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36、浅处无妨有卧龙
    李和静悄悄的跟在后面,看着在前面埋头走路的张婉婷,她的个子倒是少有的高挑,五官干净,李和最喜欢看她笑。?(?〈[  。

    李和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相亲时候的情形,那是工会组织的,大家胸前都别着铭牌,在工会大姐的穿针引线下,他认识了一个比他大2岁的女孩,这个女孩厂办资料室翻译——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

    张婉婷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这个男孩子比自己小两岁,但是并不介意李和那高高瘦瘦的寒酸样。那时候2o岁刚出头,却被当作大龄男青年了,李和也只是为了成家而成家,谁去在乎过什么爱情不爱情的。

    李和至今记不得当年都聊了什么,但结婚后的事情却记忆犹新。只要结婚,单位就分双人宿舍,是一间小平房。结婚就意味着有房子住,也意味着多了另一半的工资收入,这也缩短了双方的相亲时间。

    那时候别的小年轻见面都是聊文学,聊诗歌,聊新书,8o年代有太多理想可以聊,但是李和与张婉婷过多聊家庭,因为双方都觉得自己的未来,受家庭太多的影响。

    张婉婷家是在荷兰北部的农村,家里重男轻女,她不知道咬了多大牙劲,在父母骂骂咧咧声中进了进了初中,后面高中,一直到大学。

    两个人后面都有一长串的拖油瓶,也许是因为互相怜悯,或者共同家庭的话题,就这样凑合在一起了。那个时候每个月两个人加一起有24o块左右工资,各自家里都需要每月寄钱,同事人情往来,根本存不下来钱。

    后来京城的物价又蹭蹭的往上涨,工资又不见动,两个人颇有点栖栖遑遑。儿子出生,李和终于尝到了做父亲的感觉,那个时候的日子清苦,但是是幸福的。可没搁两年,闺女又出来了,多了一张口那两年李和都快压垮了。

    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李和还要加班加任务,赶进度,顾不得家里,张婉婷也没好好的坐月子,生完孩子三天就下地洗衣做饭,到老了留下了月子病,身子并不好。

    李和真的有点崩溃,单位上班累,性格闷,只能算是老好人,不经意间就被排挤。回到家,李和不顺心就会借题冲张婉婷脾气,张婉婷也没抱怨,偶尔还安慰李和说,“别急,慢慢来,孩子大了就好了,想想农村那会都过来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槛呢”

    及到年龄越大,两个人倒是越黏糊,李和问“老太婆,你为啥对我这样好”

    张婉婷笑着,道“我一辈子补贴娘家,朝娘家寄钱,你可说过一个不字?你忍得住我那没脸没臊的兄弟,不晓事的爹妈,你没因为这个抱怨过,没给我甩过脸,就凭这条我就就感念你“

    李和迷惑,道“我也朝家里寄钱啊,有什么不同”

    张婉婷感概道“我是那泼出去的水啊”

    李和什么时候想想以前那些混账事,都觉得骚的慌。只得不自觉的摇摇头,暗自誓,这辈子不会让媳妇受委屈了。

    “喂,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张婉婷突然回头,让沉浸在回忆中的李和措不及防。

    张婉婷早就隐隐感觉在元旦后有人盯着自己,后来每次回头都能看见李和,虽然他装着在漠不关心的走路,可一次这样,两次这样,也不能次次这样。

    而且大部分时间这家伙没事就蹲自己教室门口,后来又进了自己班里做了旁听生,还总是坐在她旁边,她就是再马虎,再不知情不知趣的,也知道了这男孩子想法。

    她经常也能听见李和跟自己旁边的同学聊天,觉着也是个俏皮的男孩子,而且是京大的,估计也是争气上进的,心里并不排斥。

    李和干巴巴的,挠挠头,是死是活就这样了,鼓起勇气道“张婉婷同学,我想跟你处朋友”

    李和这句话说完,好像废掉了所有力气,可能太在意了吧,越在意就越紧张,要是跟班里女孩子聊天,简直情圣转世,插科打诨,游刃有余,怎么到了自己媳妇面前就这么不争气。

    张婉婷一愣,这瓜娃直接的让人犯尴尬,“李和同学,我们以前没见过面吧,再说我们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好好学习,毕业以后为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李和张张嘴,沉浸回忆中的那点自我感动突然没了,只剩下无力感。

    被这样挂到半空,只得硬着头皮道“我们可以从普通朋友开始,既不影响学习,又不影响祖国建设”

    张婉婷噗嗤一笑,“哪有你这样的,你们今天没课吗?”

