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98章
    老沙一看这蜘蛛群的情形,立马手舞足蹈,大拿也吓得不轻,不停躲避,以防蜘蛛落到身上。这些蜘蛛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有剧毒,咬上一口,麻烦就大了。

    大拿也算急中生智,举起铜钉来回摆动,驱赶毒蜘蛛。

    老沙见那些蜘蛛没有任何反应,拽了大拿一把,说道:“没用,它们不受铜钉压制,赶紧走。”

    “往哪里走?”大拿脚步移动,踩死不少蜘蛛,蜘蛛被踩裂,发出噗哧的响声,令人心悸。

    “当然是往水潭里走!”老沙三步并做两步的进入水中,却看到成群的蜘蛛从潭水中,朝他潮水般涌来。

    老沙立刻折返,这时候,他却看到水面上的蜘蛛,顾不上他,超越他,往岸边飞快爬去。

    老沙疑惑的回头看,发现浮在水上的蜘蛛,正在一只只的消失。

    “嘿,它们内讧了。”大拿在旁看出端倪,说道。

    老沙也看清了,在水潭里,那些细丝虫正在疯狂捕食蜘蛛,一只只蜘蛛被一群细丝虫缠住后,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等那些细丝虫散开,蜘蛛就完全消失,什么都没剩下。

    这一幕就在老沙的眼前,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在很多的蜘蛛都是这样被细丝虫给捕杀。蜘蛛从有到无,让老沙感到极为震撼,不禁停滞脚步,他现在还站在潭水边缘的台阶上,水只掩到他膝盖部位。

    他低头打量自己的腿,可是看不见水下的部分,这让他有种错觉,就像膝盖一下的部分都已经被细丝虫给吞噬掉。

    “如果不是有铜钉在,我们早跟这些蜘蛛一样,都化成水。”老沙后怕的说道。

    “我知道了。”大拿一拍脑袋,“那个蓄水池……也曾从泵机房里抽水,所以以前在那个池子里失踪的人,很可能跟这些头发样的虫子有很大关系!”

    “它们在蓄水池里没这么活跃,应该只在偶尔的时候能对人造成伤害,说不定跟温度有关,温度低,它们才活跃,所以才没有伤害到我们。”老沙点点头,他的视线里,因为大拿站到身旁,那些细丝虫,远离了他们身边,水藻般的在远处飘荡。

    “对。我差点就着道,肯定是这些虫子的问题,害得那些人连尸骨都没有。”大拿怒气冲冲的瞪向细丝虫,恨不能把它们都处理掉。

    老沙回头看看身后的岸上,蜘蛛一层层堆砌,虎视眈眈的围住潭水,也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多蜘蛛,没出几分钟,整个潭水周围都围满,而且,极其可恶的牵起蜘蛛网。

    那颗木头头颅上爬满蜘蛛,慢慢被覆盖掉。

    老沙很遗憾,听过大拿的经历后,他本打算查看下木头头颅,找出些有关浮尸的线索,此时是完全泡汤了。

    “看来现在我们只能是下水去,趁着还有力气找另外的出路。”老沙明白再回不到岸上,指了指下方。

    那下面的石门上,画着卐字,说不定隐藏着什么线索。

    “你跟着我,只要在我两米之内,那些虫子,都不敢过来。”大拿点头表示同意,交代了老沙一句。

    老沙深呼吸一口,做好准备,然后朝大拿示意。

    大拿手拿铜钉,一头扎了下去。

    老沙紧跟着一头扎入,就在没入水面的刹那,他听到钢管里传来一阵响声。

    大拿却没听到,人已经朝潭下潜去,老沙犹豫了下,没再理会头顶的响声,朝潭水下游去。

    大拿带着老沙游向潭底,这是一条很容易找寻的路,潭下的地形像个漏斗,老沙知道这种水下地形,如果在大江大河里,很容易伤人性命,人一旦游进,难得逃脱。

    两人游了一阵,老沙发现下方,越加狭窄,已经到了最底部,大拿回过头,示意老沙不要接触潭底的岩壁。

    老沙点头,表明自己知道,那岩壁很古怪,不仅冰寒,而且还锋利如刀,曾刺破大拿的脚。不过老沙仔细打量,却发现岩壁上十分光滑,好似一面镜子,根本没有任何锋利的东西存在。

    老沙终究没能忍住,用手去触碰岩壁,顿时,刺骨的疼痛传来,手指上流出鲜血。

    老沙心里骇然,却想不通其中缘故,疑惑不已。

    大拿用手指指下方,嘴中咕噜噜的冒出一串气泡来,老沙望过去,岩壁的一个小孔洞里,可以看到一扇圆形的石门,能清楚的看出,是人工开凿出来,这扇门的表面,比岩壁更加光滑。

    老沙看了一会儿,朝大拿摆头,用手比划了个卐字。

    大拿皱了下眉,去看门上,发现上面根本没有卐字存在,不禁直抓后脑勺。

    老沙明白大拿的眼力,绝对不会看错卐字印记,那么只有两个原因,大拿带错路,到了另一扇光滑的门前,而另一个原因,就是这是同一扇门,但印记却被隐藏住。

    老沙示意大拿暂且不要理会卐字是否存在,既然有门,就说明有去处,毕竟门,都是通往另一个地方的通道。

    大拿示意老沙可以靠近,这扇门跟岩壁的材质不一样,不会伤人。

    老沙凑上前,在石门附近寻找一番,看能否找到机关开门,大拿会意,也跟着一同寻找,可是两人找了一会儿,并没能找到机关。

    老沙拿出尖刀,寻找石门与岩壁间的缝隙,这是一扇整体的石门,也就一米来高,镶嵌在山体里。下方有个缝隙,老沙薄薄的尖刀,刚好能塞入刀刃的薄片部分,他来回划动,发现石门和下方的地面没有连接在一起,这就说明,石门很可能纯粹是搁在地面上,兴许能抬起来。

    大拿当时喊老沙下来,也是出于这个想法。

    两人伸出手,同时粘附在石门上,一起发力,要把石门举起。山体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石门开始向上移动。

    老沙和大拿相视一眼,明白有戏,更加用力抬起。两个人都是大力士,一会儿工夫,就抬升了一半。

    大拿发出支吾的声音,老沙默契的点头,松开了些力气,蹲下身体,去看门下。

    门的另外一侧,果然有个一米宽窄的小山洞,弯弯曲曲、高低起伏,一眼看不到头。老沙一咬牙,从石门下钻进去,然后搬起石门,让大拿也进来。

    两人放下石门,顺着小山洞爬动。

    先前虽然也爬过管道,但毕竟是在空气里,并不觉得有多恐慌,此时此刻,两人却不只是爬进了一个幽闭的管道,而且还是在水中,连呼吸也不可以。

    这十分冒险,因为如果前面没有去路,他们就算回头,恐怕也没有足够的体力,再把石门抬起。

    幸好,这段小山洞并不远,很快,他们就又来到了一扇石门前,两人赶紧趁着体力还行,很快把石门抬起,进入到石门的另外一边。

    石门外,仍然是水域。

    老沙打量了下周围,心里总觉得不太对劲,却一时想不到是哪里不对。

    大拿捅了捅他,然后指向刚刚走出的那扇石门,老沙回头一看,发现石门上,赫然阳刻着许多的卐字。

    老沙顿时一惊,慌忙四处打量,片刻后,他明白了自己心里觉得不对劲的原因。

    这片石门外的水域环境,和他们之前进入小山洞前的那片水域环境,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只有石门,一处有阳刻的卐字,另一处却光滑如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