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6、夏季的欲哭守望
    第二天一大早李梅就跟王玉兰交代好,说自己今早赶集。[[{  街面上现在越热闹,早早的在街上买好东西,鞋面,一些土布,几把蒲扇。又给小丫头买了2块钱的油撒子,本地产妇坐月子要吃掉许多许多的油撒子,连看望产妇的亲戚也送油撒子,当然许多人更喜欢买给小孩子做零食,那1时候小孩子得了一把撒子能油乎乎的吧唧个一整天。

    李梅买好东西就在洪水河桥头树荫底下,等着李和哥俩。等的心焦不耐烦,时而站起来朝南边路方向张望。

    等太阳挂的老高,李和他们才赶着驴车回来,等把驴车停到饭店门口,李和下驴车,让他们把后面的地排车放好,自己走到李梅跟前,道”姐,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这么热,你候这里干嘛?”

    李梅用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原原本本的把爹妈的话说了,道“你自己拿个注意,别直愣愣的回家,戳破脸,多难看”

    李和心里叹了口气,命运中的变量,真是说不准,横竖自己心里有数了,看来黄鳝生意要提早停了,便让大壮他们把驴车拉到树荫底下,道“爷,想跟你们商量个事,我捉摸着,我马上就开学了,想把黄鳝生意停了”

    李福成倒是一愣,这每天都是实打实挣得钞票,好好的停了干嘛,疑惑的的问道“乍得啦'

    李和耐心的的说道”爷,二叔,三叔。虽然钱这阶段没少挣,可大家没黑没夜的忙,都快累拖相了,阿爷你年纪也大了,叔你们马上要秋收了,大壮,隆子还没结婚,要这样熬下去就提前成小老头,也不是个事。这黄鳝,泥鳅顶多也就做到十月,都进洞了,根本抓不了多少,也不值得去省城跑一趟,所以趁我在家,索性直接停了。你看看这公社现在收黄鳝的也多,有的都在提价收,掺合下去没多大意思“

    几个人一听,觉着李和说道的都是实话,每天熬着不睡觉走这么多路不说,关键那千把斤的地排车也不是好拉的,哪怕脖间子垫了毛巾,勒痕也不浅,时间长了也是青一段紫一断,有时破皮,汗水浸的生疼,不注意脱衣服带下来一层皮,更能叫的龇牙咧嘴。而且这黄鳝也确实是愈不好收了,桥对面收黄鳝的有时还故意放对,提个1分收购价,2分收购价故意恶心人。

    可二叔李兆明倒是有点激动了,你道他没心思吗,要说开始一天挣1o块钱自己确实是高兴的,可时间一长看到李和哥俩每天挣到六七百,傻子才没心思呢,公社有其他人开始收黄鳝泥鳅的时候,更是刺激的嘴角冒泡,要不是顾忌着这是自己侄子,自己吃相难看,早就撂挑子单干了,此时听到李和的话,哪还能按捺的住,直接道”二和,要不你看俺跟你三叔,隆子,大壮要愿意,都一起合伙怎么样?''

    李兆明的小心思,李和哪能不知道,也有心帮衬这两个叔叔,自己既然不做了,没有理由不让他做,道“二叔,你们做我也支持。不过隆子就不让他参合了,我一走,家里还要靠他担当,哪能走得开。不过我觉着去省城真的太累了,马上就农忙了,刘传奇哪能乐意这么耽误?我倒是建议去县城零卖,驴车一个多小时就能跑个来回,虽然挣得少点,却是稳当的”

    李福成吧嗒吧嗒的磕了下旱烟锅,道”这个想法中,天天这么熬着,不是个事,进县城最稳当不过“

    李兆辉,李兆明哥俩,也觉着合自己心思,道”那中,就这么着,那就大壮俺们三个合伙做“

    刘大壮做这事,本来就是图着跟李和哥俩后头的,这哥俩都不做了,自己还做个什么劲,再说,自己私下里也没少挣,正想着天不热了,就起两件大瓦房,于是摆摆手,道“俺也是累熊掉了,俺要休息,休息,正儿八经睡个好觉“

    这个话说的几个人呵呵一笑。。

    李隆一直都是听他哥的,他能有什么意见,虽然有点可惜,可家里都有那么一大笔存款了,倒也不是不知足的。

    回去的时候,地排车也不需要放饭店门口了,既然不做了,也不需要了,就直接还是挂在驴车后面。

    路上,一直没说话的李梅道“二和你真舍得啊”