    “没课,你们下午不也没课吗,我请你吃饭午饭好不,就前面巷子门口,那老板我熟。”李和不得不再接再厉,追女仔电视上不都是约吃饭,约看电影,约逛街啥的,人家能这样能追成功,自己大概也没问题。

    张婉婷笑着摇摇头,道“谢谢你,李和同学,我同学还在食堂等我,我先走了,再见“

    李和喃喃的拜拜手,这老娘们真难伺候,奶奶个熊啊,自己都这么用心追了,这一定不是自己的锅,救救我吧,一把年纪了。

    苦逼悲情的浓浓dio丝情绪就不知不觉扑面而来了。

    坐在巷子口第一次来的老李家饭店,喝着闷酒,李和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你这算啥事,你们小年轻总有缘分,不要这么亏心,来整一个“饭店老板是个爽利人,看着李和喝闷酒,索性也就坐下陪李和整几盅。

    ”没事,兄弟,你这生意挺不错“李和喝的迷迷糊糊,直接就岔开了话题,伤心事有啥好说。

    老板叹口气,道”这条附近五六家了,哪里好做了。也只是开始好做点而已。现在赚不着钱,就瞎混混“

    李和瘪瘪嘴,还玩闷声大财、财不露白这一套,就懒得顺这话说,”边玩去,咱俩又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你还我面前哭穷“

    有道是客不离货,财不露白,为世俗间最为浅显的道理,时代特色,不像以后赤果果的炫富。

    老板呵呵笑道”自然比不了你和苏明,你俩生意做得大了,那钱过手不跟淌水似得。你好歹在学校不露头,乖乖学生,没几个识得你。可苏明现在算是风光人了,就是我见面也要喊声明哥呢,经常也带人来我这捧场,我这生意他也照顾不少“

    李和听这有挑拨的意思,对这老板也就没啥好感了。只得继续碰了几杯酒,随性应付瞎扯几句,就不再理会了。

    接近年底,回城的知青越来越多了,大街小巷总能传来欢声笑语,但是不久之后,很多人感觉迷茫,因为解决不了工作问题。

    苏明这几天接待了不少小、同学,现在手里有钱,也很场面,回来一个人喝一回酒,能帮忙的他都会尽量帮忙。他经历过这种慌张与无奈,心里更有体会。

    很多人解决不了工作,都出来做了小商贩,这些人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出来,京城出现了各种小摊:有理的、修鞋的、磨刀的、修理自行车的、卖饮料小吃和各种手工艺品或小商品的。有些地段,比如西单,只允许在晚上营业,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夜市。

    做的也大多是些不成气候的小营生,出现了句流行语,叫:“大姑娘要想体验生活练吆喝,就赶紧找个小贩嫁过去。”

    苏明有时再想,如果没有遇到李和,那自己是不是跟她们一样,也许他的人生不会有任何改变。

    苏明钱挣得多,但有时反而窝心,有的有工作的在路上见到他,他们都把头抬得很高,神气地仰着头不看苏明,苏明有时只得自我安慰,老子比你们有钱,你们咬我。

    苏明信李和那句话,将来有钱的就是大爷,这帮拿死工资的以后只有看我们喝酒吃肉的份。

    手表卖的很快,2ooo多个手表,基本没费神,就出去了一半,苏明急吼吼的催张先文回去拿货,可是也赶不及了,马上就过年了,一南一北跑来回可不是容易的,只能等到年后了。

    “明哥,你看咱们都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也就不懂事那会闹过不愉快,不能老拿以前的事不放,是不?”朱胖子倒是贴了脸面来找苏明,为了赚这手表钱不得不低声下气,他能不着急吗,干瞪眼看别人挣钱,都炒到五六十块钱一只了,而且只有苏明有货。

    苏明靠在椅子上,猛拔一口烟,“嘿,猪大肠,你上次堵我,把老子打的那么惨,你咋不说这话?合着,你说话腰不疼是吧”

    上次要不是李和路过,还不定要被打成什么样呢。

    朱胖子急了,“这自小胡同口里外不对付,打打闹闹,哪有吃亏占便宜,你跟你哥以前还把我牙打掉了呢,你看老子现在还是豁子呢”

