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02章
    老沙以为自己是遇到了鬼打墙,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方位。

    他在库房里,一会儿拿着手电对着他和老于头睡的两架钢床看,一会儿又对着那几台机器看。

    老于头被他的行动弄得莫名其妙,但看着老沙认真的神情,也就没有打扰。

    “老于头,这扇门的位置,不对。”老沙来回比划了好一阵,对老于头说,“这房间里的东西,摆放的位置都不对。”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老于头听得稀里糊涂。

    “这个还真不好怎么解释。”老沙说,“简单来说,就像有人在我们的库房外面的空地上,立了一面巨大的镜子,这个库房的所有东西都倒置了……”

    “我明白你的说法了。”老于头说,“但你突然说这个,是有什么用意?”

    “……没什么。”老沙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心里暗想,要真是他想的那样,那眼前的老于头,不也是镜子的东西?

    老于头还要追问,老沙心烦意乱的说,“外面还有问题,我要去看看。”说着,也不管老于头,就朝门外走去。

    一路朝前走,老沙更加慌张,虽然是自己的揣测,但这个想法,他觉得很正确。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走的是直线,果不出所料,走了不大一会儿,他就来到了库房的门前。

    “不是鬼打墙!”老沙喃喃自语,不太敢进门,他完全不敢去想库房里会有什么。

    他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往库房里走去,库房里黑漆漆,老于头没在里面。

    “老于头……”老沙喊着,但没有任何回应。

    他身后的门,嘭一声关上,再也打不开。

    这一夜,十分漫长,老沙一直没有睡着,到了第二天,老沙看老于头床上,仍然没有人,但那台被老鼠啃咬的机器却没有丢,还有两只伤痕累累的老鼠,也没有死去。

    老于头就这么失踪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老沙不敢久留,当天也就走了。

    这件事,老沙有过猜测,认为那个地方,以前应该是个邪性的风水局,能够把活物给诱骗进去,害人性命,老于头因为看不破,所以就死在了里面,或者,被囚禁在镜子对面的世界里。至于那些死去的老鼠,它们凭借本能逃出来,但惊慌失措,被自己活活给折腾死。可是机器为什么会失踪,就很难理解,按理说,死物不可能自己移动。

    具体的真相是什么,老沙一直没弄清楚。直到现在,听大拿说到两扇石门的事情,他才想起了这件往事。

    “你怀疑我是从镜子对面出来的人?”大拿苦笑的望着老沙。

    “也说不定是我。”老沙说,“别想了,我不过是想到了这样的一种解释而已。”

    岩壁顶上的淡绿光芒,这时候,更亮了几分,像水纹一样波动。

    老沙给我说起了镜像布局,我不禁陡然一跳。老沙见我的脸色变了,知道他讲的经历触动了我。

    我对老沙说:“其实我的确一直在思考镜像布局的事情,因为这种现象的确很神秘。”

    老沙已经连续说了很久,于是他干脆歇下来,等着我来说。

    “我很小的时候看武侠小说,记得金庸的《天龙八部》里面,说起过一个人,他的被慕容家的人给攻击了,本来是致命伤,但是他并没有死,原因是他的心脏长在了右边。”我看见老沙在点头,示意我继续,于是我接着说,“当时我觉得这种事情是金庸在瞎掰,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心脏长在右边的人,可是这些年来,报纸和网络上报道了很多类似的病例,不仅是心脏长反了,身体里所有的内脏都对调。奇怪的是,这种人很多都没有病痛,跟普通人一样的活着,所以我就想啊,万一这种人是马大哈,到死了,都不知道自己的内脏是反的。”

    “你说的这种人是天生的,跟我刚才说的事情,没什么联系。”老沙说。

    “是的,问题就出在这里,”我连忙解释,“既然有先天的,也就不能排除有后天的可能。你说的那种镜面风水局,其实我一直都在关注,还打算写个这种风水局的小说出来。其实已经有人写过了。”

    “有人写过了?”老沙问,“还真的有人胆子大的人,这种镜面风水局,是属于很隐秘的布局,知道的人非常少,几乎没人听说过,我知道这个,跟我走南闯北,才隐约知道。”

    “我在写小说之前,看过一个帖子,就是专门讲这个的(注:此文也在莲蓬鬼话,即《星痕—探星部队的诡异过往》),”我接着说,“里面说的是主角跟着几个退役军人,到了戈壁滩里的经历,哪里有个大青山军事计划,主角去了发现,原来大青山可能是个巨大的布局,因为这几个退役军人当年参与过大青山的活动,他们在挖掘山体的时候,遇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人,然后残酷的厮杀……主角甚至在怀疑,和自己一起的退役军人,到底是真实的人,还是从镜像世界里面出来的镜像人。”

    老沙低头沉默很久,对我说:“大青山计划是八十年代一件很大事,很多人都知道。你和那个作家交流过吗?”

    “交流过,但是他什么都不说,甚至文章都没写完,”我郁闷的说,“是个大太监。”

    “他不写完是有苦衷的。”老沙给我解释,“这种事情一直都是国家的机密,当时参与的人都老了,不怕死了,或者是担心这些事情永远埋藏下去,就慢慢的对下辈或者是觉得可靠的人说了。”

    “操,”我激动的说,“原来还真有这事啊,这事和你说什么卸岭有关系吗?”

    “共和国不仅接收了卸岭的组织,”老沙说,“很可能也渐渐收服了另一个门派开山,大青山的事件,你不说,我也要跟你提一提了,我觉得大青山就是个巨大的镜面风水局,镜面风水局并不是认为制造的镜像世界,而只是通往镜像世界的一个途径。我当年和大拿在遇到的镜像风水局,只是规模比较小,没有大青山那么巨大。但是情况都是一样的。”

    老沙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猛的拍了拍脑袋:“耶律乞努之所以要埋葬在虎符镇,就是因为镜像布局,他立下诅咒,复活并不是他自己,而是要把镜像世界里的耶律乞努给召唤出来,对对对,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他身边的几千亲兵。而那一半丢失的虎符,就是开启镜像风水局的钥匙!”

    老沙的脑门在流汗了,我知道我猜测非常准确。果然老沙对我说:“你猜对了,我和大拿在地下遇到这个布局的时候,在地面上的刘所长就把这个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神偷。幸好他告诉了神偷,不然神偷会放弃这次的买卖,没有神偷的介入,我和大拿可能就不会从地下生还。”

    我摊摊手,示意老沙把话说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