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51章
    听到大拿说到这里,我心里也跟着大拿的叙述,突然猛地一震。然后巨大的山体内部空间,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安放在基地里各个角落里的警报灯开始启动,泛出红色的光芒。我茫然的抬头,看着四周。大拿也迅速的站了起来,对着我说:“你来的时间真是巧。”

    这个时候,我看到山体内部的几个大门全部打开,几十个穿着白色工作大褂的科研人员慌慌张张的从门内跑出来。大拿对着这些科研人员大喊:“不要乱跑,按照应急程序,服从命令!”

    大拿的话刚说完,一队军队整齐的跑了出来,军人分成四个小队,从石壁的暗处突然开出来四辆改装过的军用卡车,然后每个小队都有一个士官,安排科研人员上车,士兵也荷枪实弹的登上卡车车厢,维护这些科研人员的安全。

    所有的人都上车之后,山体一侧一扇大闸门缓缓向上提起,卡车飞快的开了出去,大拿也拉着我上了吉普车,跟在卡车车队的后面,我发现这个方向,其实就是大拿带着我过来的方向。

    卡车和吉普车开过了几个隧道,又来到那个狭窄的峡谷。这个峡谷,里面有一个巨大狭长的湖泊。

    我当我和大拿下车之后,我看着湖水,明白了为什么大拿和基地里的科研人员为什么这么慌乱,湖水的水面非常的平静,没有一丝波澜,这还罢了,水面上不停的闪烁着蓝色的电离火光,一股臭氧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

    湖水四周,有一些建筑,看起来是普通的车间和办公室,科研人员飞快的跑进了这些建筑物。几分钟之后,峡谷两边的山坡上,突然无端的冒出了很多钢架,这些钢架升的非常快,升到一定的高度之后,钢架上的圆形天线开始转动,然后所有的天线都对准了湖面。

    我看着碧绿的湖水,就像一整块半透明的翡翠宝石一样,只是表面十分的平整,没有波浪,任何波浪都没有。

    然后,我看见了海市蜃楼。

    这个海市蜃楼并非出现在水面之上的空中,而是在水面之下。

    我之所以能把水面之下的海市蜃楼看得清清楚楚,是因为海市蜃楼的颜色,和绿色的湖水产生了巨大的反差。海市蜃楼是一片黄色的沙漠,沙漠里的远处站着几千人,我仔细看着那些人,发现海市蜃楼里的人,全部佩带着古代的盔甲。让我十分惊愕的是,我也看到了海市蜃楼里的士兵全部安静的站着,一动不动,和我现在的表情姿势完全一样,接着,我就看见那些士兵,拉着身边的战马,飞快的向湖水的表面接近。

    我明白了,在他们看来,我们这边的峡谷,湖水,还有建筑,也是一副真实的场面。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一个巨大的广播在峡谷里回荡,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镜面临界值即将达到,还有两百二十秒,两百一十九秒,两百一十八秒……”

    我紧张的看着湖水下面飞奔的士兵,心情异常的紧张,然后我听见,科科的骨节声,扭头看去,是大拿攥紧的拳头,他的身体绷直,比我更加紧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湖面上的电离火花更加的频繁,一些蓝色的火花相互靠近,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球形电光,在湖面上移动。湖水中的鱼全部纷纷往水面上跳跃,旋即被电光击毙。峡谷陡然昏暗下来,我抬头看看,发现是峡谷的上方聚集了一团黑色的乌云,乌云上方隐隐有闪电在出现。

    突然我看到峡谷两侧升起的钢架突然从中段升出了细小的钢柱,这些钢柱向着湖面上方延伸,延伸出了几十米之后,我发现又四个钢柱的顶端分别接触到了另一个钢管的中段。于是形成了一个规则的形状。我想到了老沙曾经对我说起过的“卐”字型。

    但是钢柱形成的形状和“卐”字型,仍然有所区别,只是一个正规的矩形,摆在湖水的上空,矩形的每个变长都向后延伸而已。这个矩形的面积并不大,在广播里平稳的倒计时中,我看见矩形的钢柱之间突然也发出了电火花,看来是接通上了高压电。矩形之间出现了一个电子网,不规则的闪电在矩形的空间内交织,发出啪啪的声音。

    湖水下面的海市蜃楼,里面的士兵跑得越来越近,他们看来已经在沙漠里迷路很久,一定看到了湖水,拼命的飞奔。

    “我懂了。”我对着大拿说,“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才是海市蜃楼。”

    “这片湖水,其实就是个出于临界值的镜面,”大拿说,“当初这个军工厂在这里选址,就是发现了这个湖水的特异。”

    “湖水的特异,”接着说,“应该跟这一片峡谷下面,有巨大的磷矿和铁矿有关。”

    “就是这样。”大拿点头。

    我看到了湖水之下的那些士兵,已经跑到了距离我们很近的地方,然后我也看到士兵在对着我们指指点点,很明显,他们也看到了我们,我想在我们峡谷里的巨大的钢架,还有这些古怪的建筑,甚至是我和大拿,还有零零散散在湖边做取样观察的科研人员,在他们眼里也是十分的奇怪吧。

    广播里的倒计时,已经在念着“四十三秒,四十二秒,四十一秒……”

    这个就是对面的士兵接触湖水的时间吧。

    突然我看见所有的士兵都纷纷的停住了脚步,看来他们也察觉到了峡谷和湖水只是海市蜃楼的存在,我心里在焦急的默念,别停下,继续走啊。

    一个士兵慢慢的分开士兵,继续坚定的向湖面的方向接近,脸部渐渐清晰,我越看,这个人越来来越清晰,我身体开始瑟瑟发抖,这个人我认识,他是老沙。

    大拿比我更加激动。现在湖面上又起了变化,不再是单纯的绿色湖水和蓝色的电火花,而是发散出了七彩的红光。倒计时还在继续,我都听出播报员的声音也在颤抖,“十五,十四,十三……”

    大拿恨不得伸出手去,把对面老沙的手给牵出。但是老沙突然转身,决绝的回头走掉。

    湖面的电离火光顿时平息,湖水下的海市蜃楼彻底消失。

    湖水仿佛突然被解冻一样,泛起了波纹,一阵风吹过,浪花慢慢的击打湖边的石头。

    “第十七次接触失败,第十七次接触失败……”广播里的声音又恢复了平静。

    我忍不住叹口气,看着大拿。

    大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事,还有下次。”

    钢架上的设备也开始慢慢回收,钢架也收缩回到地下。一些都静止了。那些科研人员也纷纷的从各个建筑里走出来,回到水泥路上,都垂头丧气的登上军用卡车,然后我眼前突然一黑。

    我这才发现原来现在已经黑夜,刚才是强大的灯光支持着峡谷的照明。这种灯光并非强烈的光线,而是尽量模拟的日光。

    军用卡车都开走了,我和大拿并没有离开。我对大拿说:“看来老沙和你说的卸岭这个门派,的确是得到了巨大的政府支持。”

    大拿点点头,“你想象不到的支持。”

    “是的,虎符镇的钢厂,和这里没有区别。”我说,“我记得在钢厂里,应该有一个蓄水池,那个蓄水池,是天然形成的,还是人工开挖的?”

    “人工开挖的。”大拿说,“然后灌入了打量的脱盐水,钢厂最初几年没有生产钢铁,就是不停的分离出脱盐水。灌入了蓄水池。”

    “怪不得蓄水池会出现那么多怪事!”我终于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