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56章
    小方神色淡漠,就像讲述与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情。那似乎不是几年前发生的事情,于他而言,仿若发生在非常久远的过去。

    读者朋友间小方停顿,不由得说,“那个老沙,为什么会这么做,他是要帮助耶律乞努吗?”还没等小方回答,他又望向我,“蛇哥,你之前就说,老沙可能是镜面人,难道镜面人都是一伙的?他们有一致的目的?”

    读者朋友要问的话,就是我想问的,于是我就望着小方,等待他解答。

    其实,从老沙的身体构造,以及大拿的说辞来看,给我讲故事的那个老沙,十有八九是镜面人,但中间究竟是有什么缘故,我没办法猜测到。

    毕竟老沙讲的那段往事,极有可能隐瞒了非常重要的线索,说不定,在其中更改了某些重要的情节。

    这样一来,整个虎符镇的故事,就更加的扑朔迷离,我只能寄希望在大拿和小方身上,通过更多亲历者的讲述,把事件还原到最真实的样子。

    小方顿了顿,说:“跟我在天桥洞里打架的老沙,的确是个镜面人。这个,从他跟我拆招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他开始是用右手拿刀,但到后来,他改换成左手,他左手力量比右手要大很多,招式也更顺畅!”

    “这不一定,很多人是左撇子,我就是。”我反驳说,“总不能说,世界上惯用左手的人,都是镜面人……”

    “不能排除其中一部分是……”小方说,“如果他受致命伤却不死,那他就一定是。”

    小方的话镇住我,我不再跟他抬杠,等他继续往下说。

    这时的天,已经全黑了,河岸沿线亮起灯光,星点般的光亮倒映在缓缓流动的河水里,高低起伏,两两对应,煞是好看。小城镇的特有安宁,在这种时刻,就显现出来。

    我看着河面,突然一阵恐慌,觉得河面会爬出一个湿漉漉的自己。

    小方说:“这个老沙,受了我压箱底的绝招,却没有一点事……”

    虎符被老沙夺走,大拿生死未卜,小方非常清楚,虎符不能轻而易举的交给耶律乞努,那是大拿跟耶律乞努谈条件的资本,但看老沙的行为,估计是要把虎符拱手交出。要是阻拦不住,后果不堪设想。

    小方一开始并没怀疑到老沙身份,直到老沙为了尽快打赢,不得不把手刀从右手换到左手,才引起小方的注意,同时,他也发现,老沙一番打斗下来,并没有疲惫之态,具有不死鬼兵的典型特征。

    老沙把刀换了手,整个人的气势变得霸道了很多,战斗力飙升,小方身上挨了两刀,衣衫被割破,伤口极深,幸好用了真言密语,血流得不多,疼痛感也不是特别强烈。

    小方出来闯,身上挂彩还是第一次,一口闷气憋在心口。

    老沙露了杀人架势,小方也就顾不得先前不久才一起同道而行,更顾不得宗族长辈交代的少动杀机,与人为善。口中念起家传真言,在胸腹下蓄起一口血气,只待找准机会,就要灭了老沙。

    两人依旧打得难舍难分,长明灯下,同样戴着面具的耶律乞努发生一声高啸,与此同时,长明灯燃烧得更加旺盛,光焰周围凝起一层浅浅的血色,将整个空间照得赤红。

    虚无的幽室,逐渐变得具体。

    脚踏实地的触感,空气中的各种混乱气味,以及除了鼓声和高喊声之外的声响,都清晰起来。

    小方暗惊,这意味着,当初的簋心风水陵阴面布局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这群可恶的守陵人,倒是找对方法,要把天桥洞里的布局给毁掉了。

    “给我去死!”老沙冲小方大骂,其实在打斗过程中,他骂人的话语就不少,不过因为布局的原因,除了真言之外的其他声音,都没办法传播到别人耳朵里,因此小方的耳朵才少受了很多的罪。

    小方满脸冷笑,蓄势待发,寻找老沙的破绽。压箱底的绝技,一击不中,可就再没机会出手了。可是,老沙的动作看似大开大合,其实一点破绽都没有。小方找不到任何出手的机会。

    “他妈的,你敢砍我!”大拿一个鲤鱼打挺,从地面弹起,朝老沙一拳砸去。

    大拿的出现,让老沙很意外,似是心神一乱,动作滞后半秒,小方看准机会,将血气吐出,气如箭,贯穿老沙的躯体,大拿跟上,猛踹一脚,把老沙沙袋似的踢飞出去,在地上翻滚。

    小方和大拿站在一起,两个人你望我,我望你,都是一脸疲惫。

    “早看你不对。”大拿说走到老沙身边,弯腰去捡虎符,“要不是我有防备,还真被你害死了!”

    “你长大了,懂得防人了。”老沙嘟囔着说,没理会大拿去拿虎符,而是用手支撑地面,慢慢站起来。

    小方已经非常确认,老沙一定是个不死鬼兵,要是个普通人,在他血气箭之下,够死八次了。

    “你是不是在钢厂的地底下,把真的老沙,杀死了?”大拿拿住虎符,问腿脚在哆嗦的老沙,老沙扛住两人的联手攻击,受伤不轻,连站都站不稳。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老沙嘿嘿的笑。

    “你杀了真老沙,我杀了你替他报仇!”大拿又去捡地上的刀,“我就不信,把脑袋砍掉,你还能活!”

    “你不能杀他。”耶律乞努无声无息的走了下来,靠近他们,“他的脑袋,属于我。”

    耶律乞努,说的是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