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33、人若有情死的早
    一有时间李和依旧厚着脸皮跑到外国语去做旁听生,张婉婷坐哪里,他就屁颠屁颠的移到哪里,哪怕前后左右没位置了,他都想着硬加塞,把调座位的人弄得烦不胜烦,不过好歹看在李和今天送支笔,明天送个本子的份上,勉强同意。([ 〔 >张婉婷去哪,李和眼光盯到哪,眼神一刻都不得离开的,有时就直愣愣的看着张婉婷的后背呆。

    张婉婷觉得也许是自己多心了,有一天鬼神神差的坐到了最后一排,李和只得泱泱的坐到了前排,搁个几分钟回一次头,这简直**裸的侮辱大家智商啊,时间一长傻子都知道哪里有问题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李和终于取得了可喜的第一步成绩,张婉婷终于和他说话了,“李和同学,你为什么上课总是盯着我看?”

    李和几乎是方寸大乱,差点站着的勇气都没有,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答话,张婉婷却转身走了……天知道,他那时候的心情,是近乎绝望的痛苦。

    张婉婷也许是等了一秒,也许是两秒,或者三秒,最终只看到李和慌乱的眼神。

    李和看着张婉婷走了,想去追上去,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心里也有点兴奋,我老婆终于和我说话了,自认为有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夺取全国胜利不是梦。

    恋爱中男人的智商也是负数,就算绿色的帽子给你织了一个又一个,你还夸她手艺好。

    李和闲来无事又把他屋子的宝贝,重新做了下规整,这下两间卧室算堆满了,一些收上来的紫檀、沉香家具就直接放在院子屋檐底下,为了防潮,还特意地面铺了砖,上面用剪开的编织袋盖住。

    李和对没有弄到一些书画、古籍善本耿耿于怀,这玩意的确不好捡漏,只收了两幅字画,题名是狂草,印鉴也是不认识,看不懂也就只得放在床柜上。

    为了进出方便,李和就晚上直接睡堂屋了,卧室里摆的满满当当,实在是不方便再住了。

    ”喂,兄弟,电子表,要看看不?'

    李和刚准备进校门,就被一个鬼鬼祟祟的小个子给拦住了,不过听到电子表三个字,眼睛亮,赶紧点点头,他太急切需要一只手表了,不管好坏什么表,起码要随时随地知道时间啊,每天估摸着时间过日子,太难受了。

    小个子张头望了望周围,小心谨慎的把李和拉到旁边偏僻一点的地方,打开斜挎着的小包,让李和朝里面瞄了一眼,又递了一个给李和手里,低声道”哥们,你看下,都是香港最新款的电子表,颜色多,还漂亮“

    李和一看就是普通的塑料电子表,就是不怎么耐用,换电子还麻烦,**十年代简直泛滥大街小巷。聊胜于无,李和也没得挑剔,能看时间就行,'多少钱,我拿着,实在价“

    小个子伸直拇指和小指在李和面前晃了晃

    ”6o?哥们这成本你顶多就七八块钱,杀猪杀的也太狠了吧。2o块钱要行,我就拿着。我拿2个“李和倒是被这暴利吓了一跳,这里面什么技术水准,自己能不清楚吗?

    小个子急了,“哥们,你太狠了,玩笑开大了,我这表还能防水的,正宗的香港产品,可不是普通表,低于55我就不能卖。再说你去百货大楼还要工业卷呢,我这给钱就中”

    李和听这口音笑了,虽然这人普通话还算标准,可那味盖不了,“中吧,老乡,都是荷兰人,何必老乡捅老乡,两眼泪汪汪。我就拿一只吧,给你5o“

    ”好,咱俩是半个老乡,我在荷兰下的乡,呆了8年,变声期受影响,现在就这口音了。你要啥颜色的,自己挑“小个子倒也没墨迹,张口包,让李和自己挑。

    李和就直接把刚才的那个拿在手里的黑色的戴手腕上,没再重新挑,数出5o块钱递过去。“兄弟,拿着。不过好奇问一句,你这从哪拿的货?我倒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新款的东西”

