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45章
    大拿制服老任,拿到虎符,第一个念头,就是要进天桥洞里,把耶律乞努送会镜面世界,彻底的把这个隐患根除,虎符镇才能免于灾难。

    地下的震动越加剧烈,时间不等人,大拿拿了绳子捆住老任,让小方在前面带路,去找耶律乞努。很快,三人就来到了天桥洞外。

    有了虎符在手,大拿也就不再惧怕那些士兵,直接了当的走到洞门口。

    几名负责警戒的士兵,见到大拿等人靠近,都抽出了佩刀,满脸凶悍,朝他们用契丹话吼叫,虽然听不懂,但其中警告的意味,谁都听得出来。

    “我要见你们的主将!”大拿扯起嗓子喊。

    那些士兵听不懂汉话,朝大拿逼近,但到了洞门的亮处后,都停止,不再朝前走动,他们不但惧怕阳光,似乎连光亮,也不敢接触。

    “没用的,他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小方在旁边焦急的说。

    老任哈哈大笑,朝那些古装士兵说了两句古怪的话,那些士兵立刻有人脱离队伍,转身朝洞穴里跑去。

    “你跟他们说了什么。”大拿对老任凶神恶煞的说,他知道老任会说契丹话。

    “我让他们去通知耶律乞努,我们要把虎符交给他。”老任淡然的说。

    大拿说:“那你有没有说,让他们回去镜面那边?”

    老任摇摇头,“这句话我不会说的,我跟你说过,他们一定要留在这里,我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来等待这个时刻,你觉得我会帮你劝他们吗?”

    大拿一听,怒气腾腾,朝老任打了一拳。

    老任半边脸肿起,吐出一口夹杂血丝的唾沫,嘴角却依然带着笑容,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大拿没想到,得到了虎符在手,也还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而这个问题的阻力,竟然是来自于语言不通,无法进行有效沟通。老任就算被俘,仍然占据了主动!

    正在不知怎么处置的时候,大拿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回头一看,原来是老沙回来了。

    “老沙,你来得正好,我已经拿到虎符。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跟他们沟通……”大拿急切的说。

    说到后面,大拿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出老沙双眼呆滞,步伐机械,身上有很多奇怪的小虫爬动,在衣服内外穿梭。

    在老沙身后不远的雾气之中,一个浓墨般的人影立在那里。

    小方立刻把大拿护在身后,“是那个苗人!”

    大拿的担心,成为了现实,老沙不是苗人蛊婆的对手,看样子已经中蛊,被完全控制住。

    “你们还是太嫩。”老任看到这个情况,态度更加嚣张,“把我放了,虎符还给我。你们就都可以全身而退。”

    大拿把青城道士给的那个信物举起来,给那个看不清模样的苗人蛊婆看,“你不要再帮老任了,他的野心,是以牺牲无辜为代价,他不是好人,你没必要帮他!”

    苗人蛊婆没有出声,静静的站着。

    “你没见过这个信物吗?”大拿着急的喊,老沙的情况不妙,眼睛里没有任何神采,甚至于那瞳孔里,能看到黑色的小虫在移动,“那个青城的道士,说跟你们苗人有交情!”

    “没有用的。”老任在他身边说,“她早就不在苗人的族谱里。我早就防着你们了,她现在,彻彻底底是我的人。没有我的命令,不会自己做主做事!”

    大拿扣住老任的脊椎骨,“你不要得意,我跟老沙出生入死,就是要保住虎符镇。他被你的人制住,我也不会拿你跟他交换!我先废了你,让你的野心见鬼去!”

    老任脸上闪过一丝惊恐,很快又镇定下来,但也不再说话,喘着粗气,对大拿无可奈何。

    “我清楚你们的打算,但有我在,蛊虫进不到那些不死鬼兵身上。”小方站出来,对那个苗人蛊婆喊,“大家各退一步,不必要闹得你死我活。”

    “把我放了。”老任立即说道,“虎符你们拿走。这个老沙,我也完好无损的交给你们!”

    大拿有点心动,“可以,但你要保证,那些蛊虫,一条都不能留在老沙身上!”

