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5、一看都是过来人(2)
    李和上辈子每个月按数给李兆坤养老钱,管吃喝拉撒,素日虽不待见他,但作为子女该做的逢年过节一样没少,自己回来的也少,相互之间很少有纠葛。{(  后来心疼王玉兰老太太,要接到城里跟自己过,可老太太就直接说:“俺在城里住不惯,人生地不熟,太憋得慌。这样下去,俺活不了几年啦。”

    只是偶尔想孙子,才跟李兆坤一起去住几天。李兆坤到老了,倒是精力少了,只是偶尔抱怨零用不够,仗着娃多,轮流着要钱,兄姐妹几个都不是差钱的主,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当然,老三家是例外,三儿子家老三媳妇是惹不起的,平常躲都来不及,哪会上杆子找不自在。

    李兆坤过世的时候,李和本来觉着应该不会哭,可看着躺在床上瘦骨嶙峋的李兆坤,眼泪控制不住就下来了,人死灯灭,一辈子的芥蒂还能有什么呢。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回忆起李兆坤一辈子,其实除了无赖点,也没什么人生污点,自己为什么要跟他那么生分呢。

    坐在坟头,双泪直流,当时心里还誓,如果下辈子还做父子,我会对你好点。

    当时为什么要誓呢?

    李和觉着这就是报应,报应啊。

    这辈子终于梦想成真,终于又做了一回父子。

    可现在看着坐在椅子上,坐没坐相,吃没吃相的李兆坤,李和恨不得把自己活到6o岁的涵养全扔到狗肚子里,,重生一回,这辈子好好待他?臣妾做不到啊!!

    不过,李和还是耐着心说道”爹,每天咱都能赚个几十块钱,都给娘存着呢“

    家里每天的进账,也就把老娘蒙在鼓里了,哪怕大壮,自己爷奶,两个叔叔都清清楚楚,天天跟在一起往来能不清楚吗?甚至都不需要李和交代,几个人都主动要帮李和哥俩打掩护。

    李福成知道大儿子德行,让孙子防着自己儿子这话,这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不知道的还以为挑拨父子感情呢,可看着兄弟俩挣得越来越多,整天没日没夜的操累,可不能由着大儿回来糟蹋,最后忍不住隐晦的说道”二和,你这马上开学了,该准备的都要准备呢,老话说穷家富路,身上要多备点钱,有备无患。你妈搁家,横竖有这么多人照应,你在外面也不用担心”

    李和能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吗,转作为难的意思,道“爷,妈知道了,指不定不高兴呢”

    刘大壮倒是个通透的人,可人家家事,毕竟不好插嘴。李兆明倒是个着急的性子,直接说道“没事,你每天辛辛苦挣个几十块钱,大家都能体谅的”

    大家彼此心照不宣,不管谁问,都知道李和这兄弟俩忙死忙活,一天就挣个几十块钱。

    可就算这样,今天给王玉兰三十,明天给五十,王玉兰手里也有1ooo多块钱呢,平常的家里开销,包括盖房子都是李梅账里给钱。

    这年头能拿出1ooo块钱的人家,整个乡里都是屈指可数。王玉兰显摆的把包着钱的手绢打开,对李兆坤,道“孩子他爸,你看咱娘几个搁家也不差,你就不要出去受苦了,马上入冬,再睡桥洞,到时候坏了身体”

    李兆坤本来对着钱两眼放光,可一听睡桥头这种伤体面的话,立刻脸都绿了,在孩子面前就抬不起头,显得不如人,对王玉兰咋呼道“你这娘们晓得啥,爷们的事你少管”

    李和本来就对这两个活宝忍着憋住笑,可一看王玉兰的架势就知道老娘马上要放大招了:哭

    是非之地勿久留,李和赶紧站起来放下筷子,又夺了李隆的筷子“还吃,你看看几点了,赶紧走“

    李隆嘟嘟嘴,受伤的总是自己。

    李和又转身对在院子撵着小丫头喂饭的大姐说”晚上你们几个睡老屋,省的他俩吵着你们“

    李梅都21了,能不明白意思吗,只得无奈红着脸点头。

    这两活宝,一年多没见,**,万一有儿童不宜的,还是姐们三个晚上睡觉离得远远的好,阴影面积好大。

    兄弟俩照往常一样招呼大壮赶着驴车去桥头收黄鳝。现在地排车从省城拉回来,都是直接放在常去的那家饭店门口,也不用拉回来,省事不少。回来的只赶两张驴车,去的时候兄弟俩大壮一辆,李福成爷三一辆。

