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95章
    神偷听完嫣儿把这些来龙去脉说完,知道该自己说了。

    “你真的能弄好我身上的蛊毒?”神偷问刘所长。

    刘所长说:“我和老穆,还有老任从小一起,到了二十岁才分开,在你身上下蛊的人我大致也明白是谁,既然他能在湖南找到这种人,你觉得我就不能吗?”

    “听说解蛊的人必须是下蛊的那个,”神偷问,“你找来的人能救我?”

    “我本来也是怀疑这事和老任、老穆是不是真的有联系,但是看到你身上下的蛊,心里就完全有数了。”刘所长说,“我说过我们很小就在卸岭这个门派接受训练,各自进入不同的部门也是长大之后的事情,我们三个人在小时候曾经在湖南呆过很长时间。跟一个下蛊的村落来往很久。在你身上下蛊的人,应该是我的老相识。”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你说的那个老相识,现在是为老任做事的,她回听你的?”

    “我可以把她们当家的人叫来,”刘所长不屑的说,“这个对我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神偷看见刘所长这么有把握,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于是把和老任之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神偷出身于书香门第,然后落草,这个就不多说了,嫣儿是知道的。神偷在九十年代初也渐渐在道上有了名气,自己在前两年,突然被人找到,说是有笔买卖要找他做。他就应承下来,结果对方的做事的方式很奇怪,领头人不露面,给了定金和相关的设备,然后交代了任务,就没了消息。

    神偷在做事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只是那个神秘人物找到的帮手中的一个而已,那个任务很复杂,要在一个已经废弃的军事基地里面偷一份文件。神偷的作用就是在山洞内安插一套干扰设备,其他的工作另有他人完成。

    这种合作者之间相互不联系,但是在一个幕后者的策划和安排下完成的任务,实际上非常困难。显示出操作者的高超协调能力。事情结束后,神偷拿到了他该得的那份钱。但是他一直很佩服这件事的操作者。

    “那个人一定就是老任了,”刘所长听到这里,插嘴说,“当年我们三个人,最有协调和筹划能力的就是他。”

    “那你和老穆也该有一点本事吧,”神偷问。

    “你倒是挺喜欢多管闲事。”刘所长笑了笑。

    “职业习惯,”神偷说,“跟任务有关的人,我都要琢磨一下对方的特点。”

    “嫣儿的父亲,老穆,”刘所长说,“在我们中最年纪最大,他的特点就是感觉特别敏锐,同行察觉不到的东西,和平常人完全无法看出的细节,他都能查出来。说简单点,就是他特别会找东西。”

    “你呢。”

    “我在三个人中本事最弱,”刘所长不知道是不是在自谦,“我年纪最小,我的本事比他们差远了,我就是认识的人多,能够找到最合适的工具和人,给他们提供支持。”

    “这也是很了不起的本事了,”神偷知道刘所长一定有所保留,但是他能说到这个份上,也算是很够意思。

    于是神偷继续往下说。

    神偷又晃荡了两年,然后认识了嫣儿,和嫣儿做了几单生意,在半年前,接到了那个神秘人——现在知道了,就是老任的任务,要他到虎符镇来,主要的目的就是安放这一套声测仪。然后把地下的环境都给绘制出来,这是比较高端的盗墓手法了,绘制出来后,再实地去探测一下,看看有没有意外的机关,事情就算是完结了。神偷觉得探测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风险和难度,但是要进入地下实地勘察,自己的本事怕不够,于是就找到了曾经和自己合作过的老沙。老沙的本事了得,他是知道的。结果没想到,事情进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设备一再出故障,任务没有完成,老任应该是没有了耐心,觉得自己的能力有限,干脆就就放弃了自己。

    “其实这件事情,”嫣儿说,“我一直瞒着你。”

    “地下的环境布置,你已经绘制出来了?”神偷问。

    嫣儿什么都没说,又看了看刘所长。刘所长点头。嫣儿就把电脑给搬过来,对神偷说:“其实软件是兼容的,设备出了被干扰过几次,运行也一直正常。”

    神偷苦笑,“我还是太相信你了。”

    嫣儿把电脑摆弄几下,一个模拟图形显现出来。

    “这就是地下的环境。”嫣儿用手指了指,“这个是入地钎的位置,你可以看见,里面的环境和走向。”

    神偷仔细看了很久,看明白了,这地下的形状就是一条巨大的鱼形,入地钎正直插在大鱼的心脏。而鱼的身上有六个鱼鳍,鱼鳍很长,铺展开来,跟翅膀一样。

    “这种鱼叫鮯鮯,大鲤的一种,”刘所长说,“你如果看书的话,应该知道。”

    “山海经,东山经,跂踵山里的记载。”神偷摇着头说,“这种鱼有六个鳍,是古代的巨型鱼。干我们这行,这种事情要知道的多一点。”

    “这种六鳍鲤鱼,”刘所长说,“非常喜欢吃铁,所以它生存的地方一定有巨型的铁矿,并且体型巨大,身体强韧,一旦翻动,山崩地裂,自古被列为最危险的神兽之一。”

    “耶律乞努把自己的坟墓藏在这条鱼下面,也算是对自己坟墓的一个保护。”神偷说,“我明白木华黎当初为什么也要这么做了,蒙古人要打天下,就需要大量的铁器,耶律乞努就是守护这个铁矿的守卫。可是还等不及开挖铁矿,元朝就覆灭。明朝建立后,天下止戈,这个铁矿和风水就需要被好好的隐藏起来。”

    “我不知道老任和老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刘所长说,“为什么会要把事情闹到如今这个境地,鲤鱼翻身,耶律乞努就会还魂,他当年下过诅咒,一旦得到虎符的另一半,他就会带领阴兵,重振旗鼓。”

    “老任是不是已经得到了虎符的另一半,”神偷说,“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就是要把另一半虎符带到地下,他根本就不是要在耶律乞努的坟冢里拿什么东西,而是要把虎符给送下去。”

    “由于大鲤存在,”刘所长说,“他必须要绕过大鲤,在地下找到通道。”

    “可是他为什么要通过我惊动大鲤?”

    “大鲤醒了,”刘所长说,“身体伸展,淤积在身体内的淤血才会贯通。”

    “所以就可以让人进去,把路给找出来。”神偷说,“这个想法太异想天开了,不可能做到。”

    “已经有人在做了。”

    “谁?”神偷想了想,“老沙?”

    “还有大拿。”刘所长说,“我和守陵人一直都有交往,他们现在正在大鲤的身体里,顺着鱼骨,准备走到鱼头的位置,钉一颗铜钉到鱼头上。”

    “那样的话,老任不就失算了。”

    “所以还有一拨盗墓的人,”刘所长说,“他们从另外的方向,已经挖到了鱼头的部位,等着大拿和老沙把路找到,再进入大鲤身下的坟冢。”

    “现在我倒是很好奇,”神偷说,“当年木华黎是怎么能在不惊动大鲤的情况下,修建这个坟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