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9、离开
    天还没亮,李和就起来收拾东西了,就准备带几件换衣服和两件新做的袄子,一个茶杯,又把李梅刚做好的饼子塞进包里,这样火车上饿了也有办法,要做一天的火车呢。[(

    李兆辉,李兆明拉黄鳝的驴车就停在门口,刚好能带着李和一起去县城汽车站,然后坐汽车到省城火车站,到省城的班车都是有时间的,可不能晚了。

    李和掰开扒在自己身上不肯放开的小丫头,给他檫干眼角,亲了一口,道”在家乖乖哦,等大哥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小丫头,道”那你快点回来,要好多好吃的,甜的”

    李和笑着道“会给你买好多好吃的”

    李和对蹲在门槛的李隆道“家里重活以后都归你了,不准乱串。我之前交代的那些人,都给我离得远远的。要是让我知道了,就不是揍你那么简单了。地址我抄给大姐了,有事就去邮局电报,不要图省钱,要写清楚,知道不?”

    李隆嘟嘟嘴,道“你真是俺亲哥,你都说多少遍了”

    李梅站在旁边笑着道“没事,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俺会看着他的。你快点吧,二叔,三叔,还等着呢”

    李和挠挠头,道”那大姐我走了,四妹,五妹,你们在家要听老娘和大姐话,知道不“

    老四点点头,应了好。唯有小丫头哭丧着脸不支声。

    李和又看了看在旁边抹眼泪的王玉兰,道”俺的娘咧,我是去上学,又不是蹲号子,你哭干嘛,过年就回来了,说不准,还给你带个媳妇回来,笑一个呗?“

    王玉兰听了李和这样的话,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道”你这死孩子,现在跟谁学的一嘴西皮溜,行吧,走吧,北方天冷,记得加厚衣服“

    李和点头应号,直接上了驴车”二叔,走吧“

    一路不紧不慢,到县城的时候,天快亮了,李和说,“二叔,就到这吧,你们赶紧去菜场吧,我从这走到汽车站就几步路,你们在家照顾好自己”

    李兆辉李兆明突然也觉着舍不得这侄子了,,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你说这日子从地上到天上,不都是这侄子照顾的吗,李兆明喃喃的,突然不知道说啥好了,只道“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李和冲两个拜拜手,进了汽车站,上了汽车,买完票,开始向省城进。

    好不容易到了省城,这才是北上的第一战,这年头坐火车就是一场硬仗,做2o多个小时的火车,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至于坐卧铺,目前是没有可能的。

    坐卧铺都要工作证、单位介绍信,平民自己出门想坐飞机和卧铺?没门!领导感觉也挺合理的,完全不应该改。

    到了火车站,李和头皮麻,人太多了,作为交通枢纽,又是开学季,人都要堆在一起了。

    李和好不容易检完票挤进站台,火车到站之后,车门旁边因为站的人太多根本打不开,没有办法只好从车窗向里爬。火车上的人谁也不愿意外面的人向里爬,因为爬进之后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占领他们本来就有限的空间,站台上的拼命地向上托起车窗,一个个往里钻,李和就是这样上的车。

    上车之后找到自己座位,结果被一个女孩子给占着了,直接从口袋掏出票,递到女孩子眼前。

    女孩子一愣,娇气的说道”大哥,能不能扬下下风格哈,你看我一个女孩子,腿都酸了“

    李和没吱声,又把票在女孩子眼前晃荡了两下。

    女孩子气嘟嘟的,跺了下脚,站起来,小声咕噜”是不是男人,一点不知道谦让“

    李和一屁股坐下,靠在倚靠上,鸟都没鸟这人,我又不是你亲爹,没必要惯着你。包也不大,就直接抱在手里,这里可是装着全部身家,可不敢随意乱放,带了3ooo块钱,丢了可就喝了西北方,再找家里要,可没有异地转账。

