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4、一看都是过来人...
    李和倒是懒得搭理李兆坤,自己该干嘛就干嘛,兄弟俩最近午休睡醒后开始平整院子。<?    虽然没有拉围墙,可不妨碍暂时把院子铺点砖和碎石,一到下雨,从新房到老屋就这么几步路,都能滑上一身泥。铺砖也没那么多讲究,地面用铁锹铲了,直接铺上砖,砖头之间的缝隙不要留大就可以。主要就是为了防滑,而且下雨后也能多点活动空间,要不然出门一身泥,都能把人憋屈坏。倒不是多费神的活计,用零碎时间抽空整下,估计到晚上能铺好。

    李隆忽然说道“哥,你说咱爸怎么突然回来了呢,每年也不都年底再回来吗?”

    李隆心想马上就是秋收,而且秋收后还要修河堤,他可不信李兆坤能干,每年都是故意躲出去。

    李和翻翻眼皮,道“外面混不下去了呗,你少跟他犯倔,有啥事先顺着,大不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大姐钱藏哪了?可别让他不注意给翻出来。”

    李隆嘿嘿笑,道“在老屋挖了个洞,瓦罐严严实实的埋进去的,上面还压了柜子,保准找不着”

    李和忽然记起了一件事,道“前些天,那王前进找你干啥,那可不是个好玩意,你可别让人家哄了。不准跟他来往,下次再看你跟他凑一起,我非揭了你的皮”

    王前进8o年代初,在两省搭界处纠结了一批人,专门拦截过往车辆,抢了多少车,杀了多少人,估计他们自己也数不清了,看着挺憨厚,倒是个歹毒人,让人一回想起来就觉得肝颤。。从八十年代开始疯狂作案,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才被剿灭。只知道,公判大会的时候,光死刑就被判了几十个,不久就被枪决。当年听了这个案子,虽然自己在外地,但是依然觉得很震惊。

    自己这辈子倒是不介意提前处理了这祸害,可也要看能力,要不然曾经见过的不公事,不平之事,太多了,哪怕正义感爆棚,这辈子做蝙蝠侠都处理不完。

    李隆一直就怵这面瘫哥哥,而且最服气的也是哥哥,就是觉着哥哥越老气横秋了,以前他哥哥训斥他,是因为瞧不上他,现在训斥他其实更多是关心,他心里倒是隐隐分得清,被这样训斥倒也习惯了,只得喏喏说道“没事,他们要去找我耍牌,想哄俺钱呢,俺又不傻,哥,我知道了,以后离着他们远点”。

    李和打定注意为了安全起见,这黄鳝生意,自己开学前就停掉,马上进入198o年,整个社会的风气,各行各业,各个领域,与其说是开放,不如说是在人性各个方面上都没有尺度。用狂放这个词,比开放来形容那个时代,更贴切。

    李和可不敢把弟弟一个人放到社会上横冲直撞,上辈子自己一家子虽然穷的掉渣,可没出过啥事啊。他心里隐约担心自己的影响,会改变过大轨迹,上辈子弟弟这个时候可没去过省城,现在是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省城来回跑,心倒是变得越野了。

    虽然有点惊弓之鸟的意思,但是李和不得不慎重,等外面安稳两年,自己在外面有起色,才能让他出去,不然怎么都不放心。李和这个傲娇的小老头倒有把弟弟当儿子养的架势。

    李隆这人是一点坏心眼没有,就是年轻火气重点,比较敏感,叛逆,但是偏偏又少主见,要不然上辈子不会让他媳妇给吃的死死的。

    老四一边给小鸡喂食饮水,还要防着小丫头冷不丁的用手抓小鸡,小丫头就蹲在那里无聊的扣泥巴,所有人都在忙,没人管他。。

    老四不时还抬头往屋里瞅,看着他爹打呼噜流哈拉,恶心死了,心里嘀咕,等睡醒了,还要重新刷席子。老四都已经四年级了,成绩倒是还好,现在天天见荤,顿顿吃肉,脸上倒是胖乎了不少。