    李和笑着说道“我走了,老三一个人出去扑腾我不放心,再说他搁家重活都给他干,你们也能指望着。就不要让他出去了”

    又对大壮和李隆道“我先去读书,看看机会,能遇着合适的机会,就带你们去见识见识祖国的伟大都。还有,我交代的那些人,你俩不准和任何一个人来往,好生看顾家里就中”

    想着能去祖国都,可把大壮和李隆高兴坏了,不管李和说什么,都激动的点头应承。

    一到家,李梅就擦了把脸,安排做饭,毕竟中午李福成爷三,大壮都要在这吃。

    几个男的,就坐在门槛上透风处抹汗,李福成对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李兆坤问道,“你这成天不着家的,什么时候是个头?连个孩子都不如呢”

    李兆坤倒是不咋么怵自己老子,心里明了,大不了让他说几句又不会死,,道“俺不是不走运吗,要不然也能孝敬你呢”

    李兆明倒是觉着自己老子多事了,这老大从小你都没管好,现在放马后炮能有啥用,就道“大哥,你倒是有福气的,二和他哥俩都是这么争气。二和大学都考上了,你这席面什么时候摆,家里总要热闹热闹。几个孩子也是孝顺的,非要等你回来”

    谈到办酒席,李兆坤眉开眼笑,早上开始溜达,也没人喊二流子了,这一小会的功夫听到的好话,倒是比这一辈子都多了。无非就是你家老二要做城里人了,要吃商品粮了,李庄第一个大学生这些话,都起哄让李兆坤赶紧办席面,喜糖。李兆坤因此喜滋滋的开始想着筹划着席面的事情。

    从东扯到西,李兆坤扯到收黄鳝的事情了,李和知道重点来了,可不能牵扯他阿爷和两个叔叔身上。

    赶紧故意打断话,说道“爹,我还跟阿爷说呢,我马上就开学了,顾不得做了。你回来就好,以后交给你做。我跟老三倒是要好生歇息了呢,你看我这肩旁刚磨破,疤还没好呢。你再看看老三的黑眼圈,轮轴转,吃不消啊”

    李兆坤有点恼了,难得自己刚才还想好好替儿子办席面,现在反倒来消遣自己,道“这么多人,哪里需要老子去”

    李和,道“阿爷年纪大了,肯定吃不消了。二叔,三叔,马上生产队活一大堆活呢。不然秋收哪里分粮食”

    李兆坤道“爱干谁干,老子不干”

    按李和原来想法,李兆坤要是不依不饶,就把积攒一肚子的怨气泼过去,也准备不管老爷子李福成在不在,乘机爆呢。这一下子李兆坤不接招,只得去吃饭了。过几天办席面,还要李兆坤挥剩余价值,现在得罪狠了,自己就得抓瞎。

    吃完饭,李福成几个叙了会,就直接走了。李和这边就定了决心,该孝顺以后孝顺着,他做妖自己也不能惯着,等自己以后条件好了,政策允许,费点心家里几个人户口都独立出来,婚丧嫁娶就跟他李兆坤一点关系没了,让他做个光棍户主得了。

    李和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这家里还有一个黑户呢,小丫头就是生的啊。记得那时候自己还在读大学,家里又补不起生罚款,小丫头上学就被耽误了,班里就他年纪最大,觉着伤了自尊,混完初中,死活就不愿意继续读书了。

    后来接到自己身边,现小丫头倒是继承了李兆坤的性子,人滑不留手的,很快就相熟了一批人,成天不着家,又不愿好好上班,总跟自己顶嘴,虽然没有出格事,也算是操碎了心。

    那时候也是老观念,觉着姑娘家就应按老老实实上班,安分嫁人,第一次动手打了她,兄妹俩倒是越生分。不过倒是个聪明的紧的,毕竟还是自己妹妹,李和给他走了关系,她得了机会,成了女强人,生意顺风顺水。李和唯一的安慰就是这丫头对着自己一双儿女是贴心贴肺,女儿跟自己这小姑姑处的跟姐妹似得。

    这事还得趁早解决了,无非给个几百块了事,现在也跟刘传奇混的熟了,这点面子,几个大队干部应该会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