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19章
    我想了很久,实在还是忍不住对老沙身份的好奇,于是去了地址上的地方。这个地址在我们附近的一个山区的县范围内,我到了县城,然后找了一个黑车,告诉司机地址,司机好奇的看着我,打量我很久。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司机的意图。直到司机把我送到一个非常深远的山里面,我看到了一些废弃的八十年代的建筑,才明白司机的为什么会这么意外。

    宜昌周边有很多大山,所以当年有很多以数字作为代号的三线军工厂修建在深山里。比如我父亲就曾经在某个山里的三线工厂里工作过。对此我并不陌生。随着九十年代,这些三线工厂逐渐搬迁,原厂址就废弃了。可是我没想到我现在去的这个地方,竟然也是一个废弃的三线工厂,但是我从来就不知道这个地方。如果不是黑车司机对当地非常熟悉,一般人可能也找不到。

    司机把我送到一个小小的操场上,操场长满了杂草,附近的建筑都破旧不堪。我给司机付了钱,司机犹豫一会,问我:“师傅,你一个人到这个地方来干嘛?”

    “找人啊?”我随意的说,心里感念这个司机的好心。

    “这里好多年就没有人了。”司机回答,“当年的人都撤离了,搬到孝感(湖北的一个城市)去了。”

    “那又怎样?”

    “你不知道吗,”司机紧张的说,“这个工厂当年是研究秘密武器的,听说武器试验,惊动了什么东西,爆炸了好多次。引起了国家的注意。调查了很久之后,国家就下命令,把这个工厂全部搬迁。”

    “啊,还有这事!”我看着四周,看见这个荒凉的环境,水泥路面,工厂的厂房,职工的宿舍都存在,但是都透着凄凉。

    “一个人都没有了吗?”我问司机,“应该会后留守的工人吧,就算是没有,附近的村民也会来的啊。”

    “现在是下午,”司机说,“你如果决定下午前回县城,我就等着你。”

    “不用了,”我摆摆手,“有人叫我过来的,他们一定有安排。”

    我发现司机的脸色变了,瞳孔在放大,然后司机说:“那我告诉你吧,工厂七年前就搬了,空荡荡的,开始的时候的确有附近的村民过来,但是他们后来都不来了。”

    “为什么?”

    “因为那些村民说,到了晚上,这里就跟从前没搬迁的时候一样热闹,亲眼看到工人们出现在这里,有时候还有广播的声音……”

    我背后一阵发麻。司机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一点半,现在这里也没有手机信号,你办完事了,给我打个电话,我的电话是139,如果三天后,你不给我打电话,我就报警。“

    “哪有这么夸张,”我笑着拒绝了司机的好意,然后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谢谢你,难得你帮我送了这么远。”

    “我不要你的钱。”司机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好吧,”我对司机说,“明天这个时候,麻烦你再跑一趟,送我回去。我就在这里等你。”

    司机看着我,就想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然后开车走了。我很感激这个热心的人。看着司机把车开走,然后走到这个废弃的工厂里,既然老沙留下地址,他一定会等着我。我走到一个开阔的地方,仰着头大喊:“老沙,老沙。”

    我的声音在山谷里回绕,这才感觉到一个空城,的确让人瘆的慌。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可能这个地方就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心里收紧了一下。

    为了排解无聊的时间,我走到了一个建筑物里,应该是以前的职工医院。医院里地面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看来是很久没人来过。

    我心里想着,老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把我叫到这里来,而我呢,也是挺二逼的,为了想听明白一个故事,也巴巴的真的跑了过来。

    我一个人在这个废弃的三线工厂转悠,主要是在生活区。厂区应该还很远。我走过废弃的公园,废弃的职工小学,废弃的内部商店。想象着当年的热闹景象。

    根据黑车的司机所说,这里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件,让整个工厂都搬迁呢。

    老沙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个地方跟我见面。

    我知道想多了没什么用处,老沙既然叫我过来,他一定会出现的。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着太阳就落到了西边的山顶上,接着天色就暗了下来。我开始在犹豫,是不是老沙在忽悠我了。我为了能让老沙看到我,走回到操场,做到操场边的一个高高的观看台上。

    夜晚终于到了。

    空气越来越冷,我打算再等几个小时,如果老沙还不出现,我就去找一个废弃的职工宿舍,肯定有没有搬走的床铺,去凑合一个晚上。然后明天就离开。

    就在我做这个打算的时候,突然操场边上的广场灯亮了一个。我立即站起来,对着空旷处大喊,“老沙!是你吗?”

    没人回答我。

    四处环顾,想找到操场上的配电房,广场灯的开关应该就在那里。而操场上的配电柜应该就在司号台的下面,我飞奔着穿过操场,跑到对面的司号台,转到司号台下的门旁边,可是这个门关闭着,一个挂锁挂在门上,已经锈蚀得厉害。

    我内心向自己解释,这种广场灯是有时间控制的,到了晚上就会开启。也许工厂里的人,搬迁的时候忘了这一茬。而且这种工厂一定是有备用电源的,主电缆掐断之后,备用电机就会自动开启。我小时候在父亲工作的三线工厂里呆过。所以知道这点。

    但是,我立即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在我身体左右,两个立杆之间突然多了一张白布。而这张白布,我绝对能够肯定,在我刚才坐在看台上是没有出现的,可是我仰头看着白布,已经非常破烂,上面到处是孔洞,应该是摆在这里很久了。

    我现在知道黑车司机对我告诫的事情,绝对不是他危言耸听。

    一束光线刷的打到了白布之上,我吓得一个激灵,然后顺着光束查看来源,光束从司号台下房间小窗口发射出来。我又一次站在司号台的门边,犹豫着该不该把锁给敲掉。

    这时候我看清楚了,刚才我站立的地方上方的白布上有了映像,黑白的,我镇定心神,看了一会,发现这是在放一个电影,老电影《英雄儿女》。

    但是电影虽然在播放,却没有任何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