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30、吐槽也是一门艺术……
    今天是双休,何芳、赵传奇倒是有时间,平常俩人都直接到学校门口的修理房里面,何芳除了上课倒是难得见到李和,今天遇到送东西的苏明,就想着过来凑个热闹,赵传奇也没反对,俩人就跟着苏明过来了。([ 〔 >

    李和笑嘻嘻的用东北特色的儿化音,道“大妹子....子..,你今个儿咋...咋....有时间过来了?“

    对比其他方言,说东北话的银要是磕巴,还会有效果加成,任何人只要在口音里捎带上这个特征说出来的话马上一股大碴子味

    何芳顺手从地上握了个雪团朝李和砸过去,“别革这嘎答晒脸,没大没小,我可比你大,要喊姐。难怪我听永奇说你晚上都不回去了。这里居然有火炕?“

    说完直接进了堂屋,整个人扑在火炕上,脸贴着暖暖的炕,”哎呦我的妈呀,这大火炕可想死我了,都快冻秃噜了。“

    闻着竹席清新的味道,还有火炕久久不愿意散去的泥土的味道,突然好想中国遥远最北边的那个村庄,那间老屋,那铺暖暖的火炕。

    李和,道”那你和永奇上炕上暖和暖和,我去买菜,喝二两,整个硬菜,晚上给你们补补“

    赵永奇还要客气,就被何芳插断,”赶紧跪安吧,吃大户这也是优良传统“

    说完就直接脱了鞋子,腿盘炕上了。

    李和转身刚出堂屋,苏明倒是个有眼力价的,直接道”哥,我去吧,肯定不会买差的“

    李和,道“好,五花肉买3斤,再买点排骨炖汤,买条粉条,其他你看着什么新鲜的有没有,有就拿。上回你不是说,你家什么亲戚喜欢山上打兔子野猪什么的,有的话,不怕花钱,尽管拿。酒不需要拿了,我这里还有几瓶黄酒和白酒”

    苏明应了声好,就腾腾的跑出去了。

    李和给两人倒水,犹豫着要不要给他俩用紫砂壶,要是摔了可是赔大了,自从倒腾破烂以来,他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可摔坏了也是钱啊,每天有时间都会泡杯茶,得瑟的很。最后还是一咬牙,还是洗了两个紫砂壶,泡好茶,放在炕头的桌子上,道“二位爷,小的给你上壶茶”

    两人也没客气,直接把茶壶抱在手里暖手,毛手毛脚的,看的李和眼皮直跳。亲啊,紫砂壶啊,那是紫砂壶,你俩可要悠着点,都是至少人家养了几十年的老壶。

    何芳咀口茶,咂摸出味,舒服的不得了,浑身暖洋洋的,”小李子,你这日子,比神仙还要了得。你个瓜娃果然有前途。要是再来点瓜子花生,就更美了“

    赵永奇慌忙咽下茶水,接话,道”就是,就是小李子,你瞧瞧你这日子,来个皇帝也不换“

    ”嘿,不带你俩这样的,来蹭我饭,还来消遣我,别拿暴户不当老板“李和这话把何芳、赵永奇笑岔了,对这种笑点低的人,李和也深感无力。

    何芳突然一拍脑袋,”你瞧着我这脑子,坐这么长时间,把正事忘了。其实是来给你送电报的,早上送到学校你人不在,怕你家里有什么事,耽误住,这不眼巴巴的给你送来了。你还以为,稀罕你这顿饭啊”

    李和接过信封,不过对这话呲之以鼻,难道那苏明是死人,不会拿给苏明带回来啊。拆开信封,拿出电报,看了内容居然有5o多字,重点就是一个,李隆和段梅定亲了。

    李和走的时候是交代电报内容要写清楚,不要省钱,可没让这么败家啊,打电报一个字2毛钱呢,本来几个字就完事了,这小子霹雳巴拉一大堆。

    李和来校之后,只给家里拍了一个电报,报了一个平安,后面就没联系了。可不像以后没事还能打个电话,个信息,通个视频。

    其实李和心里很欣慰,只要弟弟没有走上辈子的老路,他就没有白重生一回,哪怕这辈子赚不了大钱,只要家里和和气气,守着一亩三分地,也是花开福昌。。

    看着李和在那摇头,何芳问道“家里没什么事吧”

