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道,然 > 第十九章 灵压
    “那就别怪我没给你们机会了!”

    男子纵身一跃,一把飞剑顺势而出,在空中盘旋,男子轻踏飞剑,竟然停滞在空中,原本御空飞行只有达到元宿境才行,但是依靠法宝就不一样了,修道者可以凭借法宝之力强行御空飞行,而男子的这把飞剑就是他的法宝。

    男子现在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几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身体灵力涌动,脚下的飞剑瞬间幻化出成百上千把飞剑,飞剑的中心就是李然等人。

    “万剑归宗!”

    所有飞剑飞驰而下,剑指李然等人,万剑齐下,不留死角。

    与此同时,远处的城墙之上,此时正坐着一男一女衣着一黑一白的两个人,两人静坐城墙之上遥望着街头的下一场打斗。

    “天书门的天书灵剑术,有意思,没想到那些老家伙会把这套御剑术教给这小子,我也没看出来付尘这小子有多好的天赋呀。”

    “不去阻止真的没问题吗?”

    “不急不急,我觉得这几个小子还死不了。”

    “可是我怎么也看不出他们如何能够挡住这一击。”

    “呵呵,先看看戏吧,亭断崖,多么古老的名字,可惜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

    虽然白衣女子有意想要出手,到期黑衣男子并不准备出手阻止这场闹剧,两人同为云岚城的镇城使,原本云岚城的安全就是两人负责的,在云岚国,每一座城池都会有两名镇城使,他们都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在城里的权力甚至高于城主,不过云岚城是云岚国的国都,是皇族重地,所以云岚城的镇城使的实力在整个云岚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他们的权力也仅次于皇家贵族。

    “嗯?这是!?”

    黑衣男子突然惊站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李然所在的街头。

    “没想到他竟然出手了!”白衣女子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黑衣男子冷静了下来,感叹道,“圣人之力果然不同凡响,这股灵压恐怕是我们也承受不住太久吧。”

    而此时,李然所在的街头所有人都被定在原处不能动弹,天书门付尘的万剑归宗也被强行镇散,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天而降,压的在场的人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这就是圣人灵压!

    “大花,这是怎么回事?”李然此时半跪在地上,极力想要站起来,可是身体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了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大花狗倒是很镇定,虽然他也无法动弹,但是他也明白这股灵压中没有杀意,就算对方起了杀心他们也跑不了,所以他看的很开,撇了撇嘴说道,“这是圣人之力,光释放出来的灵压就压的我们动弹不得,不过这也间接的救了我们,这云岚城化圣境有两人,只是不知道出手的是哪位圣人,如果是云方圣人张子齐就好了。”

    李然摇了摇头道,“我想应该不是张先生,他要是出手的话会比这更温和一些。”

    “黑白卫,你们还想看到什么时候?”突然一阵雄浑沧桑的声音在云岚城的空中缭绕,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是用传音术在隔空传音。

    城墙上的两位镇城使立刻起身飞往李然所在的街头,丝毫不敢怠慢。

    在两位镇城使到来之后,这股压力也瞬间消失,街头又恢复平静。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这里是云岚城,城内禁止私斗,违者逐出城内!今日见你们初犯并且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我们也就不追究了,但是下不为例!”黑衣男子沉声道,既然圣人都出面了,他自然不敢有丝毫懈怠之心。

    听到镇城使发话了,李然周凡和大花狗倒是拍了拍屁股,屁颠屁颠就赶紧跑了,反而留下天书门的付尘和那欣雪在原地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师兄,我们就这么放过他们?”少女不甘心的说道。

    “欣雪师妹,这里是云岚城,我们天书门虽然是云岚国的大派,但是在这里也要遵守这里的规则,我们先走吧,他们跑不了的!”付尘看着李然他们离去的方向,眼中杀机毕露。

    而早已跑远了的李然等人也找了一处茶馆坐下来休息,此刻的李然内心既是震惊也是激动,这股力量是他现在无法想象也无法企及的。

    “我一定要成为圣人!”李然内心发誓道。

    落叶飘散,池塘边的柳树枝头已经抽出了嫩芽,清澈的池水内,鱼儿在轻快的穿梭着。

    “春天来了,”张子齐伸手轻轻触碰了那一抹嫩绿,“这天地间又是一年过去了,不知道又有多少生命逝去,同时又有多少生命诞生。”

    “先生为何发出如此感慨,冬去春来,生老病死不是自然常态吗?”小云抬头眨着闪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张子齐。

    张子齐微微一笑,道:“你可知为师在化圣境待了多久?”

    小云摇了摇头说道:“先生并未提起此事,云儿也没有去问。”

    张子齐轻轻摸了摸小云的头发,柔声说道:“为师十岁修道,耗费七十多年修炼到化圣境,又耗费七十年到达如今的半圣之境,如今为师已经在这半圣之境待了足足有百年之久,两百五十多岁的我其实是云岚国最年轻的圣人。”

    “先生为何要提起这些?”小云有些不解。

    “因为我最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为师就要离开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普通人的梦或许只是一个梦,但是到了我们这个境界的人,我们的梦是个大道相牵引,往往是未来的预兆,但是为师还是有些放不下你和那个孩子,因为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十年的时间了。”张子齐轻声说道,似乎有些不舍。

    小云默然。

    张子齐微微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罢了罢了,你和那孩子生来就命途多出,但是又不是没有一线生机,至于那未来之事,为师也不能随意干涉,剩下的时间为师会尽一切办法帮你解开这灵脉锁,至于李然那孩子,我为他算过一次,但是看到的却是一片白茫茫的浓雾,什么也没有,我也无法给他什么大的帮助,他的道终究是靠他自己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