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24、这是虐主剧情
    自从开学后,每个周六周日,李和都要去一趟外国语学院,也就是后来的外国语大学,每次等个半天都没能找到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身影,女生楼就有十几座,找了不少女生打听,都是直摇头不知道。{[  <( 最爱是日久生情,无数个平淡的日子堆积成寂寞。爱上最爱你的人是最幸福的事。

    幸福有一千种,痛苦就会有一千种,

    李和下定决心要找个时间逃课,去俄语专业的上课教室去堵,之前的二个多月等于白花功夫。

    李和的重生分明是虐主剧情,为何别人肆意人生,青春张扬,自己这样苦逼呵呵。

    早上跑了一圈有点累,不知不觉走到未名湖的时候。湖面已经结冰,李和砰砰的跺两脚没反应,厚厚的一层,一圈人在湖面上滑冰,偶尔还能听到旁边一圈人在念诗,估计是什么诗社,零碎听到“怎么隐藏我的悲伤,失去你的地方,你的香散得匆忙”,这是诗吗?

    李和还是比较羡慕这帮子文科的悠闲,在李和的记忆里,他们没事参加几个诗社,社团什么之类的,偶尔还能打打排球,不想出门了在宿舍里还能打打牌,下个象棋,喝个小酒。

    不少时髦的男生穿着鸡心毛衣,牛头大皮鞋,在冰面上笑的嘻嘻哈哈,这帮人也有不少人有个叫李刚的爹,李和见着了都是躲着走,如果惹着他们了,打完你左脸,你还要笑嘻嘻的把右脸给他们打。这年头死个人其实跟死条狗没区别,死了也没人管,搁以后哪怕不能上新闻报纸,起码网络上还能泄下,让人知道你怎么死的。

    李和自北上的第一天起,都知道在这种地方,神仙满地走。不想找死,就要低调,啥事都要忍着让着,遇到李刚七大姑八大姨,你都要脱层皮。

    至于说,跟这帮人结交什么的,就别逗比了,至少胡雪岩遇左宗棠,那也是半价对八两。李和自己什么价值自己能不知道吗,家里三代贫下,什么三言两语引为知己,王八之气一散,小弟低头纳拜,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想了,洗洗睡吧。

    李和只得栖栖遑遑,前世懵懂无知,无知无畏,低头学习,倒也开心。这辈子就是因为活的太明白,反而心里安静不下来,难怪说,无知也是福,儿童是最快乐的,虽然他们无知。如果没有相应的智慧来驾驭所掌握的知识,人就会活的非常痛苦。。

    想多了李和自认为苦命,还是照样每天上课,每天下课

    终于挨到了晚班课下课铃声响起,虽然期间有很努力的想要去听老师在讲些什么,可终究抵不住睡虫的侵袭,李和一手抚着脸颊,一手拿着课本,煞有介事的听着卡诺定理、库仑定律……

    李和欢天喜地准备收拾东西离开,可不自觉的感觉被一双眼睛给盯上了,李和朝前排一看,对上了何芳的要吃人的眼神。

    同学们却不断地一起讨论问题,没有人想要离开,李和倒是希望有几个一起走,替他吸引点火力。。要不然都留在这里上自习,自己一个人走了,就要面对这老大姐的炮火,火力全集中在自己身上。

    何芳走到李和跟前,直接坐了下来,道“不准走,九点半结束晚自习,你看全班是不是每次就你一个人走,这是为你好。我就坐旁边看着你,好好看书”

    有一种伤害,叫“这是为你好”!李和觉得悲伤,心理年龄老,但是实际年龄小,不顶用啊,总是吃亏啊。在这种努力学习的大一统思想下,根本就没道理可讲,异类就是公敌。

    李和只得无聊的继续趴在桌子上,无聊的翻着书。

    李和瞅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何芳正对着一道受力分析题挠头晃脑的整了半小时,还没对付住,心里畅快极了,这就叫你也有今天。

    李和现在的天天扎在学生窝里,心思有时倒是越年轻了,倒也有心思捉弄人了,拽拽的道”netihe1pyou?“

    何芳白了李和一眼,搭理都没搭理。

    李和觉着有必要露点实力出来,省的天天盯着自己不放,不缓不慢的道“此题的关键是力的分解方向及相对运动加度之间的关系“

    然后拿了张纸头,划了一个坐标系,继续道”水平向右为x方向,竖直向上为y,对m1所受的力,在水平和竖直方向进行分解“

    何芳扭转头,惊喜的道”然后再用相对运动加度的关系?“

    李和故作高深的,道”孺子可教也“

    何芳难得没还嘴,又欣喜的尝试着把之前困扰的微积分习题也拿给了李和看下,李和只是稍作表示假装思考了一下,然后唰唰几笔出来。

    何芳震惊,李和又何尝不震惊,这老娘们已经把大二的内容都牵涉进去了,难怪前辈子他总是垫底,遇到这帮子妖孽,李和上辈子,这辈子都是欲哭无泪。

    何芳难得说了句好听的,道“你真好厉害啊,李和同学,以后有不会的同学,我会让他们找你,你要和同学们互相帮助,才能进步”

    李和也算是心理有搬石头砸自己脚的预期,但是为了自由就忍了,只得道“没问题,微积分的内容我多自学了一点,但是物理其他科目不行”

    何芳继续笑着道“小李子,为了表扬你一下,我请你吃热乎乎的大包子,东脚门那边就有卖”

    李和也有时饿的时候,经常出去买,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晚上能不饿吗。

    下自习的时候,俩人也没喊别人,一出教室门口,李和就掏出烟,两人一人点了一支。

    何芳鼻腔里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浑身哆嗦,道“真他娘冷”

    李和也赶紧把袄子攥紧一点,两人一起夹夹紧索索的往校门外去。

    你要在等个1o年,除了拐角就能遇见的星巴克、汉堡店,还有什么奶茶,披萨。奈何现在只有几家小摊子,卖包子,还有卖玉米,烤红薯的摊子。

    寒冷的北风呼啸,让人冷得心里直打颤,两人赶紧吃了吃了口热乎乎的肉包子,个头比较大,吃起来汁水浓郁、肉馅鲜嫩幸福满满。

    走的时候又用油纸包包了一蒸笼,准备带回宿舍,给几个室友吃。也就没让何芳给钱,赶紧抢前面付了钱,顺带请了何芳。

    何芳道,“得,今天占你便宜了,下次请你”

    回到宿舍,热腾腾的包子可把几个人高兴坏了,陈硕,道“还是你小子够意思”

    可不是吗,一个包子要两毛钱呢,有几个人能舍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