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7、1979: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黄鳝也不收了,终于睡上安稳觉了,每天都拿着凉席睡到院子里,天天睡到自然醒。〈

    此刻的阳光正开始刺眼,它从树缝中穿出正好投射李和的脸上,迷迷糊糊想继续睡,害怕困意消失,站起身,企图将窗帘拉上,但是身上一倾斜,趔趄了一下,醒了,抬头看了下明晃晃的太阳,梦游而已。

    只是潜意识又回到有舒适的大床,敞开的落地窗的豪宅,看来前世还是有些放不下呢。李和起来洗了把脸,看着水里的自己那张有些偏黑的脸,算不上英俊,充其量只是五官端正,有些消瘦。有了点稀稀疏疏的小胡子,长的不甚美观,一看就知道是毛没长齐全的,脸上几个痘痘怎么都挤不干净,厌恶的使劲拍拍脸,青春期也是这么尿性。

    鸟大了什么林子都藏不住,李兆坤虽然还是那个德行,兄妹几个也就把他当隐形人了。李和觉着自己走之前能安排都安排了,唯一担心的是大姐婚事,可那大姐夫家里的穷糟味逆风三里地都能闻着,没爹没娘的,虽然有爷奶,家里老太太身体又不好,老爷子年龄也大,糟的不能再糟的日子,在生产队一个男人再争命,再肯干,干多干少都是一个样,日子哪里好的了,没迹前,不会有瞎眼的人家往那凑,所以大姐的亲事反而也不那么慌张,就是给他们现在创造机会,快开学了,也没那时间了.

    眼下一家人都忙着办席面,李和做主直接从陈永强那里定了一头大肥猪,杀了3oo多斤的肉,这年头可不讲究均衡搭配,蔬菜营养什么的,最重要的要有肉,膘要厚,肉块要大,关键要管饱,酒要大碗的喝。

    李和就准备好酒肉蔬菜,剩下全都交给了李兆坤,农村那点规矩,李和想插手都使不上劲,有点差池,可能还要落个不懂事的骂名。

    李兆坤前一天请来大师父,每个农村里都有自己的做菜的大师傅,这些大师傅一年能做上前桌的宴席,那手艺绝对没话说,在院子一角摆开台面和灶台,支起三五口大锅,然后从各家借桌子,借椅子,锅碗瓢盆,水暖壶,要是自家肯定是凑不齐的,农村办喜事都是这样互相借着用,筵席都摆在自家的院子里。

    开席的前一天,李和的大舅二舅,大姨,三姨都提早帮着过来了,帮着劈材,剁菜,洗菜。晚上睡觉的时候,姑姑一家都去了李福成那边,王玉兰娘家那边不愿意麻烦人,就在这边挤一挤了,妇女都小孩睡屋子,男的就直接铺席子睡外面了。

    第二天都是早早的起来了,李兆坤有条不紊,活分配谁干,麻烦谁干,请谁干,倒是一点不含糊,有挑水的、有劈柴的、有专管做饭的、有择菜洗菜的、有收拾桌子的、有刷洗碗盘的,有帮厨的、有端方盘的,有烧大茶壶的,有上茶倒水的,里里外外是挺多的活。

    李和就得做个乖宝宝了,李兆坤打完招呼,他就得屁颠屁颠的给人上烟,酒席摆了12桌,虽然半大孩子都占了一小半,李和也得跟在后面一桌桌的去敬,而且还不能含糊,最后脑子嗡嗡的响,别人说啥话都是听不进耳朵了。等敬完酒,李兆坤看着脸色白,眼角红的李和,骂了句“德行,就这么点酒量,一点都不随老子”

    二辈子不长,有些精彩只能经历一次,有些痛苦缺要过二回~

    等李和从小树林里睡觉醒,家里就剩几家子亲戚了,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把几条板凳送完就收拾完了。亲戚家都给打包了没吃完的鱼肉和猪肉,欢天喜地的。亲戚家走完了,兄妹几个,又给这两天帮厨的人家轮流去送点剩下的菜,这也是农村的规矩。

    晚上李兆坤算完礼帐,嘟囔着骂了一句“奶奶个熊,亏死了”

    李梅好奇的问了一句“多少钱”

    李兆坤,道“27块5毛2分,不算生产队给的那3o块,烟酒钱都不够,烟酒都买了47,抽完的干净的很,别说菜了,这些老货便宜占大了”

    李和本来就对礼钱没多大指望,本来就为了个场面,道“没事,横竖就这一次,你看下午谁不夸你场面,你要是不回来,我们娘几个在家根本玩不转呢”

