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8 盖房子
    按照李和的想法,后面的三件土屋暂时不拆,自家这边空荡,宅基地也是自家的,只在门前另起三件瓦房,中间留个院子,拉上围墙,以后条件好了,再把土屋拆了,改成二层或者三层小楼,就妥当了。  也不准备夯土了,全部用红砖,就按照1ooo块钱来,边买料边建。

    李和看了下记账的小本子,就这会收的泥鳅黄鳝比昨天多了2ooo多斤呢,隔壁村里都开始朝这边送了,到晚上收6ooo斤一点问题没有,大壮有点着急了“二和,2辆驴车可是不够呢,估计后面还有更多呢,牲口估计很难再借用了”

    李和一想可不是吗,生产队能借给自己两辆驴车已经是算是给脸了,再去用马或者牛,就有点不知足了,于是道“你和老三看看哪家有板车和地排车,不管是生产队的还是哪户自家的,都借过来,给个2块钱,大不了我们自己拉,至少借4辆。”

    地排车借了就需要人拉,李和就跟李福成说了这事,帮衬找人,并且应承跑一趟给1o块钱。

    一听说十块钱,李福成吧嗒吧嗒嘴,有心让自己二儿子和三儿子过来,可有点犯难,一个是自己大孙子,有心帮衬,另外两个是自己儿子,也没脸让他俩白忙乎,就说道“不用找别人,你二叔,三叔,我等会过去打声招呼就行。你只要自己心里有数,不亏钱就成,就让他们拿个5块钱就中”

    就是5块钱也不少了啊,外面做木匠,盖房子的大工拿2块钱也就顶天了。

    李和给十块钱都觉得便宜,再说大壮都给了1o块,自己亲叔叔给5块也是落闲话,索性做人情做足“爷,去省城呢,拉板车要走5个多小时,路上也坑坑洼洼,受老罪了,再说我自己肯定有的赚,你不用操心”

    李福成道”你这娃有心照顾你叔,我就不多说了,那我也拉一辆,跟你们一起,你啥子也不用给我。我是你亲爷,做啥应当应分“

    李和知道这老爷子脾气,也就没多说。

    门口乱哄哄的,一会来人,一会走人,李和就索性定了一个时间段,以后每天只在下午四点到六点这个时间段收,过这个时间段就不收了。这样就可以腾出时间做其他事情,过阶段就要盖房子,这样乱糟糟的,根本就啥都应付不来。

    吃晚饭的时候李和把计划盖房子的事情在饭桌上说了,王玉兰直接愣了“哎呀你这孩子,你爸也不在家,盖房子这么大的事情,你咱就自己做主了呢”

    兄妹几个互相看了一眼,都能读懂互相的想法,等咱爹回来西北方都喝不上。

    李和也不是不尊重王玉兰,只是自己母亲太没有主见,性子又有点柔,于是开口说道“妈,咱爸指不定猴年马月回来呢,咱几个都这么大了,不能再挤在一起了。再说,老三都多大了,不盖房子从哪里开亲”

    王玉兰虽然没什么性子,可是不傻,家里两个儿子呢,媳妇还没有着落呢,自己也就只能干着急“可这钱从哪来啊,要不少钱呢,你舅去年整了三间瓦房,还费了5oo多块钱”

    李和起来盛了碗饭,接话说道“横竖咱兄弟俩大了,你别操心就是了,我已经和阿爷说好了,倒时候过来干活的,你只要烧好饭就行”

    当地排车装满货物的时候,拉地排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到镇上这段路上坑洼,拉的费劲,2辆驴车,4张板车,这可是72oo多斤呢。

    因为地排车拖得慢,只得走得早点,十点钟多钟出,李隆和大壮赶两辆驴车打头提着马灯先走,李和带着二个叔叔,还有阿爷四辆地排车吊在队尾,老爷子自认老当益壮,脾气倔得很,非要拉地排车,不愿意赶驴车,只嘟囔”我年轻那会去河对面磨坊,冬天扛着箩筐,游过淮河,还2个来回“

    你们tooyoung.

