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15章
    神偷嫣儿两人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然后神偷才发现,脚踩的地面,浅浅的泥土下面,全部是一个个的尸骸。

    “耶律乞努当年一起殉葬的亲兵。”神偷说,“原来他们埋葬在这里。”

    话刚说完,一具尸骸从地下伸出手来,慢慢的支撑身体,然后站立,一张干瘦的脸上显现着裂开的嘴唇。这个尸骸摇晃两下身体,慢慢走一个墙壁边缘,墙壁裂开一个缝隙,尸骸钻了进去。

    “原来那些跑到地面上的兔子兵,”神偷恍然大悟,“就是他们。”

    “嫣儿,这地放你们本就不该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中年人已经来到了这个石厅里。他用手慢慢抚摸水晶,“你们现在还来得及,回去吧。”

    嫣儿看着中年人说:“是你杀了我爸爸吗,任叔叔。”

    老任低头,对着嫣儿说,“我杀了,但是也没杀。你现在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和我爸爸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老穆当年被师父派到虎符镇来,”老任说,“为的就是破坏这个六鳍鲤鱼的眼睛,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我的身份。”

    “你是耶律乞努带领部众的后代。”神偷插嘴说,“你潜入卸岭,终于能够有机会来唤醒耶律乞努。如果我猜的没错,虎符现在就在你手上。”

    “看来老刘已经知道了,”老任说,“根本就不是唤醒,虽然耶律乞努的亲兵都被地下的太岁真菌给感染,几百年不腐,但是耶律乞努在埋葬之前,就已经死掉。”

    “对的,”神偷说,“那个什么诅咒,根本就是要把镜像里面的耶律乞努给弄过来。”

    “耶律乞努的怨念很深,他在死前发现了地下的六鳍鲤鱼,知道了有一个镜像世界,所以他发誓,如果能找到另一半虎符,镜像世界那边的耶律乞努就会跨越过来。”

    “镜像里的耶律乞努为什么会听他的?”神偷问。

    “因为镜像世界里的耶律乞努,现在正在打仗,”老任说,“他们的时间比我们慢很多,我们这边过了快一千年了,那边的耶律乞努还在和木华黎打仗。”

    “这是个交易,”神偷问,“镜像里的耶律乞努也缺半个虎符,他需要那个虎符指挥援军。很难想象,当年耶律乞努到底是怎么理解这个镜像世界的。”

    “总是会有他们认为合理的解释,耶律乞努可能认为镜像世界是阴间吧。而我们现在认为是另一个空间,”老任继续抚摸着水晶,“但是谁又能说我们现在理解的是正确的呢,也许几百年后,后人会有更加合理的解释。”

    “你到底杀了我爸爸没有?”嫣儿追问。

    “我杀的是从对面来的老穆……”老任说,“你爸爸却过去了。”

    “你不是在撒谎吗?”神偷立即发现了老任话语中的漏洞,“你说对面的世界还是金朝时期,那边怎么可能会出现一个老穆出来。”

    “这个我没法解释,”老任摊摊手,“只要是靠近了六鳍鲤鱼,自己的镜像人就会在对面出现,跟时间和历史没有关系。”

    神偷看着老任把手里的一个东西掏出来,那就是一个灰黄的玉石,是个兔子的形状,只有半边,看来就是虎符无疑。

    “你花了这么大工夫,就是要这个半个虎符送到对面?”神偷问。

    “是的,”老任说,“耶律乞努在我们这个世界已经败了,但是他在那边的胜负还没确定。”

    神偷看着那个虎符,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模糊的念头,总觉得有点事情不大对劲,但是一时也想不明白究竟,只好接着说:“你有没有想过意外?”

    “什么意外?”老任问。

    “耶律乞努过来了怎么办?”神偷说,“你有把握不出这个意外吗?”

    “我不知道,”老任回答,“我祖父就告诉我该怎么做,至于做了有什么后果,他没告诉我。”

    神偷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杀意,老任退了一步,“你们两人不见得是我的对手。”

    “如果加上我们两人呢?”一个声音从老任的背后传出来。

    老任回头看着后面的墙壁,墙壁分开一个缝隙,一个干瘦的小矮个子,钻了出来,随后就是大拿,跟着是老沙。

    老沙对着老任说:“我们都听到了……你他妈的不就是早点摊上卖豆浆油条的吗?”

    嫣儿哼了一声,“看来我早就该遇到你了,可惜我没碰见你。”

    “那倒不是,”老任说,“你不知道我在哪里,但是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你别忘了,神偷是我叫来的。”

    老沙指着那个干瘦的小矮子说:“刚才我也看到了,冬生弄死了从镜像那边过来的自己……我们是不是也会遇到自己?”

    “你们两人身手真的不错,”老任说,“我还以为你们走不到这里来。”

    “我一个人对付你就够了,”大拿已经摆开了架势,“练练?”

    老任苦笑,“我大意了。”

    “你把虎符交给我们,”神偷说,“这事到此为止。”

    “不行!”嫣儿大喊,“我爸爸被他杀了。”

    老任说:“那我把当年我和老穆一起下来的事情说一遍,看你能不能相信我。时间还长,你们不着急吧。”

    神偷和老沙大拿相互看了看,他们三人对付老任的确是绰绰有余了,于是点头,“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