    以前她跟李和都不怎么亲近,只知道以前大哥回来只知道躲屋子里面看书,家里事情一点不操心的,自己有点不向着他心,就要挨骂的。可她就是不明白的是,现在也是跟以前一样有一点错处就要挨骂,还要挨他哥哥的脑瓜子,可倒是越喜欢他哥哥了,觉得有哥哥真好,大哥还说只要考上了初中就给他买自行车,每天都让自己好好看书,越想越觉得美美的。

    李兆坤醒来抽了根烟,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就直接穿着小裤衩子门口乱晃荡,道“你娘还没回来啊”

    哥俩院子已经收拾的差不多,只要把多余碎石清掉,没用的红砖码整齐放到墙角就好,李和不忍直视亲爹这样子,道“爹,你醒了啊,阿娘估计就快了,听着你回来,指不定多高兴呢,天天念叨你呢。要不你先洗个澡,天热,也好清爽清爽”

    又回头对老四说道“你去我屋,把我那屋里大裤衩子,拿给爹,我那柜子里还有一件衬衫”

    老四不情愿的去拿了过来,见亲爹没客气往身上比划试了试,就瘪瘪嘴,那衬衫可是大姐特意做给大哥开学穿的呢。

    王玉兰一回来就看到井边冲澡的的李兆坤,欢喜的不得了,自己可是一年多没见着自己男人了,想想男人外面受的苦,总不是滋味“孩他爸,你看你又晒黑了,吃了苦吧,你赶紧洗好,俺等会给你绞个头,把胡子也挂了”

    李兆坤看到王玉兰,也不知道避讳人,狠狠亲了几口。又用毛巾搽干净胸前,把后背给王玉兰,王玉兰妥帖的接过毛巾给他搓后背,李兆坤逼着眼睛享受,道“我是男人,不吃点苦,能行吗,靠你个娘们,娘们能干吗?”

    李梅跟王玉兰倒是一起收工的,奈何王玉兰归心似箭,脚步比较快,李梅倒是不紧不慢,有气无力的跟在后面,干了一天活,哪还有精神。

    看到爹妈这么黏糊,倒也不怎么惊讶,本来还想打招呼,只是听到自己爹这么不要脸的话,嘴角依然抽了抽,径直回屋里洗涑了。自己爹什么能耐,自己还能不清楚吗,打自己记事起,就没到队里上过工,偶尔逼得紧了,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跑外面就见不着人影,只有过年回来,偶尔被王玉兰哭的厌烦了,会拿出一块钱,二块钱,可要不了几天,就又被他拿回去,抽烟,喝酒,耍牌。要说他养家,养的哪门子家。也就是自己老娘这样的人能这么受老爹哄。。。

    李梅自己也算是看明白,俩个弟弟,特别是大弟弟,越出息,自己这个家以后还得靠他,哪怕自己的婚事,以后都要落在弟弟身上。现在自己出去,都越脸上有光,谁不说这是李和他姐,弟弟是个大学生,以后有个出息的弟弟,也算是有个中用的娘家,不至于无故受婆家气。

    自从收黄鳝的摊子摆在洪水河桥头,家里吃晚饭一直早,好留着时间早走,今个因为李兆坤回来,倒是耽误了不少时间,王玉兰把挂在屋檐下的腌肉取下来,肥多瘦少,放在饭锅里蒸,香喷喷的。又炖了一锅鸡,炒了几个蔬菜,倒是赶的上过年了。

    李和床头的那两条红塔山,也被王玉兰献宝似得拿给了李兆坤,那床头的迎驾酒更不用说了,都已经有一半进肚子了。李和兄弟俩晚上要拉车,倒是不方便喝。

    李兆坤突然觉着神仙日子,也不过如此了,就是好奇俩儿子突然这么能耐,可自己是老子,又拉不下多少脸皮去问,嘬了一口酒,道“我不在家,你哥俩倒是越中用了,以后挣着钱给你妈存着,你们年龄都到了,该嫁的都要嫁,该娶的都要娶。二和你考上大学了,爹是不着急了,端了公家饭碗,以后媳妇还不是由着你挑”

    兄妹几个对视一眼,得,肉戏终于来了。

    要是不晓得这爹脾气的,听着这话,觉着倒像是慈祥和蔼可亲,一心为儿女的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