    李兆坤在家闲不住就瞎捉摸了,越想越不对,转身问在洗衣服的王玉兰”二和真给刘老倌儿子还有我那两兄弟一天1o块钱“

    王玉兰瘪瘪嘴,觉着自己男人不信任他,好像受了侮辱,道“不信你问你大闺女,他也知道”

    李兆坤抬眼望望在水沟边赶鸭子的大闺女,那大闺女吧,除了吃饭时候跟自己搭了句话,就没再说句话。

    觉着几个孩子就没一个贴心的,哥俩都是应付自己,自己又不是瞎的。

    又转头看了下院子里的四闺女,正对着自己中午睡得席子用鞋刷子猛戳,分明就是埋汰老子呢。

    最后眼光落在了玩泥巴的小丫头身上,觉着看到了希望,走过去搂起来,道“来,老闺女,给爹香一个”

    小丫头中午才觉着这个坏人赖在自己家不走,好生恼了一番。可每次溜门出去玩,别人开玩笑问,你爹呢?别人都有爹,自己也应当有爹的,现在自己有了,突然喜庆的很,问道“那你给俺买糖不,俺要大白兔”

    “好,要啥老子给你买啥”

    小丫头脆生生的喊了声“爹”

    李兆坤乐坏了,突然间有了贴心小棉袄,暗道幸亏老子生的娃多,不然一个中意的没,呸。

    李兆坤又气愤的对王玉兰说道“回头要好好说道,说道,三个人一天就要3o块钱呢,咱一天才能挣多少钱?刘老倌那龟儿子,顶天也就给他个3块钱,比泥瓦匠还高呢。兆辉、兆明是我亲兄弟,可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咧。就看在是俺亲兄弟份上,5块钱,他俩就要知足了。他俩好生不晓事呢,自己侄子的钱也坑。你个娘们,二和读书傻了的,你也是个不中用的。你算算一天被他们多坑17块钱,一个月多少,一个月5oo多块钱呢!”

    王玉兰衣服也顾不得洗了,一听这么多钱,赶紧掰了掰手指,道“还真是5oo多块钱呢,哎呀,你不说,俺都不晓得呢”

    李兆坤昂着头道,“那能有错,老子做了多少年生意,他们能糊的了我,也就糊弄你老娘们,晚些时候就要找他们说道说道“

    老四一直在旁边侧着耳朵听,是个鬼精的,不慌不忙的把席子晾在绳上,转身回头就去找大姐了。

    李梅一听这事,倒是个极有主见的,大壮,自己爷,还有两个叔叔,每天熬十几个小时脚程,那是容易的吗,关键自己家没少赚啊,还不能说破这话给爹妈知道,让自己老子去撕破脸,那才狼心狗肺呢。

    李梅对老四说道”你给小五洗洗,晚上咱回老屋睡。俺去路口等阿爷“

    阿爷铁定知道自己爹回来了,回头去省城从这路过,肯定要过来瞅瞅的,当场戳破脸,就难堪了。现在就得想办法把阿爷还有两叔哄走。

    李梅扛了把铁锹,假装在水渠排水,手背上,脚上蚊子都打不住。等了不少时间,李福成带了俩儿子赶驴车才过来,对李梅说道”梅子,这么晚了,你还挖啥呢?“

    李梅笑着道”俺把水渠排排,不然鸭子大了,不然水不够祸呢。“

    李福成道“你爹回来了吧,俺去看看,天天不着家的,搞什么名堂“

    李梅道”俺爹中午就回来了,这会应该在大队书记那呢,好像是因为之前什么事,俺倒不清楚呢。“

    ”那中,你搞搞回去吧,俺们去找二和了“一听家里没人,李福成几个,就扭头走了。

    李梅拍拍胸脯,这撒谎可是累死了,至于明天怎么的,那就得交给大弟张罗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隐约把李和作为了依靠,倒是想起来大弟那晚和自己说的话,什么‘挣钱以后我来’,“老三结婚我管‘这么有大气概的话,大弟真的长大了。还跟自己说什么,姐,以后我保准给你找个满意的对象,说的好像自己着急嫁人似得。不过这个大弟确实是令自己越骄傲了呢,想想自己现在过得日子,做梦都能笑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