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29、我们的目标:向钱看,向厚赚。
    自从打算目前要一心一意做个破烂王,每天上完几节该上的课,要么在班委的活动室,要么就在望儿山租的房子里面。{〔〈  现在李和仗着和何芳关系还可以,自习课肯定是不去了,班委会的活动室已经被李和当做修理室,反正活动室根本没人去。

    开始苏明每天都能送李和那边七八台电视机、收音机,有是送修的,收音机收个修理费五六块钱,电视机就要收个十块钱。

    有的殷实人家是送废品卖的,收上来七八块钱,折腾换个配件,转手就能卖个五六十,如果是国外的牌子,还能赚的更多,这就让苏明每天干的笑呵呵的。

    后来苏明他老爹干脆也就辞了临时工的活,自己做了一轮三轮车,按照李和的建议车架子上挂了个'电器修理、旧货回收'的牌子。

    爷俩每天城里转来转去,多的时候一天爷俩一起能收十七八台,这个可是全城独一份生意,每天都能见着几百块现钱,苏明觉着走上巅峰不是梦。

    李和现在用苏明倒是越顺手了,让他向东不会跑西,也许是因为佩服,也许是因为利益,但是李和不关心愿因,有个可用人就好。

    面对送到自己这里越来越多的电器,李和一个人是忙不过来了,收音机还好,可电视机这种稍微复杂点的,没有检测工具,全靠逻辑推理,一遍一遍实验,可就累死个人了。

    最后李和让赵永奇、何芳过来帮忙,俩人每天下晚自习或者周末跟在李和后面学,都是简单的电子电路,只要智商不掉坑的基本一看就懂,一学就会,何况他俩本来就是天分极高的人。

    李和每天只要处理下稍微疑难的就行,倒是把自己解放了出来。

    修理电视机提4块钱,收音机2块钱,李和把钱给赵永奇,赵永奇说,”我开始就答应给你帮忙就说不要的,不要给,我给你帮个忙,那好意思拿你钱,不中,不中。你之前还帮我那么个大忙呢“

    李和硬塞赵永奇口袋,“别啊,咱俩是兄弟,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对不?我赚的比你多,我还怕你怨我呢。拿着吧,我就怕咱兄弟俩生分了”

    等李和走,赵永奇掏出口袋钱,一数居然有78块钱,倒是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惊讶,这算怎么回事,本来就还差人家2oo块钱呢,人家不提还钱,还硬塞钱给自己,对李和愈感激,人生难得一知己。

    李和去找何芳,何芳倒是没客气,李和刚开完口,把钱递过去,何芳顺手就抽了过来,”我就知道你个土财主,不敢跟你客气,算是劫富济贫。不过班委会教室不能再放了,那苏明一天来两三趟,太碍眼了,赶紧找地方“

    李和早几天在附近的胡同口租了个单间,门开巷子口口,面积有3o来平方,只要能摆下东西就成,一个月8块钱,自认占了大便宜,道”恩,我也这么想的,没想到做的这么顺溜,我在校门口那边租了房子,不过你以后和永奇可就要出校门了“

    ”你个资本家只要钱,不怕你压榨,你晚上带我俩去认个路就成“何芳对李和也是感激的,这笔钱算是解决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家里大弟弟要开亲,估计家里老娘都要急白了头,自己每个月寄回去的三十块钱,能顶什么用呢。何况她也知道李和故意有帮衬的心思,既然他给了,自己也就没必要耍矫情,李和自己也是实打实挣着钱的。

    何芳有时打心眼里佩服李和的,人聪明,不怎么见学习,可功课一点没落下,对同学热心,偶尔会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倒是有趣的人。她有时会在想,如果不是比大7岁,那会怎么样呢,也许只是能想想罢了。

    李和就整天在四环和五环之前跑,望儿山租的一套房子,跟苏明还沾点亲,就是七大姑八大姨,绕的也有点远。

    一间正堂屋,两面是两个卧室,一间厨房,带个院子,一口井,最喜出望外的卧室里都有火炕,李和早就买了碳,一过来就烧得旺旺的,晚上就不回学校了,第二天赶早趁公交回去上课。

    一个月才要18块钱租金,在往后面去几年,做梦都找不到这种好事,只有苏明觉着贵了,要帮重新再找,可李和一眼相中,立马给了1年租金,签了5年合同,那家房东倒是欢喜的不得了。

    看着院子三件二间屋子满满当当的宝贝,他睡觉都能笑醒。每天下午李和来到望儿山这边的屋子,不论苏明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花个三瓜俩枣的价格,收来一大堆破烂货,李和都会蹲在地上认真分类。

    盛世藏古董、乱世买黄金嘛,一堆古董也顶不了一个窝头,这苏明确实是认真的收了不少好东西。

    李和拿着一块和田玉傻笑,再是个怼子,他能不认识和田玉吗,那不是白活了两辈子?很多好玉,不识货的人家养差了,灰不溜秋的。

    有些庄上、胡同口苏明去的多了,人家开始喊,那二傻子又来了,赶紧回家翻箱倒柜,听苏明说的越旧越好,不都一股脑塞给二傻子苏明吗?

    作为封建糟粕,3o来年这古玩行没开张,好多人根本就没古董意识,只要能换钱,哪个不是高兴的屁颠屁颠。

    满屋子的磁碟瓦罐瓶就有三百多件,真假李和无从确定,他也只是看落款唐宋元明年号比较多,也去图书馆对比过不少图片,倒是有不少看着像钧窑之类。

    剩下的玉石翡翠2o多件这就不会看走眼了,这玩意以前李和闺女喜欢的不得了,他在后面帮着买了不少,耳濡目染,多少懂点,这些知识现在反而派上用场了。

    不得不提那七八件紫檀、沉香木家具,除了一张紫檀椅子断了腿,其他可都是完整的,就这几件家具就是这辈子什么都不干也足够养老了,那沉香木后面可都是论克的。

    也只有这几件东西李和是花了稍微高的价格收购的,苏明做不了主,李和还特意跑去了一趟,卖东西的那人说了,就是要重新打个椅子的钱,要不这老椅子自家还能继续坐。李和看到的时候嘴巴都能惊讶的放下鸡蛋,激动,就是激动。

    从几家人家66续续搬回来才花了2oo块。

    铜器之类已经锈的没法看了,看着倒是商周,可这时候没条件处理,只得扔在墙角干燥地方,等以后有条件处理了。。

    就这满屋子东西,总共才花了不到4oo块,所以收这些东西目前资金压力不大,他和苏明收破烂的生意还能每天分个七八十块钱。李和就交代,每天要把他那份钱花干净,能收多少收多少。再过两年,不,哪怕再过一年,这种好事,哪还能落到自己身上。

    苏明现在也是得了李和吩咐,开始蓄了胡子,还不能让人家摸到他情况,他感觉神神秘秘,不就收个陶瓷瓦罐吗,人家卖后悔了,还能找着自己?他是搞不懂,只得听李和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李和正畅想在古董人生的奇妙世界里,就听到大门砰砰响,赶紧把东西放好,退出来锁好卧室门,走到院子打开大门。

    ”哥,赵哥,何姐也跟着来了“苏明站在门口,后面跟着赵永奇和何芳。

    还没等李和反应过来,何芳抬脚就进了正堂屋,前后转了一圈“我说小李子,你这锅碗瓢盆齐全啊,真把这里当家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