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52章
    在峡谷里见识了真正的镜面世界之后,我和大拿再也没有机会交谈,他主导与镜面世界的接触试验失败,需要向上级汇报情况,暂时要离开基地,他告诉我,接下来的时间,又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我强忍着好奇心,暂时回了家,离开的时候,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他,一再交代,等他忙完,一定要打电话找我。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一直等大拿的电话,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我都没有等到。

    我都在想,什么时候大拿会再来找我,就算他不找我,或是跟这个事情相关的某个人物,刘所长、小方、神偷或者嫣儿,来把这个故事讲完也好。

    时间匆匆过去,我的想法一直没有实现,没有人再来找我,老沙和大拿,把这个故事开了头,但没办法把结局告诉我。

    对我来说,这是个煎熬。我乐于把讲故事,也乐于听故事,而且必须是完完整整的故事。

    等待未果之后,我很想去找大拿,但冷静下来,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他现在要处理的事情一定很多,就算见了我,也未必会跟我聊故事。

    我思来想去,在家安静的待了几天,把老沙和大拿告诉我的事情,整理成文档,然后反复的梳理,与以往的被动等待不同,这一次,我决定靠自己的力量,来寻找突破。

    这个故事里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跟我曾经写到过的东西有一定程度的类似,又不完全一样,它玄之又玄,却又真实的发生在我眼前,令我无比的上心,每天都不可避免的去想。

    我分析了下故事发生的地点、人物和时间,希望从中得到有用的线索。

    虎符镇,是一个地图上根本查不到的地名,而十年前,各种报纸或新闻上,也没曾发生报道过古墓或是古代士兵相关的的怪异事件,我甚至连地震方面的资料都查了,一无所获。

    我觉得唯一能有可能突破的,只有故事里曾经出现过的人物。

    不过,这还是存在难度,就算是跟我最有渊源的老沙,要想查到他的真实身份,都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我托了人,打听诨号叫神偷的人,与我预期的一样,这种诨号的人,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了,根本没办法分辨。至于刘所长,穆国雄,老任,嫣儿……几乎就没办法有切入口。

    分析来分析去,最后我的视线,落在了两个人身上。

    一个是小方,一个是苗人蛊婆。

    这两个,是这个故事里最神秘的两个人物,但是,我反而觉得最有可能找到,因为他们的身份和本事,这种人,不说独一无二,至少不会太多。

    而这个圈子,接触起来也不是太难。

    小方这个人,我仔细研究了,关于他的最初出现,并不是在大拿说的故事里。“假”老沙在说的时候,就有个叫小方的人,他在刘所长的安排下,跟踪了神偷和嫣儿。

    现在我已经了解到,跟我说过故事的老沙,很有可能是镜面人,真的老沙,极有可能,就在镜面世界里,至于是怎么回事,我还不清楚。

    说回小方,老沙说的小方,应该跟大拿说到的戴面具的小方就是一个人。他的特殊本事之一,就是追踪别人,而且他的这个本事,在戴上面具之后,会更强。

    面具,是个很神奇的器物。国内国外的诸多民族里,都会有戴面具的习惯。就算没有可以摘取的面具,也会有纹面、画妆等带来代替。

    面具能把人的真实面目遮挡起来,变得更具神秘性,很多民族或是宗教,认为面具能赋予他们某些神奇的力量。而这种力量的来源,则跟面具雕刻的事物相关。

    这种事物,要么是奇禽怪兽,要么是恶鬼怒神……

    小方的面具,最为险要的特征,就是四只眼,我在网上查了下,立即就得到了答案:方相士。得到这个结论的另一个线索,就是小方驱鬼截疟的本事。

    方相士的出现极为古老,最早应该在原始的部落时期,自古以来,有不少典籍记载。《乐府杂录·驱傩》就说:“用方相四人,戴冠及面具,黄金为四目。”

    如今,傩戏,傩舞仍然在民间流行,安徽、湖南、湖北、云南等地的少数地区,更是非常盛行。

    基于傩文化分布的广泛性,我没办法一一去找,于是就托了一些读者朋友,帮我寻找线索。很快,就有了不少回音,都是说他们当地,有一些跳傩舞的人。不过,托他们询问之后,都没有在外面做过事,而他们的子弟,也没有到外地去的。

    终于有一天,有个朋友告诉我,在他们地方上,有个姓方的人,就是个跳傩舞的,几年前才从外地回来。

    这个地方离得并不太远,就在湖南湘西某个不知名小镇。

    我一听,心里感觉太巧了。那个苗人蛊婆,估计也是出自这片区域,现在追查小方的线索,竟然也落到这里,我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出发前往。

    在朋友的引荐之下,我很快就见到了那个方姓的傩舞者。那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有点青涩,胡须还是很细的绒毛,我一看就有点失望,知道肯定不是小方,小方十年前就跟刘所长做事了,现在至少是三十多岁。当然,我也清楚,事情不可能那么顺利。

    那个傩舞者,指了指我那个读者朋友,第一句话就对我说:“我听他说过你的事了,我的确是认识李元和老沙,跟他们下过天桥洞。”

    “不对啊,你怎么也没有变老?”我立即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