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09章
    在地下的另一个方位,老沙和大拿遇到的问题,远不止是一个凭空出现,凶神恶煞的盔甲士兵那么简单。

    就在整个空间的光亮越来越大的时刻,老沙终于看清了他们处于一个怎样的环境之下。

    在小湖泊的上方,是一个半圆形状的穹顶,两旁各自分立着一排弯曲的柱子,支撑顶部,仿佛一个巨大的宫殿,但又完全看不出是人雕琢的痕迹,像是山体天然形成,没有任何出口,山体全部封闭。在这穹顶之下,每棵柱子旁边,都站立着两个浮尸样的木头人,因为穹顶上绿色光芒的缘故,每个木头人的脸上都泛着绿色光泽。

    隔他们较近的几个木头人,就只有两三米。老沙和大拿看了一眼,立刻警惕的背靠背站在一起。

    以先前大拿的经历,这些木头人尽管是由木头雕成,但它们无疑能动,而且还具有一定的智商!不过此时此刻,这些木头人,没有一个在动,极其肃静的站在当地。它们的视线,似乎都望着老沙和大拿。

    老沙心里直犯嘀咕,因为他能真切的感受到它们的目光。木头的脑袋,传递的却是像人一样的目光,这种感觉,实在匪夷所思。

    “听说古代有‘木马牛车’的技艺,能用木头制造像机器人一样能动的傀儡机关……”老沙轻声跟大拿说。

    “我跟你说过,那个木头人的前肢是鱼鳍样的东西,我觉得是一种可以水陆两栖的动物,被人套上了木头的假脑袋,故弄玄虚。你看它们的脚上,长满了鳞甲。”大拿不同意老沙的见解,“我上去看看,它们对我没有恶意。”

    大拿说着,就向那些木头人走去。

    随着大拿的走动,老沙清晰的看到所有的木头人,脑袋都微微转动了一下。

    “这些木头人很有古怪!”老沙连忙制止大拿继续移动,“你看,它们都没有影子!”

    大拿望去,不禁停了下来,的确如老沙所说,这些木头人身旁的任何一个方向上,都没有影子,在它们周围,很干净,连一重浅影都没有,而他们本人,却是有影子的。

    大拿迟疑了下,望着老沙,想他拿个主意。

    老沙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影子,只能说明这些东西,属于冥间,跟它们打交道,一定要小心。

    周围诡异的木头人对他们虎视眈眈,老沙不敢想象,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就在僵持的时刻,一个人影从湖泊里走了出来,这个景象让老沙和大拿目瞪口呆。

    因为这个人,是仰面向上,从水下朝穹顶冲去,但在脱离水面不远的地方,整个人却难以理解的朝老沙和大拿所在的方位撞击过来。就像有老沙和大拿所在的方向,有一种力,突然把那个人,拉扯了一把。

    那人与湖面保持平行,高声叫喊着,手舞足蹈的砸向老沙和大拿。

    老沙看着那人的动作,呆在那里,这人完全无视了地球引力,鸟儿一样飞行!

    “躲开!”大拿立刻推开老沙,自己也就势一滚,避开了那人。

    老沙一个趔趄,撞向一个木头人,木头人摇摇晃晃滚在一旁,在地上摔成数块,老沙愣了下,发现原以为是木头人的东西,根本不是由木头雕刻,而是空心陶俑,一撞之下就碎掉。

    老沙来不及细致检查,立刻望向那个从湖下面出现的人。

    那个人撞在了墙壁上,大声哀号,腿也断了一只,半截雪白的腿骨,从裤腿处刺出来。但奇怪的是,他的身体仍然紧贴在墙上,没有掉落在地。那人看到老沙和大拿,一时忘了叫喊,表情非常惊愕。

    “是他!”大拿看清那人的面目,喊道。

    “你认识他?”老沙看了下,没认出来,这是个年轻人,岁数不大,大概也就二十来岁,长得十分普通,就一对眼睛,是个三角眼,透着一股子狠劲。

    “他差点拍了老子一板砖,该死的盗墓贼,原来就是他们。”大拿气呼呼的说,作势就要擒拿三角眼。

    三角眼情急之下,忍着剧痛躲避,双手支撑在墙壁上,朝上方挪动。

    “这他妈是什么情况。”大拿跳起来,也够不着三角眼,更是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以他的本事,爬上这种弧度的墙壁,也要手脚并用,互做支撑发力才能上去,在现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要爬上去,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这个三角眼,断了条腿,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能背靠墙壁,光用手爬动就爬上了接近三十度的墙,完全忽视了自身体重,比壁虎还厉害!

    “你不用躲了,你受了重伤,还不赶紧包扎,迟早要流光血休克,我们能帮你。”老沙没回答大拿的问题,朝三角眼喊。

    三角眼并没有听从老沙的建议,他自己碰了下受伤的腿,想要进行下处理,但刚一接触,就发出连声痛喊。

    老沙打算从三角眼嘴里问出点情况,见他这样,知道一时半会儿是问不出什么了,。

    “老沙,你没感到古怪吗?”大拿看到三角眼的双手都脱离了墙壁,只有双脚虚浮无力的搁在上面,已经完全无法理解这个现实。

    “我没办法确认,但我猜到了一种可能。”老沙说,“其实以他的角度看我们,我们也像怪物似的,在竖立的墙壁上站着。”

    “我听不明白了。”大拿皱着眉头打量三角眼。

    “我其实也不明白。”老沙叹了口气,“其实我们当前最需要搞清楚,他是怎么来的!这样的话,我们办了守陵人交托的事情,或许就有机会出去。”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走我们的老路。”大拿说。

    “他的衣服没有湿。”老沙指了指三角眼,“他不是从湖泊里来的。”

    “我越来越糊涂了,他明明是从湖里出来。”大拿苦笑,他这时才注意到,三角眼身上的衣服是干燥的,没有过水。

    “我之前不是说过镜子里的世界吗?”老沙严肃的说,“水也能算是镜面,他是从镜子的另一边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