    赵永奇也带着探寻的目光看着李和,李和毫不在意的把电报递给他们看,“没事,就是我家弟弟订了亲,给我打个电报通知下“

    何芳惊倒道”你俩不愧是兄弟俩,这阔气程度是一样的,这一封电报打了1o块钱“李和家里的事,她和赵传奇基本上也了解的差不多了,这种鸡毛蒜皮,狗屁倒灶,谁家没点呢。

    李和白了一眼,对拎着大菜篮子进门来的苏明,道”度蛮快的,放这里吧,等会我拿厨房,我来做“

    何芳倒是下了炕,撸起袖子,翻弄下了菜篮子”买这么多,五花肉可以炖粉条,这我拿手。这是冬捕鱼?估计这有七八斤,这附近哪里有湖面,我以为只在我们查干湖才有胖头鱼呢“

    ”姐,那我去的走运,这是密云水库那边运过来的,水库破冰,刚巧我去就遇到了,好多人抢着买,我挤到里面可是费老劲了,这弄这么一条。我还特意买了豆腐“苏明自夸道。

    何芳直接拎到了厨房,看了厨房一圈,油盐酱醋,调味品都足。

    麻溜的先给锅里加了点水防止烧干,然后蹲到灶台底下,卷了一把枯枝,塞到灶膛底下,划着火柴,小火苗一会就窜出来了,慢慢的往里面加大的树干树枝。

    不一会儿,灶膛火就旺了,里面几根粗柴,够用到熄灶了,不需要人管了,何芳就重新站台灶台上刷锅洗菜,看到李和进来,道“你们不要碍事,大男人毛手毛脚的,瞧我的就行,你们几个出去待着。”

    李和颇有点不好意思,看着何芳那么坚决,也就没撤了,从厨房拐角把米袋子搬出来,“那咱晚上就蒸大米饭”

    李和只得回了堂屋和赵永奇、苏明闲聊挂扯,没事还往厨房门口溜一圈。

    何芳那一大盆猪肉粉条端进来的时候,真是香喷喷的,“你们先喝酒吃,鱼马上就好了。小李子,鱼没做完,剩下的给你挂屋檐底下了”

    苏明道“姐,我去看着火,你是客人,哪能这样忙活”

    “听你何姐的吧,你的厨艺我不放心,咱先整几杯,她鱼就快整好了”李和打开瓶盖,给每人倒了一杯酒。最重要的是酒杯胎体轻薄,胎质洁白细腻,这落款可是成化,拿出来用李和都心疼。上次图书馆查过,这种青白瓷放古代都是一个值百金。

    几个人一杯酒喝完,鱼也端了上来,李和也给何芳倒了一杯酒,”暖暖身子,辛苦,辛苦。酒是长江水,越喝越貌美。咱碰一个“

    何芳也是个爽气的,夹了一口菜,端起来就闷了,把杯底亮起来”能在东北闯,喝酒要比别人爽“那得意的笑,分明就是喝酒谁怕谁。

    李和就是自找苦吃,奈何是自己挑衅起来的,也不不得不捏着鼻子喝完了。

    喝到天慢慢黑了,风把所有的寒气都逼了出来,屋内烧得炕,彷佛结了冰,吐不出丁点热气,几个人喝的差不多了,李和就拿了个铜鼎从厨房灶膛扒拉出来碳烧着,堂屋终于又有了一丝暖气。

    何芳一个人喝了一斤酒,脸色都没变,看着其他几个人红扑扑的脸,觉着自己做了胜利将军,“你们几个大老爷们,就这么点酒量,以后少在我面前得瑟”

    李和无奈的,他也没少喝,可就抵不住何芳那么精神,看那样再加个半斤还没问题,只得道‘中,以后你是老大,我服了“

    何芳突然,道”李和其实我前天就想了,不知道当不当说“

    “说呗,咱有什么不能说的”李和觉着酒劲冲的厉害

    “虽然这收旧电器,卖二手电器咱全城独一份,可毕竟每天送来的太少了。每天十几台,不存在忙不过来,都是些小毛病,很多都不需要换配件。为什么不扩大下收购量,这京城这么大,苏明可是跑不过来。而且你没现吗,现在好多进口电器,日本的居多,都是崭新的,我们这个月都修了6台,其实都不是大毛病,只是人家不会用,大部分都是短路”何芳压着这话倒是有好几天了,今天索性一咕噜说了出来。

    李和,道“这我也知道,现在留学出去的越来越多,当然国外的电器也多。不过咱没这么多人去满城跑着收啊“

    何芳笑吟吟的,道”可捡破烂的多啊“

    何芳这话像打开了一道口子,旁边的苏明一猛拍大腿”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咱可以给其他收破烂的钱,让他们帮着咱们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