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32、一夜北风紧 开门雪尚飘
    两辈子没有谈过恋爱,李和真不知道怎么追女孩子啊,每次等在宿舍门口或者俄语教室门口,恨不得仰天长叹,谁能教我怎么跟我女孩子搭讪啊?李和都很苦恼,随便上去搭讪会不会觉得我很轻浮?怎么搭讪才不会让她觉得我轻浮?

    李和百思不得其解,一起生活了一辈子,她媳妇的尿性他太了解了,第一次要有冲突了,就甭想有第二次机会了,这女人看着性子温和,人畜无害,笑呵呵,其实是个封建老顽固啊。(

    逮刺猬!无从下口!上辈子的优点,李和现在怎么看着就成了她缺点。到了李和这个阶段,在男女之事上越来越干脆果断。这是好听的说法,不好听的说法叫,越来越没了耐性。

    早已没有了二十出头年纪校园青葱时的浓墨重彩。没有时间也没了心思再去精心策划、装腔作势、婉转约会。行就行,不行就拉倒,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驻足停留。

    那荷尔蒙冲动那玩意,李和自认为久经战场,身经百战,理性通常也能战胜荷尔蒙,当然也不会假惺惺的说哥能经得起大保健的诱惑。

    李和现在也不再介意异性看待自己的眼光,比如他把头剪成现在的非主流碎圆寸,看起来像个劳改犯,并不帅气,妹纸也并不会喜欢,但他不会在意这些,也不会和人去解释。

    总之就是累,但是死了都要爱,李和要哭了,甚至想到让苏明去扮流氓,自己英雄救美。

    李和又一次匆匆的的来到外语学院,来之前还特意刮了胡子,用肥皂洗了脸,不过戴着那俗气带土渣味的狗皮帽子,蹲在俄语教室的花坛上,像个进城盲流。

    李和蹲那里一边抽着烟,一边还闲着没事随着教室里传出来的歌恩几句,拉吃危大里,牙不拉泥。依革路,就那客秋莎。

    “这位同学?你这俄语歌唱的比我们班很多同学唱的都好呢,你是我们学校的”明显跟李和说话,她不知道是该说同学还是同志了,看这流里流气的倒像社会的,可这俄语没点功夫可是学不好呢,学生的可能性比较大。

    李和抬头一看,一个女的站自己跟前,同样他也分不清是老师还是学生,因为年龄界限也不大,这一身整齐的打扮看着倒是老师,“哎呦,不好意思,声音有点大。我吧自小就喜欢唱俄语歌,看着教室里唱,就跟着不禁哼了两句。我是京大的学生”

    潜意思就是,我一个京大的学生因为热爱俄语歌曲,到你们这来蹭课了,总不能说我是到你这来泡妞的。

    李和厚着脸皮说自小喜欢俄语歌,也没脸红,他听她媳妇哼了一辈子,他媳妇那是早也唱,晚也唱,甚至和一帮子老太太跳广场舞都是这伴奏,李和就是个傻的,也早就会了。后来有什么活动,晚会,为了显示碧格,也会唱这歌拿着摆腔调。

    “哎呀,那真不好意思,我都看你蹲这门口好几次了,差点误会你了。我姓赵,是俄语课的老师,你要是真喜欢,以后就直接进教室,旁听的也不止你一个。我们为了激同学们学习俄语的兴趣,每堂课都会唱两歌。”赵老师倒是自内心的高兴,有京大的学生来旁听自己课,说出去脸上也有光。而这学生自己在教室门口可不止一次两次看见了,今天是实在忍不住过来问的,他是来干嘛的,要是社会闲散,早就通知保卫科了。

    李和脸都高兴抽了,真是天上飞馅饼,千里送鸡毛,瞌睡送枕头,赶紧弯腰九十度,恨不得行朝拜了,本来这老师长相娇艳可以打7分,李和决定看在她人品过硬的份上,给个满分“赵老师,....我.叫李和....我.,真是太谢谢你了,真是太谢谢你了,”

    赵老师笑着摆摆手,“没事的,李同学,跟我进来吧,给大家做个介绍,认识一下”

    李和跟在后面,暗骂自己不争气,那眼泪差点就挤出来了,还是演员的自我修养不够。

    赵老师走上讲台,深情的道”同学们,我想站在门口的这位同学大家应该不陌生,这位李同学是京大的学生,因为热爱俄语,不顾严寒,顶着风雪,站在教室外面只是为了旁听一点俄语,同学们,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自强不息,坚韧不拔的精神,这是努力学习冲向为四个现代化建设奋不顾身的精神。你们坐在温暖的教室里.....“

    直到教室里响起啪啪的掌声,李和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这才是真正的演技派啊,他真想上去骂句,你个锤子!!这分明是给老子拉仇恨,你才喜欢俄语,你全家才喜欢俄语!!

    等到全班的眼神看着自己,李和知道,自己的表演自己的时间到了,还是中规中矩的自我介绍”同学们好,我叫李和,京大的学生“

    教室里又是一阵啪啪啪掌声。

    赵老师手一直,”李和同学,自己找个位置坐吧“

    李和早就瞄准了自己媳妇的位置,可她坐中间过道,前后位置左边位置都被人占着,李和逼不得已,为了媳妇,只得厚着脸皮走到媳妇座位后面,跟旁边的男同学说,”不好意思,这位同学,我眼神不好,有点近视,可以在你旁边挤一挤吗?“

    教室里都是木制的背靠长条椅子,旁边的同学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总不会在老师的课堂上出难题,都表现很善意的往左边挤了挤,好歹给李和腾了一个位置。

    至于课堂上讲什么,鬼才理呢,李和坐在媳妇后面桌位上,镇定不知贪婪的闻着媳妇身上传来的香味,可课堂上鼻子不能耸动太过明显,表情又不能太诡异,那个难受啊。

    看着媳妇那瘦歪歪的小脸,弱不禁风的身子,穿的也单薄了,李和心都要碎了。李和暗自祈祷,媳妇你要争气啊,你一定要看上我啊,老公带你过好日子啦。

    直到下课,教室人走完,大家都去食堂吃中午饭,李和也没和媳妇说上一句话,透过食堂的窗口看着媳妇就着免费汤,滋滋有味的啃着窝窝头,李和的眼泪水不知不觉的下来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重生之后这么爱哭了,难得是重生的副作用?

    李和迷迷糊糊的走在回校的路上,抬头看着愈加急促的风雪,也好像没有了感觉,他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他突然感觉彷徨,就那样靠在一个墙垛上,不想走了,突然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