    到省城的时候,时间比昨天稍微早点,水产公司最忙就是凌晨,所以一送过去就不怕找不到人。

    算完账,拿到单据,李和直接让李隆去财务室那边拿钱,自己几个人在水池边用自来水龙头洗了脸,衣服也汗透了,直接脱下来,在水里搅了一遍,又把水壶灌满水,至于干净不干净,也没那么多讲究了。解渴的东西除了冰棍,就是水了,关键矿泉水,可乐这些东西有钱都没地方买。

    现在的要求真心不高了,只要不是天天吃粗粮野菜窝窝头就行。

    回家的时候就简单了,人直接坐在驴车上,地排车直接挂在驴车后面,利索多了,李和照应躺在驴车上睡觉。

    路上李和做了决定,泥鳅不收了,只收黄鳝,一斤有9分钱的差价呢。一次性运7ooo斤,已经是极限了,全部运黄鳝,能多出3oo块钱的利润呢,如果泥鳅继续收,就要继续找板车,继续雇人,那就招摇的不像话了。

    这个英明的决定下来,每天实打实的有6oo多块的利润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收黄鳝,送黄鳝。

    家里开始盖房子,生产队时代一家盖房,全村帮忙,盖房等大事从来没有过雇工、租金、运费等说法,凡来家里帮忙的都是生产队指派白尽义务。

    李和可拉不下这么大脸,占这个便宜,只要是干活的,都管饭,围坐在两个桌上喝酒,吃大菜,酒肉管够。都说李和太客气了,都是自家人没必要准备酒菜这么破费。

    又耽误了一天时间,李和让老娘和大姐烧了早饭,跟车把式们一起去上窑厂拉砖,窑场有二十多里地远,要起早赶路。后面挖地基,砌墙,人一多干活就快,李和家里伙食又足,大伙也没存唬人心思,实心实意的卖力干。

    后面上房梁的当天晚上,李和让老爷子李福成带着自己偷偷摸摸的给每户按工种送了钱,小工8块、大工1o块,大家心里都觉着李家老二敞亮,后面粉墙,铺瓦,李和一家就没操一点心。

    最高兴的也是李梅,最烦的也是李梅,因为实在找不到地方藏钱了,去掉买砂石,砖头,房梁的钱,手里还6ooo多块的巨款,以前想都不敢想啊。

    李和可就没操这心,看着马上就能住的的新房,心里止不住的高兴,这是重生后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新房外墙,全部是红彤彤的砖,用水泥灌得密丝合缝,房顶直接用瓦,没用芦苇和麦秆,4米2的高度算是村子里头一份了。地面直接用碎石沙子抹水泥,一家子看的兴高采烈。

    村里陡然冒了这么大一个卫星,大家由以前的同情变为羡慕,这情绪可就复杂了,盖三间瓦房的乡里也没少见,可是全部用砖,地面铺水泥,房梁挑的高,面积又大,这可是独一份,不少人心里暗骂,李兆坤家里这两个狗崽子到底赚了多少钱。

    要说没赚着钱,那三间大瓦房是怎么起来的,没1ooo块钱绝对下不了地,你没看又是带爷爷,带叔叔的,甚至刘老汉的小儿子大壮都整天围在屁股后面。就那李福成那老东西以前抽旱烟,现在抽啥,现在都抽1块8的红塔山了。

    也没少闲言碎语传到大队书记刘传奇耳朵里,要说去查吧,找这孤儿寡母有点欺辱人,要是李兆坤在家绝对不会手软,要说不查,这以后革命队伍就不好带了啊,到底心里有个小九九,又跟自己媳妇说了自己心思,可坐在旁边的二闺女却说话了“爸,你没现现在形势不一样了,你看镇上不都到处小商小贩吗,就是我们县高中旁边到处都是,村里哪家没有偷偷摸摸养上几只鸡、院子种小菜。就是咱家,那地窖里是啥”

    刘丽说完这话又偷偷瞅一眼他爸,看没反应,又继续道“他家李和,县里成绩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俺听俺们老师说,今年上大学基本是妥妥的了,现在上大学又没政审,你还能影响人家上大学?以后毕业就是直接分配,吃商品粮,指不定有什么出息呢?你要是这样结了仇,以后能善了?前些天他家老三才不给你送了两条烟,两瓶酒吗?你现在要是去查了,不就是典型的吃好饭,嘴一抹,翻脸不认人吗“

    刘传奇眼睛一瞪,道”就你一个人能,你老子是傻子?“

    最后一思量,不就这么回事吗,自然不了了之,后面有再上眼药的,刘传奇直接甩话,有本事你也去财,没人拦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