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1、状元郎是万元户
    进入8月份中旬,淮河汛期,又有间歇性神经的暴雨,通往镇上的那条土路已经被水淹了,河沟池塘水位暴涨,所以这阶段李和都不准小五丫头出门玩,小丫头因为偶尔溜门出去,屁股也没少吃巴掌。〈

    气温降下不少,镇上小商小贩越来越多,街道上每天也是越热闹,人就是这样,有一个人带头,后面的人胆子就大了,桥对面都新开了一家小饭馆,说是饭馆,就是简单几个热菜和炒面。饭馆开业那天,李和算是激动坏了,这葱油饼算是吃的都想吐了,终于可以正儿八经的喊一句,老板买单。就连水产公司门口都摆上了早点摊,结束了没早饭吃的历史。

    更高兴的是,买肉不要肉票了,村里的大胖子陈永强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李和兄弟俩的刺激,居然七里八乡的跑去收生猪,做起了猪屠户,在镇上摆了肉案子,哪怕生意再好,每天都会给李和留2斤五花肉,李和终于实现了天天吃肉的梦想。陈永强后世确实是做起了猪屠户,可没有这么早啊,记忆中应该是81年左右,现在做起了猪屠户,整整提前了2年啊。难道这就是自己的蝴蝶效应?你在改变自己一点点的同时,也在改变着历史。

    身处在这个时代只有用心感受,才能体会到时代脉搏的细微跳动,每天的变化都是不知不觉,春风最是润物细无声。

    不过这短短时间的变化,依然让李和蛋蛋非常忧伤,因为现在不止他一家朝水产公司送黄鳝,光看到的就有三户了。其中一家的还是开着拖拉机,那是相当的拉风,比后世开宝马的还阔气,李和现在不止蛋疼,肾也疼。只能感叹聪明能人还是太多了,水产公司刚放出点风声,这帮人就能趁势而起。

    更令李和惊讶的是,镇上开始多了两户人家收黄鳝,一个摆在镇子的街口,一个就摆在洪水桥的北桥头,而李和就在南桥头,两家一家守着一个桥头。

    李隆和大壮自然愤愤不平,认为人家抢了自己生意,李和拉着说道”穿衣吃饭,各凭本事,你能有啥说道的,这桥又不是咱家的“李和也没多说,难道还和他俩解释啥是市场经济不曾。

    李和只是惊讶于这个时代的传染力,自己只是放了点火药引子,想不到引线能哧溜这么长。本来这黄鳝生意,也就没打算做多长时间,竞争会越激烈不说,沟里地里的黄鳝在这个季节也是有数的,只会越来越少,李和这阶段每天也就只能勉强收个5ooo斤,有时用不了那么多板车,只得让老爷子李福成在家歇息。

    可这一个多月来,却是没有少赚,去掉所有开销,手里有15ooo多块钱,家里除了老娘不清楚具体,兄弟姐妹几个都是心里有数。妥妥的万元户啊,就相当于”土豪“的称呼,最大面值还是“大团结”的十元版,一万元对人们来说,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有钱了,这一家人做事的精气神立马就不一样了,向来节省的李梅硬狠下心到供销社给每人扯了2尺不需要布票的土布,一人做身新衣服。又心疼俩兄弟,风里来雨里去,天天光着脚板,又和王玉兰从早到晚纳鞋底,做起了新鞋。

    像往常一样,李和几个从省城回来,刚到村口就听到人招呼“呦,状元郎回来了”

    又遇到在村口修理自留地的潘广才,潘广才笑嘻嘻的说道“二和,赶紧回去,你家里来客人了。你小子做了状元郎”

    嘿,李和这下心里有数了,估计是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了,只记得八月份了通知书,具体时间倒是记不清了,这时候的高考通知书一般都是直接寄到镇上,应该还叫洪河桥公社,92年改成洪河桥镇,还跟荷兰省地界不清不楚,后来有了手机信号串网,经常多走几步路,就变成了“荷兰移动欢迎你”,漫游费被扣的莫名其妙。

    还有李和这一口荷兰口音,出社会以后,被人拿窨井盖这种事情开玩笑,这锅我背不起,只能积攒怒气去酒桌上复仇。经常被这样调侃,都快把自己当成了荷兰人,要不是偶尔需要在一些表格上填户籍地、祖籍地这些资料,李和都快忘记自己是拿着帝都户口的土生土长的皖北人了,不说荷兰话的皖北人不是一个合格的帝都人。