    “放人。”老任对苗人蛊婆说。

    话音一落,那些虫子,立即从老沙身上离开,成百上千条的虫子从他口鼻眼耳、衣衫裤子之间疯狂钻出,掉落到地上,密密麻麻的回到苗人蛊婆身上去。

    老沙身体摇摇欲坠,朝前走了两步,立即铺翻在地,大拿松开老任,将他推了一把,立刻上前去扶起老沙,老沙剧烈咳嗽,面色惨白,逐渐恢复了意识。

    老任恨恨的望了大拿一眼,带着苗人蛊婆离开,消失在了山林里。

    “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小方松了口气,“为避免夜长梦多,我们必须尽快的跟耶律乞努交涉,让他回去。”

    “我没料到那个苗人的手段会那么高!”老沙愧疚的说,“我应该更加小心,上次神偷中蛊,就是个教训……”

    “没关系,虎符在我们手上。”大拿说,“耶律乞努和他的手下,一定会听我们的话。”

    “不一定。”老沙摇头,“这些人都是耶律乞努的亲兵,虎符调兵,只对其他的援兵有用……不过,先跟他见面再说,他们的目标是虎符,拿了虎符之后,说不定会返回原来的世界。”

    洞穴里的古装士兵,朝他们呼喝几句,招呼他们进洞。

    大拿打量洞口,发现那个之前去通风报信的古装士兵已经回来,正朝他们喊,但耶律乞努没有出现。

    “当将军的人,果然是好大的架子,还要让我们进洞去见他。”小方愤愤的说。

    “都到了这一步,没理由不去。”大拿说,“老沙,你能行吗?”

    “我没事。”老沙点头,勉强的站起来,“神偷和嫣儿在地底生死未卜,我们快搞定这里,去接应他们……”

    大拿把手电分给老沙和小方,朝洞口走去。

    那名呼喝他们的古装士兵,也没多说什么,带着他们朝洞内走。

    一进洞,温度立刻下降了好几度,光亮也迅速暗淡下去。

    大拿打开手电筒,朝洞内晃动,洞口虽小,但洞内别有洞天,大概有两三米高,四壁长满青苔,散发出一股潮湿的气息,脚下软绵绵的,堆满了腐烂的树叶和枯枝。他想起了之前的那个倒悬尸体的案子,不由得对着洞顶照了照,上方什么都没有。

    那个古装士兵走在前面,没有火把照明,但对前方的道路却非常熟悉,躲避掉一个个的障碍,像是能在黑暗里看清道路。

    “这里死气沉沉,连任何蛇虫鼠蚁都没有。”小方鼻子翕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连老任对你这么忌惮?”大拿对小方的身份很感兴趣。刚才如果不是小方说话,老任和他,就会陷入僵局,非常有可能出现你死我活的局面,他杀得掉老任,但一定没办法对付苗人蛊婆。

    “哈哈……”小方笑了笑,“不值得一提,就是家传了些驱邪截疟的手段而已。”

    “老任说你们方家一脉,比卸岭出现还要早一千多年……”大拿不肯罢休。

    “方家一脉?驱邪截疟?”老沙在旁喃喃自语,然后说,“我看,你应该不是姓方吧?”

    “不是姓方?”大拿疑惑,“老沙,你知道他的身份?”

    “他不愿意明说,我也就不点破了。”老沙轻笑着说,“想不到,刘所长身边,网罗了不少高人。总之,你不要问了,等你处理完虎符镇的这摊子破事,自然会知道小方的真实身份。”

    “为什么?”大拿懵懂。

    “你会加入到他们的组织里。”老沙说。

    “政权更迭,朝代变化,都跟我们一脉没什么关系,国家总有用得上我们的地方。”小方说,“可惜啊,我们终归是没落了……”

    “总比我跟大拿这样,莫名其妙承接了某一脉的衣钵而不自知的好。”老沙感慨的说。

    “不知道也有不知道的好处。”小方说,“这样至少还有做个普通人的机会。”

    大拿被老沙和小方一番故弄玄虚的对话弄得心里痒痒,对小方的身份越加好奇。

    前方带路的古装士兵停下,站到一旁,示意大拿三人继续往前走。电筒光下,洞内两旁,整齐的站着两列古装士兵,面对面站立,手放在刀柄处,目不斜视,仪态威严。

    大拿朝前迈出一步,那些士兵立刻拔出腰刀斜举起来,刀身两两交叉,锋刃朝下,寒光闪烁,似乎随时要斩落下来。

    三人呼吸一滞,立即被士兵们的杀气给震慑,迈不动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