拿问道:“看清没,是活的还是死的?”

    “看不出来。”大拿摇头,嚅嗫的说,“他好像是跳进水里,又像是倒栽进去……”

    “他能动,可是竟然能进这趸盆水潭……”老沙疑惑的就在这里,所以才问大拿的意见,随即又想到什么,“兔子兵是死的,可他们要进这水潭,肯定也没问题。”

    “不是兔子兵,他们嘴唇没裂开。我想明白了,那肯定是一具尸体,被水泡发胀了!”大拿大声说。

    大拿说话的时候,身上冒起阵阵热气,老沙甚至能感到大拿身上的炙热温度。

    老沙心底里直犯嘀咕,正如大拿所说,这肿胀的赤裸人跟兔子兵有很大的差别,就像是现出巨人观的尸体,可那双眼睛,即便失明,但看人的时候,还是具有力度!

    大拿见那赤裸人进水,不再多想,沿着潭边的石块,要走向一个黑漆漆的孔洞。

    “他出现肯定有道理,不可能就这么出现一下吓唬我们。”老沙拦阻他,“他很可能是从孔洞里出来的,说不定那里面,还存在不少类似的东西,你别忘了,兔子兵就不只一个。”

    “就算有很多,到了这一步,我们还能怎样。快点去完成守陵人的事情,在地下待真痛苦。”大拿嘴上虽然这么说,脚步还是停住。

    “听我的,我们不急着动手。”老沙知道他先前不听劝告,傻逼似的跳下来,吃了大亏,现在学乖,多少听话了点,“地下比我们想象中大,有足够的氧气供我们呼吸,现在我们必须多摸清点情况,再去找那神兽……”

    “还有什么情况,你是不清楚的?”大拿瞪着眼的问。

    老沙看得出大拿眼神里的意味,地底陵墓一切未知,知道得再多,可能也只是冰山一角,不值得一提,还不如索性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是死是活管他娘的。

    “这眼水潭太古怪!”老沙压制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思,“我们上次下来,是见到了万人坑的。现在你说说,为什么我们这次来,这里就成了水潭了。”

    大拿摸了摸脑袋,想不明白。

    “因为我们上次没到地底这么深的位置,那个万人坑,在我们头顶上面。”老沙抬头望了望,“这个钢管虽然是抽地下水,但它有个名堂,这是灭人魂魄的入地钎。”

    “那是什么玩意儿?”大拿听得一愣一愣。

    “反正很简单,就像是一把尖刀,插在人的心窝上,只不过这根钢管,是插在陵墓上而已。”老沙简略解释,又说,“地钎,必须是破坟而入,插在尸体上才能起到效果。”

    大拿似乎想明白了点,抬起头来,用矿灯照射钢管的末端,然后望着潭水说,“你的意思,主坟,其实就在这里。”

    “按道理是这样。”老沙说,“不过另外一个问题又来了,谁会把坟墓修到水里面呢,这不符合常理,不然时间过去那么久,早就被泡成渣了,而且更怪异的是,这水,显然是地下水,要把坟墓建立在水下面,是多大的工程!凭古人怎么可能做到。”

    “那你说了不等于白说。”大拿一摊手,嘟囔了声。

    “所以现在,我们不急着动手,要想想清楚,古人建墓,不可能不留下痕迹,我们在附近找找看,说不定有发现。”老沙说着,就开始四下里打量起来。

    大拿点点头,开始到处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