    苏明看了一眼猪大肠那豁口牙,忍不住笑了,虽然嘴上没说,可心里也认可这话。也晓得和气生财,就懒得计较了,猪大肠想做就给他做就是了,“行吧,我给你拿2o只,2天时间,卖不完咱就不要谈后面了,你啊,还是老老实实做你街口二哥”

    朱胖子豪气的道“你小看我了是吧,我今天就能卖的干净。你等着瞧吧”

    朱胖子抱着箱子里的手表,风风火火的走了。

    考完试,学校已经放假,班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李和为了跟他媳妇一起,又是偶遇的老一套,买的同一班火车,就等两天就走,不过需要买点东西带回去。

    李和到维修店,苏明把一沓票证递给李和,道”哥,你看这都是黄牛手里倒腾过来的,你看够不够用?“

    李和翻开看了下,主要是布票和烟酒票,”你何姐和赵哥他们给了吧?屋里收拾收拾,最近都停了吧“

    ”都给了,听说你给的,都高兴的很,都没客气“苏明最近忙着把最后一批货处理完,就安心过年,也不朝外收东西了。

    赵传奇和何芳几个管维修的,现在手里有钱,早就得了票证,兴冲冲的买完东西,乘火车回老家了,现在宿舍里也就剩下李和一个人,李和索性也就不回学校了,直接住望儿山那边。

    ”我走后,你住我那边帮我看着屋子,春节小偷小摸的少不了,我那屋子东西给我看好了'李和可把那屋子东西都当宝贝的,少一件都要肉疼要命。

    李和拍拍胸脯,“我晓得了,不过哥,年后还收吗?你那边放不下了吧?'

    “年后来再说,不行,重新再租房子”李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忧,现在自己几间屋子都是摆满了,堂屋都放不了。

    李和趁着有时间带着一沓票证和钱到王府井百货大楼,里面的人早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买糖果、布料的柜台前排着长队,现如今,百货大楼可能是人们购物的唯一选择了。

    统共就三层,商品的新花样格外的多,。卖的五花八门、品类齐全、应有尽有。

    可能到过年了,人们喜欢借着喜庆劲儿买东西,特别是买大件儿商品,要知道,冰箱、电视、洗衣机已经作为新三大件被抢购。排队是家常便饭,有的顾客为了早买到紧俏商品,晚上大楼一在那个关门就来排队,一排就是一宿。

    这年头买一个大件可能要好几年工资。所以李和的二手生意一直做得这么好,但是也看东西,如果是洗衣机,人家就不一定高兴用二手的。

    商场里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男人们大都梳着油亮头,穿着得体的大袄,单手拎着公文包,一副上班族的派头,女人们穿着样式繁多的衣裳,花袄,健美裤,更时髦的脚踩高跟鞋,烫着方便面头...

    相较之下,李和的行头则要寒酸许多,为了在学校不搞特立独行,来京城没买过衣服,一直都是头上狗皮帽,黑色的对襟小褂袄,下黑色工布裤,脚上还是李梅给他新做的胶底棉鞋,其实这已经是李和最新的一衣裳了,没有任何补丁,可还是难免遭到的频频侧目。

    李和也不在意这些,不管穿好的坏的,吃大餐还是啃馍馍头,都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目光。

    李和在百货大楼转了一圈,先买了一些像雪花膏、头花这类小东西,家里还有四个女将呢,要是买回去,说不准他们欢喜成什么样呢,这些东西在农村见都难见到,既然来了一趟,就要买了。

    李和在成衣柜台看中了一件圆领衫,家里老娘,大姐,老二,老四不都需要吗,这可是这个时代的潮流款,开春就能穿,至于小丫头几个糖果就能糊弄了。

    李和看中好颜色和尺码让营业员包起来,得了个大白眼。

    营业员瞅瞅土不拉几的李和,傲气的道“同志,这可是的确良,布票没用,要工业券,有工业券吗?”

    李和不得不拉着脾气,掏出花花绿绿的票证,也没好气道“工业券我有,多少钱?”

    营业员收起鄙夷的心思,道“十块钱,这可是的确良'

    李和平常买东西都习惯几分几毛的,陡然听到十块也是不禁咋舌,”好,包着,一个男款,三件女款,尺码不要弄错了“

    有一句顺口溜,叫做“上的的,下的的,左滴滴,右滴滴”,就是上下都穿“的确良”,左手戴个上海表,右手推个自行车,那叫一个时髦啊。