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23、历史的舞台上
    等李和办完户口本,图书证这些琐碎事情,就正式开始上课了。?  即使上辈子已经经历过这些东西,可是现在依然有点吃不消,不是身体上,而大部分原因是没有耐心了。

    高等数学、英语这些科目暂且不提。光一本专业课,就能让不少人趴下,物理学的教材其实很简单,简明物理学教程总共也就光学,力学,电磁学这么几本小册子,关键是每天都有不同的油墨印刷的讲义。

    老教授们每天忧心忡忡的讲,说虽然我们也取得了人造卫星,氢弹制造的成果,但与国外的差距实在太大,要努力跟紧,五十年也好,七十年也好,总要努力跟上。

    由于人才的学科断层,人才青黄不接。整个十年高等学校没有正常的教学和科研,基础科学的基础薄弱,急需新鲜的血液去供上。

    于是各科的老师,不管学生能不能懂,一猛劲的塞,塞完了,涉及到微积分的部分还要学生自学,恨不得把四年要学的东西要学生们一个月就会,至于学生们会不会,每周有摸底测验,每月有考试。学生们上课看书,吃饭也看书,下课也看书,睡觉嘴里都会咕哝几句,基本休息时间每天都很少。

    其实只有一小部分人跟得上这种学习进度,有时也必须承认这种智商上的差异,这就好比电脑,单核486芯片肯定运行不了魔兽,1o1这种吃运算大户,但是四核酷睿毫无压力啊。这种强的学习进度不管你跟得上,还是跟不上,都是同一个进度,不能因为部分人跟不上,就放低要求。在程度的残酷压力下,真正的大牛就凸显出来了,是金子怎么都要光。天才总归是有的,李和也不得不服气,这时候中科大的少年班招生不是正招的火热吗,清醒的人都明白,大脑配置低了,脑容量不足,真的不给力啊。

    所以这时候的教育思路就是集中资源培养一些天才或者叫天份的人,这些人大脑配置好,反应快,能够适应当前需要,符合科学形式变化。

    李和每天都是早睡早起,偶尔操场早上起来会跑两圈。每天的上课是必须要到的,一个不注意就有测验,要是你没考,就准备等着挂科吗。学习上李和不会有压力,在现在看来大部分内容都还简单,关键抵不住每天耗时间,课堂上又不好意思看闲书,每天随大流,别人认真学习,自己就桌在椅子上呆愣。你要是敢有一点出格事,简直就是千夫所指啊。

    李和也期望着回宿舍能安心睡个觉啊,不行啊,宿舍几个老大哥苦心劝进啊,你对不起党和国家的期望啊,我们作为新时代大学生要努力学习啊,b1aba1a..........

    本来想着趁着国庆节出去浪一浪,这么简单的愿望都破灭了。

    李和觉得自己是不是低调的过分了。。。。。。

    每次不管是考试还是测试,李和只求个及格,还要煞费苦心的算计哪道题错误是正常的,哪道题自己做对了是不正常的。要是不小心考了个第一,乐子就大了,不符合低调的风格啊,到时候所有人都会死死的盯着你。

    这么耗着不是事,可也没办法,你就是成绩再好,老师只会给你加压,绝逼不会给你请假甚至放假。至于逃课,你就坐春秋大梦吧,要是你敢这样做,先是班委会,后面辅导员,班主任,甚至学生会都会轮着来找你谈心,思想作风要端正,要是教导处来找你,你就准备收拾包袱回家吧,认为你带坏学风,你就是一锅汤里的那啥。

    一觉醒来,睁开眼感觉天格外的比平时要亮堂,打开阳台门看去,外面原来下雪了,白茫茫的一片。看到这么好的美景瞬间,李和来了精神没了睡意,起床准备出去溜溜。哪怕今天是周六,这帮宿舍的家伙早早的就去图书馆学习了,李和上辈子虽然也是这样过来的,可是还是很服气他们,有了这样一批年轻人,这个国家有什么理由不兴旺。大家都在拼命,迫切的要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

    李和窗外白茫茫的世界,不禁感叹,看着就这样不知不觉到了12月份,马上就快元旦了,198o年,一个崭新的时代就要开启了,五毛和美分开始了蜜月期。雳舞、港台剧、小黄书、人体艺术.......人们像被封闭在一间地下室里几十年,忽然门打开了,带着花香的暖风扑面而来,阳光刺得你睁不开眼。