    李和这个倒是真心夸,没他真玩不转。李兆坤也是个极爱面子的,今天得了这么大场面,倒是高兴“废话,就那席面,咱是李庄头一份,谁家供红塔山,谁家给迎驾酒喝,那猪肉就够他们上的礼钱翻几倍了”

    李兆坤今天难得这么正常,能心平气和说话,李和倒是抱着劝进的心思道“爹,我想着,我马上就走了,这家里还要靠你,要不你就留家里吧,有个照应,现在家里日子也还可以。“

    李兆坤撇了一眼李和,道“老子的事,你少管,别以为考个大学就了不起。”

    李和差点一口老血飚出来………看着李兆坤忙来忙去的白天得来的那点好感,败光了,粉转黑

    午夜,李和就躺在院子里,其实没睡着,按照上辈子的记忆,他知道会生什么,希望这辈子会有改变,幸福并不是长路的终点,也不是大河的彼岸,而是这一路不断前行中的小小改变。。

    很显然,他失望了

    后半夜,他听到了屋子里开门‘吱扭'的声音,一个人影一边慢慢的从屋子里退出来一边关门,手里提着一个包。。。

    人影经过李和身边的时候,明显停顿了一下,静默了有大概二分钟的样子,然后蹲在地上打开包,好像拿出了什么东西,又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块压在上面,最后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和缓缓的站起来,追出院子,看着越走越远的人影,眼泪水不自觉的还是下来了,不是想哭,只是想哭的时候哭不出来,眼泪水不自觉的掉下来。

    哪怕重生他还是改变不了这应有的结局,突然觉得重生是虚幻一场,是一场梦,毫无能力,什么都改变不了,好无助,好彷徨。

    躺在席子上,望着外面的天一点点的变亮,毫无睡意。

    天亮的时候,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哭声,李和没有去安慰王玉兰,也许她哭着哭着就习惯了吧。

    李兆坤终于还是走了,去寻找什么,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

    李梅悄悄的把李和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妈的钱,他都拿走了,就留了1oo块钱“

    李和从口袋里掏出李兆坤半夜走的时候压在自己脚跟前的一把1o元面值的大团结,道”还给我留了1oo“

    办酒席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兄妹几个小金库的钱,王玉兰身上的钱基本没动,加上这阶段的积攒,哪怕扣掉这留下的2oo块,李兆坤走的时候至少带了16oo块钱呢。

    一家人这一天心情都处在抑郁的状态中,李福成老爷子过来看了一趟,烟锅子都摔折了。

    吃完中饭跟大壮打了招呼,让他套驴车,下午去公社,李和马上要开学,户口迁移证明需要去办了。

    先到公社后到派出所,也是熟门熟路,人家一看是本县状元,虽然没有巴结心思,可也不会怠慢,还笑着调侃了几句,一根烟的功夫,写好证明,啪叽恩了个公章,就完事了,李和走的时候客气的给了2包烟。

    回去的路上,倒是迎面遇见了上次给自己送通知书的公社干部何军,李和下了驴车,打招呼,道”何干部,好久不见”

    何军停下自行车,道“李同学,你好,好久不见,你这是办什么事了”

    李和晃晃手里的几张纸,道“呵呵,不是快开学了吗,我把户口迁移办好”

    何军,笑着,道“我当你忘记了呢,准备有时间去催催你呢”

    李和觉着这也是个有心人,以后何军也是本地杠把子,交好本地一把手下不会有坏处,道“这哪能忘记,何干部你要是没事,赏个光,咱去桥头那家喝杯酒”

    何军也没推迟客气,随声就应了好,一起朝桥头那家饭店去。

    何军藏着照顾小辈的心思,李和思量着短期投资长远回报,两人各自都打定主意自己请客,点菜的时候,你来我往,谁也没客气,鸡鸭鱼肉俱全。

    大壮旁边看的无语,旁边有公社干部,可不敢插话,就是平常见了刘传奇这些大队干部都是胆战心惊的。

    倒是旁边的饭店老板看明白了心思,笑呵呵道“这么多菜,合着你们三都能吃完是吧。”

    李和倒是和这饭店老板极熟稔了,桥头天天收黄鳝,吃饭都在他家解决的,也不矫情,呵呵笑道“那你就照拿手菜来,吃不满意绝对不给钱,打死也不给钱”

    饭店老板笑着,指着墙上的条幅道“小本生意,概不赊欠“

    几个人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