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2、李兆坤回来了
    王玉兰最近倒是越顺心,二儿子考上了大学,哥俩越争气,手头又阔绰,村里村外都能听着奉承话,就是最近上门打探亲事的也不少,都是提的大闺女和老三,至于大儿子,这帮老货倒是想得美,俺家老二将来吃商品粮,端公家饭碗的,至少也是娶个白嫩嫩的城里姑娘。〔  ?不禁又担心起自己男人了,要是搁家也能享福咧,在外面吃不饱,睡不好,受老罪了。

    以前光景不好,嫁闺女,娶媳妇,总没底气,可现在这境况好了,倒不得不准备了,午饭端上桌,王玉兰就说道“最近你潘婶子还有大壮他娘,提了几个后生,要不梅子去相看下,年龄横竖也不小了”

    李梅对自己的亲事,说不着急也是假的,你打眼看看方圆几里地,哪还有自己这年龄没有相人家的,一般农村十七八岁都是结婚了,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喊自己老姑娘呢。可自己要是嫁出去,又是不放心这家,二兄弟年龄大了,自己好赖不愿意自己看顾了,可下面还有俩丫头片子呢。

    李和想不到老娘会提这一茬,他倒是希望还把前世的姐夫找回来呢,对前世的姐夫,倒是打心眼喜欢。现在不知道怎么接话了,难道跟他们说,我已经给大姐相好对象了,你们不用操心。只得说“妈,咱爹又不在家,咱要是瞒着定了,他回来说不准又闹幺蛾子,你忘了之前的事了,亲事都快到下定了,他说不中,最后不还是黄了吗?”

    王玉兰一听,倒是不乐意了“你这孩子咋说话呢,什么幺蛾子,你爹做啥不都为了你们好”

    兄妹几个互相瞄了一眼,低头扒饭就不说话了。

    这锅只能给自己亲爹背了,李和倒是用的屡试不爽,这爹也只有这么点用处了。之前拿了大学通知书王玉兰兴冲冲的要办酒席,这考学了可是脸面事,李和也是推脱等李兆坤回来,月底不回,咱再办。如果自己的翅膀煽动的不大,这李兆坤可不就快回来了吗。

    在农村办酒席可不是简单的,规矩多,忌讳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有时要是不懂里面的弯弯道道就会得罪人,李和对这种事可不愿意费心思,虽然李兆坤是个混人,可这农村的场面事都是办的极顺溜。

    小丫头也不怕热,在门口逗弄着吃碎米饭的小鸡仔,毛茸茸的一团,可把她喜欢歪了,捧在手里不敢用力气,把弄坏了,可要挨揍的。这些鸡仔都是李和从省城回来路过方集公社买的,前前后后买了4o多只,被小丫头肉来柔去,倒是受了不少惊吓,糟蹋了五六只。

    原本就打算偷偷摸摸就放在老土屋,人说生活善于现,定眼一瞧,路过靠南边的县市集镇,人家就光明正大散养在屋前院后,李和就算吃了定心丸,小鸡稍微能吃米饭,就直接散落在院子里了,后来又买了2o只鸭子,直接丢到门口水渠里。老爷子和两个叔叔虽然也跟在后面买了好几十只,心里有点顾忌,可不敢这么名目仗胆放外面,李和说“方集公社跟咱虽然不是一个县,可离这才几里地,人家日子可比咱滋润,人家都能这样,咱为什么不能,都改革开放了,你看现在谁还提割尾巴这茬?”

    李福成三人也就索性放开了,自家屋里之前偷养的老母鸡都散开了,屋里也不用大夏天闻着臭味了。

    看着李兆坤家门口成群结队的小鸡仔和小鸭子,先就把来经常串门子的几个老娘们给嫉妒坏了,一狠心也就有样学样,哪怕有了事,日子再差能比现在差,跟传染病似得,就这样整个李庄气氛陡然不一样,买不到鸡仔的就直接用偷偷摸摸攒的鸡蛋孵化小鸡。