    李和刚刷好牙,楼道里就有人喊,”小李子,有人找,是个姑娘,是个漂亮姑娘“

    李和慌忙又擦了把脸,放好东西,把袄子穿上,匆匆往楼下去。对迎面上楼来的蒋爱国,道”谢谢啊。晨读了?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娃,没有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

    蒋爱国,笑道”你小子,居然调戏我。赶紧下去吧,楼下人正等着呢“

    汪雨正在楼下门口,搓着双手,不断用嘴向手哈气。李和倒是好长时间没见着他了,每次见面,都觉着尴尬癌要犯了。

    李和走过去,笑着道”今天怎么有时间,好长时间没见着你了“

    汪雨勉强笑了笑道”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要走了“

    李和一愣,”你要去哪里“

    汪雨不自在的说道”上个月学校组织去香港考托福,我考过了,也符合去美国的学校条件。元旦就走“

    李和倒是真心替她高兴,”不差了,出去见识见识,对你有好处“

    汪雨盯着李和,道”李和,你会不会觉着我太爱慕虚荣,跟她们一样要去见识花花世界“

    李和突然被盯着不自在,道”怎么会呢,再说选择什么生活方式,也是每一个人的自由。是不是有人说闲话了?“

    ”李和,我比任何人都热爱我的祖国,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将来一定会回来的。我受够了,李和,你知道吗,我受够了,我想换一种活法,我需要另一种人生。你懂我吗,谁能理解我?“

    汪雨说完一股脑的跑了。

    李和连个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这是闹得什么情绪,搞得莫名其妙,挠挠头,也没心思出去了,就直接回宿舍楼了。

    转眼几天,班级开会,说要准备元旦晚会节目,每个人都要出节目。

    李和趴在最后面一排桌子上,无聊的打着哈欠,对着这种出风头的事情一点热情是没有。

    何芳走到李和的面前敲敲桌子,道”小李子,请端正下态度,这是班级集体活动,你怎么一点班级荣誉感都没有“

    李和无奈的抬起头,扣帽子这种熟练技能,不管处在哪里,不管男女老幼,都要具备,奈何他都忘得差不多了,只得争着无辜的眯眯眼,道”班长,俺啥都不会“

    何芳冷笑,”少冲我放傻卖呆,俺也不吃你那套。俺,俺,俺啥啊,俺。平常你就投机取巧,上课心不在焉,下课比谁都跑得快,周六周日,自习教室也没见过你人。希望你端正下态度,你是来学习的“

    这何芳比李和至少大了五六岁,这大姐抽着旱烟都觉得劲头小,又是学霸级人物,而且人品端正,前世今生李和一直都保持最大敬意的,只得道”我一直考试都及格的,又没挂科,端正不端正还是看结果的“

    何芳猛然翻出李和桌面的书和讲义,指着道”你看看,全班哪一个像你这样,自打你开学,我就没见你动过笔,人家满满的笔记,你看看你书上画的啥,哟,这是猴子,你咋不去考美院啊!!你连笔记都没做过,你跟我说你在好好学习?“

    旁边几个凑热闹的,道“小李子,还别说,你不去美院还真可惜了,这小猴子画的真不赖。”

    又翻了几页道“这是猪八戒,这是马,画的不错”

    李和懒得搭理凑热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大姐盯上了,只对着何芳道“班长大人,你作出的决策俺都拥护,凡.是你的指示,俺都始终不渝地遵循。班长大人你说吧”

    何芳呸了一口,道”少跟我来嬉皮笑脸,别人我不管,你出个节目,说吧,你表演什么“

    李和想了一圈,好像会唱的不少,可七十年代的现代歌曲好像不会,样板戏也会唱,可太呆板,最后说道”我唱黄梅戏“

    何芳没好气的,道”节目只能一个人一个戏曲类别,已经有人选了,你就不能选了“

    ”京剧“

    ”有人选了“

    ”豫剧“

    ‘有人选了“

    李和最后不确定的问道”那小调呢“

    何芳笑了,”这个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