    小个子高兴的接过钱,“我特意去深圳进的货,有朋友买的话,给我介绍,我还是给你这个价”

    李和一听就是说瞎话,想套话就要玩点套路了,“兄弟,那你跟我走,我有哥们在前面有个维修店,他应该要,我去给你介绍介绍,总比你守大门口强”

    小个子虽然有点顾忌,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跟在李和后面进了巷子口,当看到屋子里堆得几十台收音机、电视机的时候,心里震惊极了,自己这点小生意明显不够看啊。

    “哥,你来了啊”苏明正带着几个小弟在屋里规整东西,看着李和后面还带着一个人,倒是挺好奇,李和从来不轻易带人过来。

    李和点点头,又冲着苏明眨眨眼,转身对小个子,道“兄弟,你看我们这边也是做的这些收音机、电视机,你把手表拿出来给我这朋友看看,好歹有钱大家一起赚。”

    苏明看到李和的眼神当然明了,再看到小个子掏出的电子表,眼都绿了,好歹做生意这么长时间也有点定力。给小个子又是搬凳子,又是递烟,最后还吩咐小弟去倒茶,倒是把小个子受宠若惊。

    苏明把手表也直接戴在手腕上,没还价,当场就给了钱,小个子当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苏明几个人闲扯了一会,感觉时机差不多,道“兄弟,你也知道,这生意一个人是做不完的,你有啥路子,大家一起做呗。我李哥刚刚说你在校门口卖,那才能卖多少,你看我这屋子里收音机没,电视没,虽然大多是旧的,可也比你这电子表贵了。可我从来就不差卖,有多少货,我就能卖多少”

    苏明的潜意思,小个子也是听懂了,蹲大门口卖掉价,就是做生意你还是差火候。也知道自己遇到了行家,再藏着掖着也没了意思,“其实我这也是帮人散货,上面有人,南方人管叫大水喉,主要卖科学计算器、手表还有好多衣服,衣服在秀水街有人练摊,手表、计算器都靠我们这样的散货,不过不好做,没几个人敢像我这样破罐破摔的,都怕担风险”

    李和倒是吓了一跳,精明人也是太多了,这特区还没弄呢,这帮南方人就敢到这来开路了。但是反过来想,真正的早期财的一批人,不都是胆大泼天吗。

    比如这时候的温州人搞小作坊,剪辫子,卖针线,搞猪鬃,应该妥妥的有不少万元户,要不是后来的历史揭秘,现在这会有几个能知道呢。这个时候,你只要不明目张胆的雇帮工,一般人也就张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明,道“你多少价位拿过来的,要不咱一起合伙?”

    小个子光一个劲抽烟,推推吐吐,要是漏了人家低,就是不地道了,那个南方人哪里是好惹的。

    李和口袋掏了一百块钱,递给小个子,道”给我们介绍下那个南方人,这钱买条烟抽。这没问题吧“

    小个子高兴的接了,这个倒是没问题,那南方人找散货的,都要疯了,小猫两三只跟他后面,马上亏得连底裤都没了,”这个没问题,那个南方人旅社都住了一个多月了,楞是没卖出多少,下面也没几个散货的,我们也都是卖完货才给他钱,要是你们愿意给他卖货,他没有不同意的。价格你们自己跟他谈“

    这南方人也却是急了,散货的不好找,货又哪里好卖,像他天天蹲校门口,一下子能拿出五六十块钱的能有几个,遇到脑子不爽利的学生还嚷着说他这是投机倒把,义正言辞的教训他,要带他去派出所。

    到百货公司那边门口蹲着吧,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己,遇到风吹草动就要赶紧跑。一天能卖个一只表就要笑上一天了,至于科学计算器一般人用不上,那需要到人家单位里面去推销,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啊。

    李和和苏明对了一眼,眼里都是泛着绿油油的钞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