    女孩子上面穿着的确良绿色衫,下面套着黑色松紧裤,最时髦不过的打扮了,同款锥子脸,白白净净,齐肩,倒是蛮秀气,看到李和不搭理她,就只的在过道扶着倚靠站着了,恼的不要不要的,自己走到哪里,自信都有杀伤力的,特别这种农村来的小年轻,结果来了个愣头青。

    女孩子就这样站在过道上,直勾勾的瞪着李和。

    李和觉着这姑娘脑子有坑,随着越来越开放,这种带坑坑的苏玛丽往后真的会越来越多,给自己做孙女都嫌弃小,自己可是见识过大保健,身心健康汉子。就啥都不想了,直接朝窗外看了,火车没空调,车厢空气也流通差,烟味、脚臭味,那个酸爽是无法形容,就要靠窗口这点风了。

    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到了就好了。

    ——用“况且”造句。

    ——火车开过来了,况且况且况且。

    火车开动的时候李和想到了这个笑话,不由得自己憋不住噗嗤笑了。

    李和倒是迷迷糊糊的想睡会,奈何太吵,过道里有蹲地下打牌的,有座位上砌墙码长城的,一会扣二饼,一会幺鸡,一会叫胡的,小孩子不时还会练练嗓子。

    也许是因为无聊,或者纯粹好奇,女孩子反倒找李和搭起了话”喂,你去哪的“

    李和抬头看了眼,懒懒的答道”跟你一个地“

    女孩子好奇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去哪的?我又没告诉过你”

    李和指了指女孩子的胸前,明晃晃的校徽,估计也是做给瞎子看,因为真心没几个人认识。一入学,每个学生都会一枚校徽,校徽是大学生身份的标志,不像后来,戴校徽显得很俗气,没有人戴它。当时的大学里,人人胸前都别着一枚校徽,这个让别人羡慕的徽章往往会引来异样的目光,让一些大学生们趾高气扬。浅薄之徒在公共场合也喜欢炫耀自己的大学生身份。

    李和记得有一次跟同学做公车,有一个就不断大声地提到“作为一个大学生”、“我们大学生”之类的话头,引得前面的乘客频频回头,这让李和和另一位同学恨不能找一个地道躲起来。极个别的胸前还挂着几枚,比如校徽,三好学生证,团徽。

    也许是年代特色,有的人胸前总会挂些东西,比如别针,钢笔,奖章,甚至钥匙扣,怀表,旱烟袋,千奇百怪。

    女孩子又道“你倒是蛮有见识的呢,我一路过来倒是没有认识的呢,你也是学生?“

    李和只得继续礼貌的应付道“是,我是新生,以前见人戴过,人大的比较特别”

    能不特别吗,而且印象深刻,双手托着,看着像菊花造型,以后又改成“人”字站起来,三个人立起来搂在一起,像基友团,后来大家还开玩笑说,人大的校徽改来改去,还是没有脱离搞基。

    后面无非聊着聊着就成了查户口,恨不得你祖宗八代都跟你盘下文出来,最后就差要联系方式了,扣扣微信啥的都加一下,如果有的话。

    李和恨不得直接一口气说完,因为查户口式的开场白讲完了,就没有话题了。

    因为这年头真的没有可聊的啊,无非就那么点话题,至于聊骚这种事情,李和表示不来赛啊,被旁边人听到,会被当做流氓打死的啊,真的打死啊。

    如果有手机就好了啊,只要盯着手机屏幕看,累了就睡觉,不至于这么熬时间。

    一路半睡眠状态,坐到徐州徐州站的时候,又是吵闹了一番,李和不得下不从座位站起来,因为窗户口成过道了,跟泥鳅一样,不时钻进来人。

    李和看着那女孩子在那打摆子,想睡又不敢睡,终于不忍心了,道“你在我座位睡会吧”

    女孩听得一愣,笑着道“那谢谢了哈”

    就这样带着一颗煎熬的心,到了一站,就心里念叨快到了,快到了,到了就好,到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