    大学进了帝都大学,就变成了帝都商品粮户口,还有操蛋的干部身份,你不转户口都不行,七八十年代的户口制度和今天的户口制度完全不是一回事,八十年代的户口制度直接和你的一切挂钩,你的生活,你的升学,你的工作,甚至于你的婚姻,没户口就没粮票,有钱都没用,照样喝西北风。

    一到家,家里围了一圈人,纷纷嚷道“状元郎回来了”。大姐李梅一把李和拉进屋“公社的人,给你送通知书来了,大队书记在里面陪着说话呢。你注意说话,人家问了咱这收黄鳝的事呢”

    大队书记刘传奇正陪着一个戴黑框眼镜的中年人说话,看到进来的李和,说道“二和,这是我们公社管宣传的何军同志,不辞辛苦,给你把大学的通知书送来了。”

    刘传奇话头就掐到这,他可是久经革命战场,经验丰富的老手,要是所有的话自己一秃噜嘴全说完了,人家公社干部还屁颠屁颠来干嘛,圣旨还没宣,你就把内容提前说了,不是得罪人嘛。

    李和走过去和何军握手,这位后来倒是一步一步成了县里一把手,李和‘情真意切’的说道“何干部,从公社到俺家这条道可都是烂稀泥,真是辛苦了,太谢谢您了”

    何军上身得体的穿着中山装,下身的裤脚都塞到了雨鞋里,裤子上倒是甩了不少泥巴。

    何军在李和家就坐了这么一会,倒是没少了解李和,看来不光学习好,这胆子肥有能耐,不然他家这么招眼的三间大瓦房是怎么盖起来的,都说解放思想,可像这么解放的,倒是第一次遇到,自己也算是改革派,对李和不禁心生好感,于是说道”都是为人民服务,李和同学,恭喜你成为我县理科第一名,这可不仅是你们村的光荣,也是我们公社的光荣。努力读书,以后就是国家栋梁.“

    李和拿了水瓶给何军和刘传奇杯子里续了点水,笑着说道“何干部,你不知道,俺们家,孩子多,一直光景不好,多亏了刘书记和村里乡里乡亲的帮衬,不然俺也读不了高中,今天更不会考上大学”

    刘传奇倒是笑的开心,以前没觉着李兆坤这二小子这么会说话,对着李和说道“也是你自己争气,也替我们村争光,开学有什么困难,村里不会袖手旁观。”

    说了一些话,何军就要走,看着倒不像是假客气,刘传奇和李和一家子倒也不好再留。把何军送走,刘传奇笑着说道“二和,你小子是个出息的,你跟家里商量下时间,摆个流水席,考学是头等事,你这也是咱李庄头一个大学生,也给大家沾沾才气,以后也能多考几个“

    李和也明白,不管什么时候这种酒席都是变相的收礼钱,关系好的会给个一块,一般的也就三毛,五毛,他倒是真不在乎这点礼钱,不过农村这点规矩,不管重生几辈子都不好推脱,只得应承了。

    一家人算是高兴坏了,老四拿着通知书大声念,高校录取通知书是实际就是一张公文纸,内容简明扼要,各校雷同,开头就是毛大大语录,后面就是告知事项,转户口,报到时间。

    这年头,考个大学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哪怕就是个中专,都能轰动十里八乡,这可不像后世一转头能劈好几个大学生,本科满街走,硕士多如狗,博士恐怕也难抖一抖。

    李和连学校都没去,志愿都是高考前填好的,不管重生几辈子高考分数都忘不了,还去学校查什么分数,人啊,总是对改变命运的事情,难以忘怀,79年高考总分6oo,李和得了453,就能得了个理科状元,其实大部分是跟时代有关,高考恢复才两年,大部分的人,对高考都没有概念,去考试也是几个人一时兴起去的,跟约好一起去玩儿差不多。上山下乡耽误了一批人,什么也没有学到,比如考试的语文、历史、政治,大家好歹识字,能死记硬背,数学是不会,而地理、物理、化学,许多人都没听过怎么回事儿。一个正儿八经的地级县,考理科的就那么几个人凑数,绝对不会过二位数,因此李和就有那么点鹤立鸡群,矮子里的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