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20、深度自助游
    第二天上午到站的时候,李和终于感觉解脱了,感谢天感谢地,终点站不用爬窗户了。

    出站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找了个拐角,坐在台阶上吸烟,后面冷不丁的被拍了肩膀,扭头一看,还是那女孩,瞅了一眼。

    那女孩讪讪说道”李同学,你是新生,不识得路吧,我带你吧“

    李和,道”没事,抽口烟,你先走吧。公交牌上不都有线路吗,又不是不识字“

    那女孩听李和这样说,倒也没走,道:”那我等你抽完烟,无轨公交站那边线路多,瞅着都晃眼,不好找。再说你一路让座给我,我还没谢谢你呢“

    李和听她这样说,也不矫情了直接掐了烟头,道”走吧“

    满大街的只有自行车,公交车跑来穿去。偶尔有来火车站用自行车接人的,比后来开宝马还有面子,东西多的直接绑后座上,东西不多的,人麻溜的掂上后座,东西抱在怀里。像汽车就比较少见了,基本都是东欧产吉姆和伏尔加,像拖拉机一样叮叮咣咣跑。

    那女孩看着李和眼睛到处看,觉着乡下人第一次进城,不都是这样吗,道”你看看这就是咱们的伟大都,阔气吧,有时间我带你去看升国旗“介绍的时候,一股自豪感涌上她的心头,她不由得把背脊挺得更直了一点。

    李和点了点头,看着公交电车来了,就跟在女孩屁股后面,直接上公交了,买了车票。从公交车外,看着不同的景致,脑袋里快马加鞭的跑过莫名其妙也理不清的思路。用怀旧的眼光看着窗外的北京城,一般人绝对想不到,一个民族一旦爆出力量,这里之后会生怎么样惊天动地的变化。

    改革大时代呼啸而来,为所有中国人提供了改变命运的平台。这也更坚定了这辈子好好撸几套房子的决心,五环六环瞅都不带瞅的,必须是市中心。再过五六年,富人进城买房,穷人就进城打工,于是不管你是大专本科,还是文盲混混,都一个劲往城里钻,城市傻大,空中灰多,许多人削着脑袋想留在这个灰多傻大的地方建功立业。

    心灵的自由力,是创造的生命力。引灾难的是我们自己,创造奇迹的也是我们自己。

    ”下车到了“女孩说着,就带头下了车

    李和有心说,大侄女,我是到站了,可你下错站了,你们人民大学,还有二站呢。

    “哎,你倒是走啊,你在那站着楞着干什么”那女孩回头看李和没有跟上,招手说道。

    李和没办法,只得装糊涂继续跟谁去。

    看着那阔气的大门,物仍是,熟习的,悼念的,李和畏惧回到记忆中的地方,惧怕碰到记忆中的人。他乐意保存着记忆中的摸样,他还不够英勇去面对这所有。那份因为离家太久的流浪感,因为回家而再次将根植进了土里。踏实。

    进了学校,那女孩不客气,直接拿了李和的通知书,找新生接待处,领被褥,食堂饭票粮票,补贴,时不时还要找人打听两句。绕路,,多次这种情况,在一条道上反复折腾,掉头,掉头。李和又不能撵人,把人家好心当驴肝肺。又不能跟人家说,你这是耽误我时间,我比你还熟。

    大侄女,搞半天你是路痴啊,人家指路往东,你往西去干吗。

    好不容易走到宿舍楼底下,俩人都是抱着洗脸盆,被褥,行李包,满头大汗,那女孩说道“这是男生宿舍,我不方便上去,你先把东西送去,我在下面等你,等会带你找食堂”

    李和折腾累了,一听这姑娘还不走,虽然心里感激,可在牵手都算耍流氓的年代,又不能随意送人姑娘东西,也不能随意请人姑娘吃饭,更不能请人家看电影,这算坏人名声,那只有小情侣才能干的事,这只得小心翼翼,委婉的道“汪雨同学,谢谢了哈,你也坐了这么长时间火车了,要不你先回去,后面俺要是不会,就找人打听”

    汪雨小姑娘莫名其妙的着恼了,道“李和同学,这里是祖国伟大的都,北京,不要’俺,俺,俺的‘,行不行,这不是你们乡下,快点送上去,我就在这等你,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去,丢了皖人的脸“

    李和被惊得里焦外嫩,又不好计较,无奈的道”那你等我,送上去就下来“

    直接接过了汪雨手里的东西,拎起来,蹬蹬的上楼,这会闭着眼睛找都中,也不用看寝室门牌,凭着感觉到一间寝室门口,一看没上锁,直接就推开进去了,。

    屋里就一个戴眼镜,黑不溜秋,瘦不拉几的大高个,正弓着腰铺床盖呢,李和一看乐了,这家伙叫赵永奇,陕北男高音,别看现在土不拉几的,那后面也是个国资委厅级干部,管着一桶油,也没少帮衬自己。

    李和放下行李,口袋里拆开一包烟,递了根上去“我叫李和,皖北的,以后就是同学了,多多关照”

    赵永奇接过烟,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你好,我叫赵永奇,陕北的,我们来的早,宿舍里就你是最后一个来的了”

    汪雨还在楼下等着呢,李和不敢过多墨迹,道“我先出去,外面有人候着呢,晚上回头聊”

    等赵永奇应了声好,就直接下楼了。

    看来这顿饭是免不了了,学校食堂人多眼杂,还是去外面饭店的好,道“要不我们去外面吃饭,我请你”

    汪雨看着李和土不拉几的土布衫,千层底布鞋,就知道是个什么光景,道”算了吧,到食堂,你请我,你粮票可比我们学校多9斤呢“

    李和摸摸口袋的钱,除了交了2o块铺盖钱,楞是一毛钱没花掉,学费一毛钱没交,每个月学校还给34斤粮票,24块钱生活补助。所以后来许多人念叨的那句话是对的,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撞得头破血流才勉强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做;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却现房子已经买不起了。

    这次李和直接走前面领路,直说刚才已经记得了路,可不敢再让汪雨这样的路痴带路。再次感慨万千,熟悉的地方,李和还是感觉在做梦一样,那条走过的路口不曾变,一些楼还是本来的样子,斑驳的楼墙。

    路上还是有不少工农兵大学生,特别是一些穿着军装的特别显眼,三三两两,有的还在操场练拼刺。

    进了食堂都是大锅饭菜,一般一个荤菜一勺在5毛钱左右,李和全部点了荤菜,又问汪雨道”你吃啥,我来点“

    汪雨只要了个白菜豆腐,找了个地方把东西放好,盛了两碗汤端过来,一碗给了李和“这汤是免费的,以后你就自己盛,你们的粮票有细粮票和粗粮票,你们男孩子食量大,你可以找口浅的女孩子拿细粮换粗粮,可以多换点,一斤细粮换一斤半粗粮”

    李和装作受教的模样,道“谢谢,知道了”

    吃好饭,汪雨道“那帮我提行李,送我到公交站,我走了“

    李和把人送到公交站,觉着人家帮自己忙前忙后,颇有点不好意思了,习惯性的口头禅”有时间过来玩,我请你吃饭“

    汪雨高兴着的答道,”好,等我整理好宿舍,报到好,就来找你“

    看着上了公交朝自己摆手的汪雨,李和就感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来。

    喂喂,喂,你别走啊,你千万别当真啊,又打了自己一巴掌,让你嘴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