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58章
    耶律乞努手底下一干亲兵、守陵人后裔和老任那方控制的傀儡厮杀。

    参战的人数,少说也有好几百人。黑压压一片全在这个空间里,这空间不小,作为战场,一点也不显得狭窄。

    小方看在眼里,高兴不已,心想这样下去,就还有活命的机会,最好是双方都伤亡惨重,那是最好,不过,那也只是心里想想。实际上打斗的双方,都是以制服对方为主要目的,并没有动刀,下狠手。

    打斗的双方,很容易能看出谁被蛊虫控制,谁是耶律乞努的人。

    被老任控制的那方,动作会僵硬很多,一看就是乌合之众,各玩各的。而在耶律乞努这方,不死鬼兵都是以军中作战的方式,彼此掩护,三五成群,相互掩杀,非常有条理。

    小方跟不死鬼兵交过手,知道这些人力大,躯体坚韧,被砍上一两刀,轰上几拳,基本上不会有事。青城的道士用符咒攻击,开山的人用枪用刀,也对他们无效。称他们为不死鬼兵,是相当正确的。

    小方观望着,很快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制服蛊虫控制的不死鬼兵,两三个人抓住一个人之后,用套马绳捆住,扔到一旁,不予理会,但不一会儿,那些不死鬼兵体内的蛊虫,又都爬出来,朝离自己最近的不死鬼兵身上爬去……

    打来打去,老任手下的不死鬼兵数量,竟然没有减少。跟随耶律乞努这边的不死鬼兵,没多少人了。那些被捆住的不死鬼兵,恢复了神智,重鬼耶律乞努的阵营,可除了大喊大叫,派不上用场。

    小方明白,如果现在苗人蛊婆有空的话,很快能把这些人,再次用蛊虫给控制。不死鬼兵在蛊虫面前,几乎无还手之力。

    小方不免想到,苗人蛊婆的蛊虫这么霸道,是不是现在的时辰是午时?按道理是不会,他们进入洞穴的时候是午时,在洞里待了那么久,理应入夜……

    可是,蛊虫为什么这么厉害?不死鬼兵沾上就被控制。

    所幸,耶律乞努控制的鬼魂和苗人蛊婆控制的虫子,斗个正起劲,阴风凄厉,蛊虫哀鸣,斗起来,分秒必有伤亡,苗人蛊婆没法分神来对付其他的不死鬼兵。

    蛊虫靠近耶律乞努,一个接一个的爆体,耶律乞努身体连连后退,身上的气焰孱弱了很多。

    小方对蛊虫有一定了解,知道苗人蛊婆自爆的是灵蛊,这种蛊很稀有,有的蛊师,一辈子都只能炼出一只灵蛊来。苗人蛊婆为了对付耶律乞努在长明灯前身上附体的那些鬼魂,拼的是自己的本命。

    无论苗人蛊婆的蛊术有多厉害,灵蛊的数量都是极其有限,虽然暂时占据上风,但胜负还未可知。

    老任和韩族长对在一起,跟前两人不同,他们很静,两个人以各自的姿势站立,都没有动。在韩族长的身边,落着几十根竖立的算筹,而在老任周围的四个方位上,立着四个半人高的石敢当。

    这是两个阵法,小方看不出其中的具体门道,不过从两人痛苦的神情来看,所处的境地都非常凶险。

    小方看得紧张,也不知道最终谁会赢。

    旁边大拿还在鼓捣什么,他没有看战况,一直在旁边用手摸长明灯的盏座,又把身上卐字挂件取下来,在盏座上比对,最后,皱着眉头,一脸狐疑的把卐字挂件,塞进盏座的一个凹槽里。

    “啪。”卐字挂件塞入之后,盏座发出声响。过了片刻,盏座上,又出现一个相同的凹槽。

    “妈的,竟然还要一个。”大拿摸着头说。

    “这是什么东西?”小方疑惑的问,看大拿的样子,对这个卐字纹很在意。

    “我师父留给我的。”大拿说,“具体用途他也没说过,我刚才在下面看长明灯这里有卐字纹光亮,想到可能跟我的卐字挂件有关系。你看,它真的能镶嵌进去。说不定,这个地方跟我师父也有关系。”

    “很明显,还差一个。”小方指着上面的凹槽说。

    “对。”大拿点头,忽然想到什么,朝下方望去,“挂件,还有一个人,也有!”

    小方见大拿的目光,定在了被捆得跟粽子似的老沙身上。那些不死鬼兵斗得一塌糊涂,没顾及到,老沙找准机会弓着身子,毛毛虫一般的挪动,准备逃走。

    “在老沙身上?”小方迟疑的问。

    “卐字挂件的确是在老沙身上,但我不确定,是不是这个老沙。”大拿又摸了下头,焦躁的说,“不管了,我下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有个照应。”小方没有阻拦,跟着大拿下去。

    现在没别的出路,原本来地底下找耶律乞努,就是个孤注一掷的办法,跟耶律乞努谈成条件,是最好不过,解决掉根本问题,皆大欢喜。谈不成,只能是想办法全身而退,再找其他的办法应对。

    大拿的卐字挂件,在小方看来,是个钥匙,说不定能打开天桥洞的逃生之门!

    两人东张西望的朝老沙摸近。老沙正全神贯注的朝一个方向挪动,被大拿挡住去路。

    老沙抬起头来,咬牙切齿。

    大拿不跟他废话,上前去摸老沙的脖子,摸了两下,把卐字挂件扯了下来。

    “你干什么。”老沙着急的叫道,“你他娘自己有,还贪我的!”

    “你现在没有说话的权利。你砍我一刀,我还没跟你算账……”大拿打量卐字挂件,话没说完,一把将老沙扯起,几乎把老沙提离了地面,“你告诉我,卐字的方向为什么跟我的一样!老沙的东西,怎么到你手里了!”

    大拿的情绪一下激动起来,也不管会不会招来不死鬼兵,冲老沙大喊大叫。

    “我就是老沙!”老沙回答。

    “不对,你是镜面人,你是假的!”大拿说,“你是不是杀了他,把他的挂件拿来了……”

    “是你把我招进钢厂的保安队,你让黑小和二子他们照顾我,不要欺负我,冬生生病了,他吃了太岁,身上流水,你小时候体弱多病,家里担心养不大,有个药师把你带走,给你治好病之后,又送了回来……”老沙竹筒倒豆子的对大拿说。

    “你怎么知道……”大拿难以置信。

    老沙说,“你现在,还觉得我是假的?”

    “你为什么要砍我,出手那么狠……”大拿问。

    “大拿,你别被他欺骗了。”小方眼看不对,出言警告,“镜面人,生理上复制,记忆也是一样的,他知道这些,不稀奇……”

    “你回答我的问题!”大拿死死的盯着老沙。

    小方不说话了,奉劝没什么作用,因为无论眼前的老沙是不是镜面人,大拿都想知道那个答案。

    老沙说:“你根本就没转过弯来,卐字挂件,它不会因为镜面而发生变化!它是永恒!”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大拿被老沙的几句话说懵。

    “佩戴它的人,不会受到镜面布局的影响而产生镜面人。”老沙说,“所以我要杀你,夺走你的挂件还有虎符!”

    “这他妈算什么理由,跟杀我有屁关系!”大拿骂道。

    “当然有关系。”老沙说,“这两样东西,都不能落到耶律乞努手里,我必须要掌控它们!不杀掉你,你会把这两样东西都交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