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娱乐春秋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刺客
    薛牧确实气得吐血,但心中却是一个激灵,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东西。

    这一场打架,会是打破平衡的关键么?

    他松开了夏侯荻:“回去看看吧……以后别喝这么多酒。”

    夏侯荻深深凝望他良久,那双英气的眼眸里早就已经水波盈盈。她深深呼吸了一阵子,低声道:“我会先和你合作……以后再揭发你。”

    丢下这句,神情又变为凌厉,迅速转身,一边整理着凌乱的衣裳,一边愤怒地冲回了外宫。

    义王和唐王的打架,说“管”的话当然是不用特意去管的。那边百官无数,三宗宗主俱在,李公公还领着内卫精英在那儿负责安全维护,怎么可能任由这种国宴里出乱子?这场打架几乎是一开始就被制住,迅速各自拉开。

    但夏侯荻当然不可能继续偷情了,无论在兄妹的角度,还是在朝廷总捕的角度,都受不了这种事情,总得回去看看才行。

    如果夏侯荻一直在那的话,多半冲突也不会发生,双方按理都会给她一个归宗之喜的面子,至少姬无行不会太过暴脾气。

    可她出去“散心”了……主角不在场,两王互不顺眼,姬无行敬酒,姬无厉不喝,还冷嘲热讽,当场就让姬无行暴跳如雷,之后的冲突就再也没有悬念。

    夏侯荻回到宴会上,场面早已恢复正常。百官都是老油条了,看上去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各自饮宴谈笑,甚至还有宫女出来抚琴跳舞,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但是姬无厉和姬无行都已经提前退场,不知去了哪里。

    原本尴尬的两个主持者,剩下姬无忧一人,终于不再尴尬。气氛反而比原先更好,毕竟姬无忧可是天天没事都在游园宴会的,主持一场宴会不要太纯熟。

    夏侯荻叹了口气,问姬无忧道:“那两个呢?”

    “无颜呆着,已经走了。”姬无忧目光落在她微肿的唇上,以及脖颈上隐隐的吻痕。他的瞳孔微不可见的缩了缩,又似是若无其事地笑道:“放心,李公公带人分别护着,冲突不起来。”

    夏侯荻心中略松,恼怒道:“这两人怎么回事!”

    “一个胸无城府,一个脾气刚直,互不顺眼这么久,早晚的事。”

    夏侯荻叹道:“还是你稳重,这次百官见状,心里应该也有秤了。”

    姬无忧笑笑:“没用,当人分了立场,人品或能力已经不重要了,你真以为人们只是立贤?明天起,朝堂会更是因此吵翻天,对立变得更为尖锐。”

    “九哥没有多少人吧,能和二哥对立?”

    “他不需要分庭抗礼,只需要给对方添乱就行。”

    夏侯荻沉默。

    姬无忧起身,向三大宗主敬酒:“感谢三位及时出手,平息乱局。还望将来继续同心协力,共护朝野清平。”

    这话颇有暗示之意,三大宗主也都笑笑:“应该做的。”

    实际上经过这事,这几位中立者内心也认为,还是姬无忧比较合适。夏侯荻当然更是确信了这一点。

    唯一觉得有问题的,是心思始终都在猜疑所有皇子的薛牧。他是疑邻窃斧心态下,看什么都很多问题,别人并没这么敏感。

    “无论如何也是国宴场合,就是弱智也知道不合适大打出手。就像姬无行,虽然脾气直爽,表面看着他确实很冲动,但我知道他绝对不是蠢人,当初很多言论让我惊艳得很,他会做这么弱智的事情?嘴炮吵架就该是极限了,会打起来……这不科学啊。”薛牧对夤夜叶孤影道:“我怀疑会不会是有人从中恶意挑事,才可能导致这副局面。”

    夤夜认真道:“姬无忧?”

    “不确定。”薛牧肃然道:“孤影,有任务。”

    叶孤影肃然:“请吩咐。”

    “出去通知青青,也联络一下夏文轩……嗯,夤夜也去吧。分头去盯着两个皇子,我怀疑今夜要见血。”

    …………

    姬无行带了几个亲随,正在出城打猎。

    这些日子京师宵禁,晚上是关闭城门的,守门的还是六扇门巡城司,姬无行也没去挑衅夏侯荻的人,而是带着几个亲随翻城而出。

    此世城门无用,好多城市都没有城墙,就是这个原因。随便一个正常武者翻来翻去都如履平地,谁能守得完这偌大城池百里城墙?

    姬无行才不管什么宵禁不宵禁,他此番出城也是去发泄的。

    京师西郊是皇家猎苑,里面可不仅是普通猛兽,还有些异种,战力颇高,有一批内卫常驻看守。在宴会上受了一肚子气,大晚上的又没处发泄,姬无行便想到了去猎兽。

    而且是赤膊上阵,闯进一群战力堪比化蕴的紫睛插翅虎群里,一阵狂暴的肆虐,拳拳到肉的快感让他哈哈大笑,一晚上憋的气都宣泄出了不少。

    回忆起宴会中的场景,他还是怒不可遏。原本兄弟们争斗归争斗,口头上互相鄙视也没什么大不了,但也有基本法,即使是争斗最白热化的时候,都不能过线。

    比如说姬无行无论有多看不起姬无厉,当众敬酒时也得喊一声“二哥”,而不是直呼其名。而弟弟当着大庭广众的敬酒,姬无厉再不甘愿也得意思意思抿一小口,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不喝,也得给个借口,比如称病不喝之类的好歹有个说法。

    而不能像他这样,一边冷嘲热讽一边把酒泼一地。

    是的,姬无厉当众把他敬的酒泼了一地,这是彻底撕破脸!

    姬无行简直不敢想象姬无厉敢这么玩,当场就暴怒起来,一拳头就砸在姬无厉的脸上。他的修行可比姬无厉高,姬无厉没招架住,一下就被揍飞了好几丈,幸得李公公在身后迅速接住,不然宴会厅都得砸塌了。

    然后三大宗主一拥而上,迅速拉开姬无行,把兄弟俩隔开劝解,最后各自送了回去。

    此时在虎群中大战,姬无行怒气渐渐发泄出来,慢慢归于冷静,心底也有点困惑。

    姬无厉当时泼酒,动作怪怪的,像是被碰了手肘?不确定。但姬无厉脸上一脸欠揍的冷笑配合着泼酒的场面,那实在不能忍,导致他一时暴怒出手……到了现在双方撕破了脸,恐怕姬无厉也不肯向他解释清楚了,否则那是示弱。

    姬无行此时想起也有些后悔,确实是冲动了……

    “吼!”猛虎暴烈袭来,巨口腥臭扑鼻,姬无行也不敢太多分心,一群堪比化蕴的异兽也不是闹着玩的,他得打起精神,否则还得伤在这里。

    “轰!”姬无行龙拳如流星,重重轰进了虎口之中,拳透咽喉!

    就在这手臂一时卡在虎口中的瞬间,侧面一声霹雳,恐怖的寒芒刹那间就到了他的脖颈。

    弓箭?

    刺客!一股寒意从姬无行脊梁骨冒起,他这一刻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