    猪屠户陈永强倒是更狠了,直接盖了几间猪圈,养起了猪,这家伙鼻子灵,你道他这生猪从哪来,南边已经不少农民家里养猪了,只有价格合适,人家就愿意卖,可比卖给屠宰场价格合适多了。经常出门,倒是见识了不少,也没少挣钱,只道政策还没到这边,只想时机一到就开始养猪,可李家兄弟做出头鸟开了先河,自己还怕啥子,也不等了,直接从南边买了三头猪仔,盖了猪圈。陈永强现在倒是真心佩服这李家老二了,学习好,做生意脑子又灵,有事情经常都愿意找他商量。

    有了开头,就没了结尾,有一家就有两家,李庄开始了一场养殖业大赛,你家养了猪,我家还养了羊呢。有嫁到外村的闺女回到李庄的一看,也是回去开本村先河,有村干部过来问,这些小媳妇就直接回答“你们这些村干部咋不学学李庄的刘传奇”,上湾,王坝村不少村干部都不禁对刘传奇恨得牙痒痒。

    刘传奇真的想仰天大呼,搁家里坐着都能躺枪,这锅我不背。

    这事公社得了消息,有不少人嚷着说,不参加集体生产劳动,蹲在家里搞私有化,已经走到资本主义的路上去了,这叫“资本主义土围子”,而不叫“资本主义尾巴”,是因为不仅公开养鸡,而且有的还养了几十只鸡。

    刘传奇已经把这李家老二在心里骂了八百遍,这熊孩子咋这么能折腾呢。现在不止是李和一家问题呢,整个村都是,一个不好就是众怒啊,以往依靠的是基建队员都是这样干,现在让他们自己割自己尾巴,他们能乐意吗。他心里也明白,这皖南边不少地方土地都分开了,搞了什么土地承包,自己这边倒是一直没消息。

    公社头头脑脑开了几次会,也没结果,政策吃不透,大家也不敢随意处置,这些年形势不一样,很多人都平反了呢,风头浪尖上一点错处,就是给自己麻烦。

    刘传奇找到李和,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孩子,咋这么捅娄子呢,你好歹读书比叔多,你给叔参谋参谋“

    李和心里对刘传奇倒是蛮有好感的,这家伙做了十几年书记,没祸害过人,不管是城里来的知青,还是被放到这边劳动改造的所谓顽固分子,都是凭良心对待。李和笑着说道”叔,咱这可不是私有化,咱这可是集体合作社,你看咱们有养鸡合作社,养猪合作社,只是放在社员家里养的“

    刘传奇一拍大腿,道”对,就是这个话,俺都想敲开你脑子,看你小子怎么长的。“

    当晚,各家各户派了代表开了社员大会,签了协议,成立了李庄养鸡合作社,养猪合作社,一下子多出了七八个合作社。

    对外公开,养殖的牲口归集体,但是对内爱怎么处理自己就怎么处理,但是不能对外说出去。

    各家各户有的当场赌咒誓,比如生不出儿子,出门撞车。只要挂个合作社名头,养好了还归自己,傻子才说出去呢。

    李兆坤这些年越不如意,常年背着个破帆布包,一个木箱子,梦想他大约是有的,大概就觉得土里刨食特没志气,,特现眼丢人,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多大能耐。

    这趟回来准备从家里拿点本钱,去南方赚大钱,回来的老乡说,深圳到处机会,钱都埋脚跟子了。想想自己每天卖些针头线脑耗子药,走村串巷勉强能糊住口,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到洪河桥公社太阳还是老高,满头大汗,肚子都饿的直叫娘,可口袋买完车票,就一毛钱都没了,路途上也是卖点东西凑顿饭,只得挺着身子急匆匆往家赶,这李庄还是那个李庄,可就哪里说不出来的怪,娘的怪咧,庄子里人看自己的眼神咋那么奇怪。

    以前大家伙遇见李兆坤都是喊他”二流子,二流子“,可现在大家伙突然好热情,平辈的喊他名字,小辈的居然喊他叔,还有递烟的。李兆坤心里直犯嘀咕,真他娘见鬼咧。

    走到三间瓦房前,李兆坤用手比划,这是潘广才家,这是黑子家,那家门朝南,那家屋坐北,去那家拐弯,去那家抹角,去那家过沟,去那家跨坎,闭着眼睛都能走到,这是咱家门前大水沟,没走错路啊,李兆坤似乎明白了什么,难怪进村大家笑得贼兮兮的,那是**裸的嘲笑,脑子轰的一下炸开,血液上翻,吼道“干xx娘,谁tm占了老子的宅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