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28、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苏明听到李和这句话,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惊愕,急忙说“哥,你说咋么弄,我都听你的”

    李和对这突然打开的的一扇门,也是拨开雨雾的感觉,现在有电视机有收音机、广播的人家真不少,会修的也有,但大部分都是在生产厂家或者其他单位员工,大部分都是业余爱好,真正做这个生意的基本没有。

    李和慢条斯理的,道“我想了,咱可以做两个方面的活,一个是收废品,一个是维修。以后你不用捡了,废旧报纸、铁块,你都可以上门收,然后拉到废品站赚个差价。只要是电器我基本都会修,人家愿意修,咱就修。人家要是当废品卖,咱就买零件回来,自己修好,卖二手赚差价。你不要插话,听我说完,好不好?本钱我来出,我先出5oo块,赚钱咱俩对半分。你觉着这样怎么样”

    苏明听李和要出钱,脑子高兴的都不知道怎么好了,本来李和出技术干维修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欢喜了,要是真出钱,以后有钱收旧货,不管废品,还是电器修好了转手都是钱,光记着高兴了,可也感觉自己不地道,“哥,其他没问题,可你出钱,还要跟我对半分,我占大便宜了,那不能着。”

    李和觉着有点廉耻心的人,也坏不到哪里去,要是实诚,以后自己待他也不会差,要是花头,也就一次性拉倒,本来就是试探的意思,并不是说非成功不可,再说自己的重点都是那些瓶瓶罐罐,那些可都是好东西,六朝古都也不是说着玩的,而且现在有假货的可能性也不大。真正的赝品也到不了回收站,造假东西目的就是为了出去忽悠,怎么可能卖给收破烂的。

    李和直接摆摆手,“就对半分,我经常在学校很少有机会出来,大部分事情还是要靠你跑,寒冬腊月,酷暑鸣蝉,你都要风雨无阻的跑是不是?你是最辛苦的,我就开始出点钱,还是我占便宜了,对吧?不过你还是要帮我点忙,就是那些瓶瓶罐罐,你要帮我收,只要你看着有点年头的,包括红木家具,檀木之类,我都要收着,这部分我自己出钱,不算咱俩生意,你只要帮我收。还有,你从前面公交站附近的人家有没有能帮我租几间大瓦房,最好带院子一整套,不要这边的棚户屋子,以后我的东西都放里面。“

    苏明听出李和倒是真心真意的实话,也就不再反驳,满心的钱景”哥,我都听你的,房子也好租,不少人家都在城里上班,空屋子不少。“

    李和就拿出8oo块钱,交代5oo块是两个人合伙生意,3oo块留着租房子,收老东西。苏明都是高兴的点头答应,没有不应的。

    李和又点明了散伙的问题,比如你以后有本钱自己做了,这个问题怎么处理,苏明听着这话脸青一阵白一阵,要解释自己不会这么没义气,李和没给他机会说话,就直接说”合伙生意也没有一辈子的,你要以后想单溜,一定要提前知会我,也是对我的尊重,大家以后也是哥们。如果不声不响,大家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做朋友就是要坦诚相见,我跟你合伙做,就觉着跟你有眼缘,我拿8oo块出来,跟谁合伙不是合伙?“

    苏明倒是急眼了,”哥,骚我呢,我能是那样人吗,哥,你这么信我,我肯定不得辜负你”

    苏明抱了这么个大腿,怎么可能轻易松手,李和给8oo块钱连个字据都不要留,是多大的信任,自己全家卖了也不值8oo块啊,只是觉得晃荡这么多年找着了组织,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两辈子人的观念也许不一样,李和8oo块没看在眼里,是因为真的没看在眼里,8oo块就当测试人品,成功失败无所谓。可对苏明又是不一样的概念,自行车厂的一级工一个月才能拿个65块,要挣8oo块不吃不喝就要干个一年多。

    苏明把李和领到回北四环那边的公交站,就匆匆忙忙的回到家从口袋里掏出一一把大团结,一张张的数着带“香味”的大团结,心里自认翻天覆地做主人了。

    旁边烤炉子的苏小妹也不看书了,走到跟前,道“哥,那人我看着没你大呢,你喊人家一口一个哥?这钱人家真给你了?“

    苏明脸上有点挂不住,”胡咧咧啥,人家是大学生,晓得啥是大学生吗?跟你说也不懂,以后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李和回程时间倒是蛮快的,下了公交车,直走了四个路口才到学校,雪还是从天上还是铺的的密密麻麻的往下砸,路上又是一层厚。

    直接就近去食堂吃了点东西,回到宿舍其他人不在,只看到赵永奇耷拉着脸,心思重重,要是平常肯定爬在桌子上看书或者教室图书馆,李和问”怎么的了,有啥委屈了?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赵永奇好像真的要哭出来了,”没事,你忙你的去吧“

    李和凭着记忆去回忆,这赵永奇家里好像真的生过什么事,具体时间记不得了,只记得后来一起喝酒的时候提过一段,说上学的时候无能,老父亲生病,就因为连5o块钱都没有,老父亲就因为那样没钱没及时治疗,过世了,成了赵永奇一辈子的遗憾懊恼,每每一想起来都是大哭一场。

    李和想该不会是现在吧,他只知道是大学这个时间段,可没想过是大一,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我看能不能帮上忙”

    赵永奇抬头看了一眼李和,把桌子上的一张纸递给了李和。

    李和看是电报,上面写着:父病,危,缺5o

    李和心里有了谱,掏了下袄口袋,现只有十几块了,身上的钱基本都留给苏明了。赶忙找出钥匙,把自己的柜子打开,数出2oo块,直接塞到赵永奇手里“我当多大个事,你不知道我是暴户吗?”

    赵永奇心里倒是楞了,看着手里的一叠钱倒是不知道说啥了,他只把李和当做小弟,平常关系也是不错,只知道大家日子都不好,只当大家和自己一样每个月要把钱寄回家。他自誉为男人,觉得将来日子会越来越好,父亲一直生病他也晓得,平常寄回家的钱,也只够勉强吃药,看到病危两个字,他心里彻底慌了,彻底没主意了。借钱他也是想过的,可是谁能借钱给自己呢?此时他的心里真的感动了,“李和,我.......我.....,其他我也不说了,这钱我借,我会尽快还你,不过也用不了这么多,我只要五十”

    李和摆摆手,“别墨迹了,趁着邮局没关门赶紧去吧,记住加急挂号,这样家里刚好能应上急。2oo块都拿着,家里也能宽手用,以后慢慢还,哥,就是不差钱,以后记得还利息就是了,还不起就卖身“

    赵永奇又哭又笑,知道李和说这种刻薄话是给自己面子,但凡李和有一点怜悯心,自己都要觉得欠人情,也就没犹豫,感激的看了李和一眼,匆匆朝邮局跑去。

    李和今天没注意就出去了1ooo块钱,想到,自己不是急公好义宋公明转世吧?

    阳光忽然就射向了李和的心里,压抑沉闷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种得见天日的感觉了。无论处于哪个时代,每个人展的黄金时代就是3o年的时间。如果找对方向,也许跟上一辈子会有所不同,觉得没白来世上再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