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密道追踪 > 第159章
    “你他妈就不知道跟我说清楚吗?有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拿刀砍人的吗?你他妈跟那些不死鬼兵一个德行!”大拿愤怒不已,拿出刀来,对准老沙,呼吸喘得像拉风箱。他来回踱几步,最终下不去手。

    “你不是早就防着我了!你要那么容易死,那是你该死。”老沙毫不客气的对骂,丝毫不在乎自己已经是刀板上的肉。

    小方插不上话,呆呆的看着,觉得两个人都有点毛病,明明是你死我活的争斗,搞得跟过家家似的。

    大拿站定下来,再次举起刀,举过头顶,他终于定下心来。老沙抬头,与他对望,眼睛一眨不眨。

    小方心想,大拿把老沙杀了也好,老沙的话,全是忽悠,他是镜面人,肯定没跑了,还说一通废话,不就是要让大拿下不去手吗?大拿是个恩怨分明的汉子,老沙都砍他了,没理由还能活……

    正想着,大拿大喊一声,朝老沙一刀砍了下去。

    小方下意识的侧头,闭上眼睛。

    大拿把刀哐当一声扔在地上,转身往台阶上走,走动时,腿脚非常用力,虎虎生风。

    小方睁开眼,扭头一看,老沙正在扯绳子,大拿没有杀老沙,反而把他身上的绳子给砍断,小方莫名其妙,朝大拿追去。

    “什么情况……你把他放了。”小方说,“他差点把你砍死,你还把他放了?”

    “那你要我怎么办?”大拿连头也不回,手里拿着卐字挂件摆弄。

    “以牙还牙啊。”小方说,“在我们镇上,这就是结下生死仇了,不你死我活,能收场吗?你是放虎归山……”

    “别提他了。”大拿打断说,“我们做正事。”

    小方回头望了一眼,老沙已经趁机溜走,不见踪影,只好住口不再奉劝大拿。他看向另一边,老任和耶律乞努的对抗已经接近尾声。

    老任竟然赢了。那个韩族长,死在地上,全身上下插满了算筹,流出的血,无比的腥臭,腐烂的模样,像是死了好几天的尸体。

    不死鬼兵被蛊虫控制了大半,剩下的,也都被套马绳捆住,在地上没办法动弹。

    耶律乞努,被苗人蛊婆制服,密密麻麻的蛊虫,搬家的蚂蚁一般,爬满了他的身体,连铠甲和面具都覆盖掉,他还在挣扎,做最后的顽抗。

    “他们要来对付我们了。”小方焦急的对大拿说。

    大拿站在长明灯下,把卐字挂件,塞进对应的凹槽里。

    长明灯的盏座,发出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一节一节的变高,灯光好似焰火,发出呼啸。

    两股热油燃烧起来,从盏座上流下,蜿蜒的火蛇顺着地面刚刚出现的凹槽,朝四面八方燃烧起来。

    整个空间,天顶、地面以及东南西北四面墙壁上,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卐字。

    无数黑色和白色的鬼影,从卐字的正中间,飞快的钻出,像鱼缸内交错而过的鲤鱼群,莫名的,看似封闭的空间里,狂风大作。

    “大拿……不太对劲啊。”小方颤巍巍的说。

    “是啊。”大拿双眼发直,声音在抖动,没法说出更多的话。

    我在小方的家乡,呆了两天,因为私人的事情,不得返回宜昌,关于天桥洞地底的事情,小方就只是说到这里为止。临走之前,小方交代说,之后如果有时间,或者,大拿没有再找我,可以继续到他家,他会把后面的故事说给我听。另外还特意交代,让我不要去找苗人蛊婆,会很危险。他说我很幸运,先找到的是他,而不是苗人蛊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没当回事,心想苗人蛊婆简直就是整个故事里最厉害的boss,如此人物,神鬼莫测,怎么可能找得到行踪。

    不过被小方一提,我又有点紧张了,苗人蛊婆站在老任这边,竟然还能逍遥在外,看来故事的结局,注定是不会圆满。

    和读者朋友又喝了一顿酒,我晕乎乎坐上回程的客车,车载电视上,正放着狗血老套的香港电影,一个江湖大佬从监狱出来之后,金盆洗手,一心想过平凡生活,但平静很快被打破,当年手下的马仔们,纷纷找上门来,有的想让他继续当老大,有的就想把他干掉……

    最后,江湖大佬被逼得没有办法,重新拿起了枪,步入血雨腥风。

    一堆没见过的演员,无数熟悉的桥段,我睡不着,偶尔瞄一两眼,索然无味。

    突然间,我想到了小方,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

    一个从秘密组织里退下来的人,就算受伤没了本事,也不可能会成为一个普通人生活,因为他掌握了太多的秘密!

    难道……

    镜面老沙,苗人蛊婆都在,大拿也还在忙碌,虎符镇的故事不是没有圆满,是他娘的根本就还没有结束!

    一想到这点,我忍不住坐立难安起来,酒也全都醒了,要真是这个情况,我插一脚进来,岂不是不知情的惹上了是非。

    我开始有点后悔找到小方了,根据常理推断,有些事情,是知道得越少越好,可谁让我有颗死缠乱打的好奇心呢,就不明不白的陷进来了。

    为什么镜面老沙会找上我?大拿找我,难道也只是因为我写过几本小说,提出过某些理论,跟他们的某些想法不谋而合?关键是,我找到小方也太容易了,就像有人在暗中推动。

    我会在整个故事里扮演怎样的角色,或者说,这些人,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感到背脊发寒,不敢往后望,车厢里,似乎有双眼睛,在盯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